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2章 纨绔子弟(二九)
    “我说这些没有别的意思,”薛霏偷偷看了一眼,拿着石膏像去找老板喷漆的薛殊,继续说:“我就是想替那个死鸭子嘴硬的家伙告诉你他都做过哪些事,如果我不说,估计,他这辈子也不会告诉你的。”

    温茶没回话,盯着手里的笔筒半晌,才回了句:“谢谢你告诉我。”

    薛霏不好意思的罢罢手,“你千万别跟我哥说,你知道这些事了,他知道的话,一定会扣我零花钱的。”

    温茶失笑的揉了一下她的脑袋,“你放心,我不会的。”

    薛霏松口气,继续讨好自己未来嫂子:“还有别的,你要知道吗?”

    温茶挑了挑眉,表示自己兴趣正浓。

    薛霏就把薛殊考上大学之后的一系列事全都抖出来。

    “当时我还上初中,我哥怕我一个人留在这里不安全,想方设法把我带到了帝都,期间吃了好多苦,他没喊一声累,一到晚上就拿出个小本子,不知道在记什么,你要是有时间,去翻翻他的房间,看看这几年他都写了什么,看完后一定要跟我说啊,我以前特别好奇,但他就是不给我看,真是气死了。”

    “还有,我哥,一直没谈恋爱,大学之后,又高又帅的,再加上学霸附体,有好多女同学喜欢他,但就是接近不了,每次我去他们学校玩儿,都会收到一大包的零食和情书,时间一久,我哥嫌烦,就不带我去了,为这事儿,还和我吵架了,我少了很多零食,你也得说他,最好让他给我加零花钱。”

    温茶听她抱怨了好一阵,又答应了好多小条件之后,薛霏才平复了对薛殊的怨气。

    不一会儿,薛殊拿着已经喷好的石膏像回来,薛霏看到后,马上压低了声音:“这是我们之间的小秘密,不准说出去。”

    温茶点点头,把涂好的笔筒,递给走过来的薛殊,让他喷漆,薛殊取走笔筒,握住她的手,面色淡淡的对薛霏说:“剩下的自己涂。”

    薛霏老不乐意了:“我让我嫂子帮我,又没找你。”

    “你嫂子是让你使唤的吗?”薛殊拉着温茶站起来,并不搭理薛霏的抗议,“我要和你嫂子出去一趟,一会儿来接你。”

    一听到两人要出去玩儿,薛霏站起身就想追出去,没走两步,薛殊凉凉的扫了她一眼,她就跟鹌鹑一样萎了。

    “不去就不去,哼!”

    薛殊把笔筒给老板之后,就牵着温茶的手,沿着街道往前走。

    秋日的天气微凉,街边长了些挺拔的梧桐,叶尖微微泛黄,落了不少叶片。

    两人谁也没说话,漫步到了为国庆彩排的广场边。

    广场边缘的花池里,五颜六色的月季来的正好,微风拂过,清香阵阵。

    薛殊拉着她在树下的木椅上坐下来。

    “以前,你就在那儿给人化妆的。”他指了舞台边缘的一个位置,又看了一眼身边,“而我在这里等你的。”

    温茶想起他捂住饭的模样,笑了一声,“那你应该等了很久。”

    “五个小时。”

    温茶手指动了动,轻叹一声:“本来找你端茶倒水,你却在这里孵蛋。”

    薛殊揉揉她的指尖,“那时候,我不敢打扰你。”

    “算了,”温茶摇摇头,“那天你表现的还算不错。”

    “现在呢?”薛殊回眸盯住她,问道:“现在的我,是不是比曾经,表现的更好?”

    温茶斟酌片刻,诚挚的说:“你没有表现不好的时候。”

    薛殊脸上的笑容加深,狭长的眼睛里倒映着她的模样,“以后我会表现的更好。”

    “看以后吧。”温茶一直觉得自己矫情不起来,打散越发暧昧的氛围。

    薛殊却不觉得她的话伤人,他亲了一下她的手背,轻声说:“你能把我列进你将来的生活里,我很高兴。”

    温茶垂下眼睑,片刻后抬起头,一字一顿的说:“但是你从来没跟我告过白。”

    薛殊的动作僵硬了一瞬,似乎以为自己幻听了,“你说什么?”

    “没什么。”

    温茶面不改色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我们这样也挺好。”

    “不,”薛殊握住她的手,蓦然收紧,“我不想就这样。”

    他一向没多少变化的眼睛,铮然一红:“如果,我说我喜欢你,从五年前就喜欢你呢?”

    没想到还真能逼出来一句告白。

    温茶静默片刻,忽而笑着说:“那算你眼光好。”

    “你知道我要的不是这个。”

    “那你又怎么知道,我给你的就是你想要的?”

    薛殊十分笃定:“你不会给我我不要的。”

    温茶眉头微动,“你很了解我,你这样,我的话题根本进行不下去。”

    薛殊顿住:“……”如果知道一句告白,能让人松口,他早就告白了好吗?

    “我身边没有比你对我更好的人了。”温茶盯着他的眼睛,轻声说:“我可能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喜欢你,不过我愿意去尝试。”

    薛殊的面色顿时就变了,他心口紧绷住,颤抖着问:“真,真的吗?”

    温茶握着他的手,笑着说:“不骗你。”

    薛殊的眼睛顿时就红了,跟染了血一般灼目。

    温茶摸了一下他的眼睛,笑着说:“我这辈子什么也不缺,就是缺爱。”

    薛殊把她的手放在心口,“我有整颗心的爱,给你。”

    “我知道。”温茶的目光落在他的手掌上:“但我还是要问你,如果你余生,都打算只爱我一个人的话,我们可以试着交往。”

    如果你余生,都只爱我一个人,我们可以试着交往。

    薛殊的表情凝固在了脸上,他被巨大的惊喜砸的久久回不过神来,等到温茶伸手在他面前挥的时候,他一把抱住温茶,激动的语无伦次。

    “我,我这辈子,只要我活着,当然只爱你一个人了!”

    “我身边除了你,没有其他人。”

    说到这儿,他的眼睛湿润了,郑重其事的说:“你少的东西,我都会补给你,我只会给你更多,我的全部都是你的,我爱你。”

    他的声音到最后有些沙哑,最终只是抱紧了她,才明白夙愿得偿,是多幸运的一件事。

    温茶回抱着他,想到原主的愿望,嘴角扬起来。

    如果这也是遗憾之一,那么这一生,应当都是满满的爱。

    “谢谢你,”温茶侧目亲了一口他的眼角,“以后请多多指教。”

    薛殊把头埋进她的颈窝,忍了好几次,才没让自己因为激动显得狰狞的脸,在她眼前露面。

    等他平静下来,温茶抱着他的手都要麻了。

    好几个放假过来玩的小朋友指着两人大叫着“羞羞羞”,蒙着眼睛跑远了。

    温茶哭笑不得的拍了拍他的后背,“冷静好了,我们就回去吧,薛霏应该等很久了。”

    薛殊赖在她身上起不来,“感觉像是在做梦一样。”

    温茶撇撇嘴:“你见过这么真实的梦吗?”

    薛殊的眼睛当即笑起来,弯成一条桥:“那你让我多感受一下这来之不易的真实不好吗?”

    温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