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3章 聊斋志异(一)
    儿子马骥失踪了,马老爷担心的茶不思,饭不想,平白瘦了十几斤,圆滚滚的肚皮,跟瘪了的皮球般,瘦了下去。

    马家世代经商,也算发展的有声有色。

    前些年,马老爷疲乏,便将手上的事业交与自己唯一的儿子马骥,让他重振家族,谁知马骥接过马老爷的担子,竟然异想天开,带人驾船出海,想从海外某得商机。

    此番本是好意,不料却在东边的一处远海上没了踪影。

    这可急坏了马老爷,马家不得不发出寻人令,凡找到马骥者,得马家赏钱千金。

    接令者无数,然而能找到马骥的人,却从未出现。

    一日,马家又来了位高人,揭走了门上的寻人令,不见踪影。

    马老爷便这么忧心忡忡的等待着。

    天朝国东边,有一海,自有人族以来,不论行多远都望不到边儿。

    凡行船者,若驶入深海,不是遇到海上风暴,便是触上海中礁石,船毁人亡,运气好些,一路向前,途径海妖住所,会抵达海上的一座孤岛。

    岛上有一国名为浮屠国,住着一群奇形怪状的人,有的牛头人身,有的鬼面獠牙,有的九头一体,很是骇人。

    这马骥,便是行到了此处。

    马骥乃家中独子,自小娇生惯养,长得英俊不说,还很细皮嫩肉,落到岛上,按理说应是死无全尸,奈何这岛上的人,竟是以丑为美,越是丑陋的面目便越是受人喜爱,马骥落到岛上,便成了人人喊打,避之不及的存在。

    无奈之下马骥只得扮丑生活,然而就是这样,众人也对他不假辞色,国王听闻岛上有一丑人,邀他相见,见他长得着实对不起观众后,竟要将他砍了喂鱼,马骥吓得大惊失色,却无法挣脱众人的桎梏,正要被杀头之际。

