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9章 纨绔子弟(二六)
    “一会儿想吃什么?”铺好床男人轻声问她。

    “没想好。”温茶抱着相机,漫不经心道,“你看着办吧。”

    “性子倒是比以前温柔了。”男人微笑的摇了摇头,“以前如果我问你,你会毫不客气的点菜。”

    “身份不一样了。”温茶大言不惭道:“你现在是大老板,比我混的好,比我有钱,不敢在你面前横。”

    男人沉默了一瞬,压着声音说:“你喜欢以前的我?”

    温茶没想到他会得出这样一个结论,眨眨眼,“以前走的时候,不是给你留过纸条吗?”

    “你是指你第一次下厨给我熬了一锅被人津津乐道的汤?”

    “请不要漏了那张好人卡。”

    空气陷入令人窒息的寂静,男人面不改色的笑了一声,承认道:“对,你说过,你不会想我的。”

    温茶:“……”忽然说不出话来……

    “可是这些年,我做不到你那么残忍。”

    他的声音平静而温和,其中没有半分旧怨,可却让人头皮发麻。

    “薛殊……”温茶轻轻的叫了他的名字,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坦然而安静,“我们都已经长大了,没必要非抓着那些过去的事不放。”

    “如果我偏要呢?”

    丢下手里的床单,薛殊站起身,目光深邃而冰冷的朝她扫过来,里面夹着太多复杂。

    “这些年,我凭借着那些你不要的回忆,才能支撑下去。”

    “……抱歉……”温茶低下头,陷入了无尽的忏悔里,她是个千古罪人。

    “我不要你的愧疚。”

    薛殊抬脚向她走过来,一步一步,宛若踩在她的心尖上,“你知道我要什么的。”

    他抬手,轻轻的触碰上温茶的脸,白皙光滑,有温度的触觉,让他的眼睛红了,“我很多次做梦都会梦到你,梦见你还在我身边,梦见跟现在一样的场景,可是醒过来,身边只有冰冷的空气,没有你。”

    “然后我只能想起你对我的祝福。”那句如同诅咒的祝福。

    “你不知道,我有多憎恶,你给我的祝福。”

    温茶仰起头,迎上他的眼睛,他少年时代,最出色的就是这双眼睛,现在,也是这双眼睛,深而刻骨,任何东西,都会在他的眼睛下,无所遁形。

    温茶被他看的心头一紧:“薛殊……”

    “嘘,”他点住她的唇角,“别说话,让我好好看看你。”

    他的手指拂过她的眉目,时光扫却阴郁,磨平了她身上的尖锐,遗留下来的只有满满的美好,他贪婪而不知满足的扫过她每一寸肌肤,目光穿越她的眼睛,想要寻找什么,最终也无法填满这五年的空白。

    温茶任由他看,等他看的有些克制不住的低下头,想要寻求更多的时候,她按住了他的手,“够了没?”

    “不够。”

    “那就留着下次看。”温茶有些无奈的把他的手,从自己脸上扒下来,“我觉得,你见到曾经老朋友,做的第一件事,应该是相互拥抱一下。”

    说罢,她没给他思考的机会,伸手抱住了他。

    秋日午后,淡淡的阳光洒进屋内,带着温暖而宁和的味道,那么熟悉。

    薛殊愣了一瞬,尔后狠狠地抱住了她,“你说的对。

    温茶哭笑不得,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嘟囔了一句:“你长高,也长帅了。”

    说到这个,薛殊面色微变:“以前,你不是嫌我长得丑吗?”

    “所以你有钱之后,第一时间去整容了?”

    薛殊脸色一黑,一腔的旖旎做了泡影“你脑袋里乱想什么?”

    温茶:“……”我什么也没想,我很纯洁……

    薛殊:“……”

    提起这个,薛殊还有点翻旧账的意思:“以前,你是很挑剔,你嫌我长得黑,长得矮,长得瘦,身上没钱……”

    他每翻出一个旧账,温茶就无力吐槽,这些都是她说的,现在丑小鸭变成白天鹅了,她以前的话,就有点辣眼睛了。

    “我为以前的不懂事,向你致以诚挚的歉意。”

    “不接受。”

    温茶:“那我夸夸你现在变帅了?”

    “本来就很帅。”

    温茶:“……”这自恋真是要不得……

    她正要对薛殊再说几句软话,小屋的门忽然开了,薛霏从里面走出来,嚷嚷道:“我要吃饭,做饭做饭,我都快饿死了!”

    温茶听到声音,狠狠地推开薛殊,薛殊怀里一空,面色不悦给了薛霏“你给我等着”的眼神,薛霏定睛看到两人的动作,知道自己破坏了什么之后,顿时萎了,她干笑两声:“那个,我什么也没看见,你们继续!”

    说完就要推门进去藏起来,薛殊恨恨的叫住她:“不是要吃饭吗?给我出来。”

    薛霏又讪讪的退回来,对着温茶挑挑眉,表示自己非常无辜。

    温茶也表示自己并不介意结束这个拥抱,毕竟薛殊把她逼得没办法,才让她牺牲色相来阻止他变态的。

    薛霏出现的时机刚刚好。

    晚饭,薛殊炒了两个荤菜,两个素菜,闷了一锅米饭,三人围着桌子大快朵颐。

    期间薛霏表现的跟饿死鬼投胎一样,扫荡了近一半的菜,薛殊的食量也不小,吃的最少的还是温茶,饭桌上,为了防止薛霏的大胃,薛殊眼疾手快的把温茶爱吃的菜,给她堆了一碗,“多吃点。”

    温茶:“……”这人真是好贤惠……

    吃过饭,薛殊收拾完厨房,天色渐渐暗下来,三人搬出板凳,在屋前烧了一堆火,烤红薯和玉米。

    十月夜间的气候微凉,火光冲淡了周围的阴冷,三人身上都是暖洋洋的。

    吃过烤玉米,薛霏接到自家哥哥的眼色,故意打了个哈欠,说有点累,先回屋睡觉去了。

    温茶本来想跟她一起去的。

    薛殊拉住了她的手,轻声说:“这么想摆脱我?”

    温茶表示自己是冤枉的:“我也累了。”

    “想睡觉?”

    “嗯。”

    薛殊指指自己的腿,“坐这儿来,抱着你睡。”

    温茶故作娇羞状:“还是不要了,这成何体统。”

    见她低眉顺眼,面带惊惶的模样,忍了一下午的情绪,忽然就克制不住了,他用力拉了她一把,把她拉进了自己怀里。

    温茶结结实实的坐他腿上,被他搂住腰,半点不能动弹,心里只有想打人的冲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