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5章 纨绔子弟(三二)
    “公司怎么会没钱?”金月根本就不相信金光华的说辞,“上半年您做的那个项目不是挣钱了吗?”

    提到这个,金光华简直要气的吐血,“我们被人耍了。”

    他挖过来的那些人,根本就不是为了帮他挣钱,而是为了拖垮整个金华盛世,等他发现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金光华疲倦至极的叹了口气,艰难的说道:“明天,我会开记者招待会,宣布破产。”

    “我们怎么办?”金月和金文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不加掩饰的惶恐,“没有公司,没有钱,我们以后怎么活?”

    “不止没有钱,还要背负巨额债务。”一直没有说话的梁雪华冷笑了一声:“你爸爸一年前向银行贷了款,如果还不上,就得坐牢。”

    “不可能!”金月吓得浑身发抖,“我们怎么可能落到这个地步?”

    上个月,她的零花钱还有上百万,现在告诉她,她不仅要变成一个身无分文的穷光蛋,还要还她一辈子都还不起的那笔钱。

    怎么可以……这让她以后怎么过,她以前的朋友该怎么看她……

    看到儿子女儿脸上的慌乱和恐惧,金光华心头一缩,安慰道:“不要急,爸爸绝对不会让你们承担责任的,以后我们一定会东山再起。”

    看到他形容枯槁的样子,金月金文都不相信了。

    他们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他们完了。

    金光华看到他们脸上的怀疑,疲倦的闭上眼睛,第一次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如果换做是温茶,她绝对不会露出这样厌恶又反感的表情。

    “爸爸,我要出国。”金月想也不想的说:“国内已经不适合我了,我要出国,我需要一笔钱。”

    金光华被这句话逗笑了,终于意识到,自己养的这个女儿,究竟有多白眼狼。

    “我没钱。”他面色苍白的说:“我名下的所有财产都已经被银行冻结,没钱给你。”

    “你去借啊!”金月大叫着:“你认识那么多人,一定可以借到的,我要出国深造,马上就去!”

    金光华苦笑,如果能借到钱,公司也不会是现在的样子。

    “你已经长大了,”他难掩颓败的对金月说:“我以后不会再给你钱。”

    这句话就像一个耳光,惹恼了金月,“我不管,你必须给我钱!我不会留在这里,让所有人都看不起我!”

    金光华被她气的面色铁青,“你想做什么,以后都得依靠你自己,我不会再给你任何帮助。”

    说完这句话,他只剩下满心的失望,抬脚朝楼上走,去准备明天的发言稿,金月不依不饶的追了上去,破口大叫道:“当年金茶走的时候,你给了她一个亿,你去把这笔钱要回来,我们一定可以度过难关!”

    “是啊,”一直作壁上观,愁眉苦脸的梁雪华眼前一亮,她想起网上关于温茶的新闻,迫不及待道:“金茶也是你的女儿,理应帮助你,她现在开了家摄影工作室,挣了不少钱,加之男朋友是上市公司的总裁,身价上亿,只要你去找她,不说能不能让公司起死回生,单是银行的债务和金月金文以后的生活费是绝对不愁的。”

    金光华的脚步一顿,他回头看了一眼梁雪华还有儿女期待的目光,只觉得心下一片冰冷,“金茶当年走的时候,把公司20%的股份低价买给我,那一亿是卖股份的钱,除此之外,她没有带走金家的任何东西,也跟我断绝了关系,我不会去找她。”

    “可是现在公司已经破产了,”一直默不作声的金文开口道:“她的股份没有起到作用,,就是有断绝关系的协议,你们之间也有血脉亲情,她不能放着这堆烂摊子不管!”

    “是啊,”金月也在一边煽风点火:“金茶如果不帮我们,我们就在网上把她的恶行都说出来,当初公司不也是这么搞臭她的吗?这一次,她不肯,也得肯!”

    话音未落,三人见金光华还是不为所动,梁雪华红着眼睛,抽噎着说:“我们现在是真的走投无路了,如果有办法,是不会让你去找她的,但是现在,你一定要去找她。”说到这里,梁雪华放软了声音,“我们答应你,只要她能够帮助公司,我们以后一定会把她的钱,全都还给她,你看怎么样?”

    梁雪华说的有理有据,金光华就是再固执,也不由有些心动,他犹豫道:“可是她已经跟我没关系了。”

    梁雪华一听他松了口,再接再厉道:“你是她的父亲,给了她生命,也养育过她,这不是一笔协议就能割断的,只要你去说几句软话,养恩大于天,她绝不会拒绝你。”

    金光华想起温茶小时候乖巧懂事的样子,心下有了计较。

    “我试试看。”

    逢国庆假期,温茶抽出时间和薛殊一起在西餐厅吃饭,饭后,两人一起去看了最近正热的喜剧,沿着黄昏昳丽的街道散步回家。

    小楼的房间很多,薛殊为了照顾她,搬到了她家二楼。

    回家后,薛殊进厨房榨了鲜果汁出来,两人坐在室内的落地窗前,欣赏花园里越近秋色越糜丽的花儿。

    薛殊坐在她身边,盯着她的侧脸,问:“明天要不要去公司转转?”

    温茶回眸,眨眨眼问:“方便吗?”

    薛殊挑眉:“有什么不方便的?你是他们老板娘。”

    温茶笑出来,“我不是怕我的盛世美颜,引起骚动吗?”

    薛殊点了点她的鼻子:“大言不惭。”

    温茶扒开他的手,咬了一口他的指尖,“那你明天带我去呗,让我享受享受当老板娘的霸气侧漏。”

    薛殊附身亲亲她的鼻尖,“好。”

    喝完果汁,天色暗下来,薛殊上楼给她放洗澡水,温茶拿着手机翻新闻,一道陌生电话打了进来。

    温茶一般是不接这种电话的,随手挂掉,但那头却毅力十足,一连打了三四个。

    温茶感叹人有耐心的同时,接了电话。

    不过听到电话里声音那刻,她一下午的好心情,消失殆尽。

    薛殊从楼上下来叫她,看到的就是她落在窗户上,那双阴郁的眼睛。

    他已经太久,没见过这样的忧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