    天空忽然划过一道白光,一柄漆黑色的巨剑划破云层,铺天盖地而落,直直把擒着马骥的怪人砍成两截。

    巨剑刻纹如徐,黑光乍起,把其余人吓得面无血色,纷纷逃窜。

    马骥也吓得不行,正要逃走时,一道漆黑色的人影从天而降,如同地狱跳出的恶鬼般,提起地上长剑,将岛上的怪人,杀个鸡犬不留。

    怪人们纷纷被砍头,落在地上时,化作了一道黑烟,几具枯骨。

    等所有黑烟散尽,马骥睁开眼睛,眼前哪有富饶的岛屿,他正站在一块礁石上,脚下尽是累累枯骨,若再迟些,怕是要被淹死。

    原来那富饶的岛屿,竟然是海上死了的人,以鬼气所化,岛屿中无所不有,堪比外界真物,此般迷惑人的场景,俗称罗刹海市。

    若是被海市中人砍了头,便成了孤魂野鬼,要被岛上的鬼怪尽数吃下,补充能量。

    幸而有天外异士相助,马骥方能逃脱。

    异士带着马骥回了家,取了奖赏,也没接受马家的酒宴,一言不发而去。

    不过马家却将这位力斩鬼怪的异士宣扬了出去,一时间,天朝国掀起了一股斩妖除魔的风气,不少为非作歹的妖魔鬼怪尽数付诸。

    不论魅惑世间的狐妖,还是刻毒食人的蛇姬,或是引人入梦吸取魂魄的老鬼,纷纷消失数半,留下来的都是些称霸一方的大妖。

    这日,一村民半夜醒来,发现房中漆黑有雾,十分古怪,便点了油灯,想看个真切,殊不知门后竟藏了只长了黑毛,食人脑髓的山魈。

    村民吓得大惊失色,大喊大叫,引来其他村民,拿锄头吓退了山魈,第二日起来,门上布满了抓痕,山魈并未就此罢休。

    那山魈很快便卷土重来,一连数日摸进村里杀人食脑,引得人心惶惶,村民不得不凑钱请异士来除了这祸害。

    这夜山魈如期而来,正要咬断人的咽喉,一道凛冽的剑光划破它的眼睛,惊得它尖叫连连,睁不开眼。

    山魈发狂冲出屋子,正要看清是何人敢打扰它进食,近了发现是一手持巨剑,一身黑袍,黑发盖面,看不清长相的男子,山魈大叫着冲上去要将人分成两半,被那异士一剑戳心而过。

    山魈死透,这异士的名声越发大起来,竟传成了神仙一般,人人都说,只要是这世间的妖魔鬼怪,没有那异士解决不了的。

    这天,有一白袍道士,受邀去城外的荒山除一老鬼。

    传闻这老鬼死了上千年,是往朝旧臣,生前手握重兵,独霸一方,死后底下也有阴兵无数,横行四野。

    老鬼本在地底行事,同活人没什么交集,奈何鬼怪需得以活人阳气供养,每到月圆日最甚,手上沾了不少鲜血。

    这白衣道士,本是京城香火最旺的道观弟子,听闻老鬼行事,一心想要将老鬼铲除,熟料,一进了荒山野岭,还没找到墓地,便发现不远处有一分外华丽的楼阁,楼阁灯火通明,人来人往,十分热闹。

    白衣道士年纪尚浅,好奇的上前一观,一身着绫罗绸缎的妙龄女子,自院子里朝外望了一眼,见到白衣道士,温婉一笑,同婢女携手而去。

    那妙龄女子生的眉墨如画,面容秀美,轻轻一笑,瞬间就夺走了白衣道士的心,他从未见过这般与众不同的姑娘,不由得跟着姑娘进了楼阁,一路尾随上了顶楼,那姑娘发现了他,也不恼,回头相邀他进屋一叙。

    白衣道士欣喜若狂,同姑娘进了屋,正要同姑娘表明心意,那姑娘却是给他倒了杯茶,让他解渴,白衣道士哪能拒绝美人的好意,正要将茶喝光时,只听外面传来一阵哀嚎。

    猜测有人闹事,白衣道士持剑冲出去,只见一身着黑袍的男子,提着巨剑,将阁楼中人,杀的一干二净。

    白衣道士正要呵斥他,怎料那些被杀之人,顷刻间化作无数白骨,堆了一地,白衣道士吓得面无颜色,他回头正要看一眼那姑娘,身后哪有什么姑娘,只余一斜眼吊梢,满口獠牙的鬼怪,鬼怪正要将他一口吞下。

    白衣道士吓得心神俱裂,躲闪不及,一道黑影飞身而来,一掌捏碎了那鬼怪的头颅。

    鬼怪尽死,阁楼也在瞬间消失不见,白衣道士低下头一看,发现自己正站在成片的坟堆上,整座山都是坟墓。

    那楼阁,分明是鬼怪的迷惑之术。

    若他喝了茶,便同人间游魂无异。

    当夜那黑袍男子毫不费力的端了老鬼的巢穴,斩草除根后,提剑而去,白衣道士紧追而上,想拜他为师,追至城门时,黑袍男子转眼便消失不见。

    白衣道士虽没拜成师,不过却将黑袍男子的名声宣扬的更大,传闻他可移山填海,力震万妖,是比神仙还要厉害的能人。

    说书先生连忙将他的经历编成故事,众口相传,无数人知道了故事,追捧着异士的名声,要他杀尽天下的妖魔鬼怪。

    这同样也引起了鬼怪们的重视,他们想方设法的要除掉那黑袍男子。

    从暗杀到**术,无一成功,就连鬼王手下最精通人性的画皮鬼也铩羽而归,一时大挫鬼怪锐气。

    一向聪明的狐妖同其余妖鬼出了个主意。

    既然画皮鬼不行,那便派出最厉害的艳鬼去试试。

    黑袍男子杀妖杀鬼如麻,说到底,他不还是个男人,只要是男人,那就好办。

    让艳鬼动动手指头,发挥出真正的本事,那黑袍男子,还不是手到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