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5章 纨绔子弟(二二)
    温茶不紧不慢的往回走,想了想周若云提到的那个人,嘴角微微扬起来。一秒记住,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心里平静又坦然。

    这些年,她日子过得还算不错,身边有两个讲义气的朋友,有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有一辈子花不完的钱,还有一颗不复杂的心。

    她不知道原主想要的“爱”究竟是什么,不过,她已经过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剩下的,全都交给时间。

    八月初一,舒宁结婚。

    一大早,温茶就收拾好往舒宁家跑,替舒宁把该整理的东西整理好之后,化妆师给她化了个淡妆。

    两人坐在床头说了会儿话,到点新郎来接人时,温茶就堵在门口要红包。

    新郎从门缝里塞了个厚厚的红包进来,又耐心回答了温茶刁难他的一系列问题,才被温茶放了进来。

    他进来的第一时间没去找舒宁,而是跟温茶道了声谢,才过去给了舒宁一个甜甜的吻。

    新郎温茶之前见过,是个样貌英俊,脾气直爽的程序猿,身上还带着些少年时的不羁,骨子里却没了当初的浮躁不安,整个看起来非常可靠。

    他翻天覆地的找新娘婚鞋的样子逗笑了温茶,正要上去给他提个醒,一道不容忽视的目光,径直落到了她身上。

    温茶回过身,才发现伴郎没进来,她打开屋门,朝外喊了句:“可以进来。”

    门外走进来一个身穿黑色西装,个子极高的男人。

    温茶穿着高跟鞋,也只能勉强到他下巴,他长得十分,凤眸薄唇,五官立体,眼含微光,气质卓绝,再加上他身姿挺拔,双腿笔直修长,一身的清贵风采,妥妥的男神人设。

    温茶没想到新郎会找这样一个人当伴郎,这拖出去,哪还看得到新郎啊?

    温茶开口跟他打了个招呼:“你好,我叫罗茶,是舒宁的伴娘。”

    伴郎闻言,身体颤了一瞬,狭长的眼睛自然而然的落在她身上,就跟下刀子一样,刮过她每一寸皮肤,深邃的让人头皮发麻,温茶被他看的很不自在,感觉像是遇到了心里有问题的变态。

    她伸手扯了扯自己的裙摆,干巴巴的问了句:“怎么了?”

    伴郎错开她的凝视,声音低而冰冷:“没事。”

    温茶:“……”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人形冰山?

    没有自我介绍,没有绅士礼节,木桩子似得杵那儿,声音里夹层冰渣子,开口就能冻死人。

    实在不敢领教。

    温茶看他兴致淡淡,没理自己的兴趣,也没有凑上去找不自在的心思。

    两人并排站着,一句话也不说,空气里充斥着一股迷之尴尬。

    等到新郎千辛万苦找到了婚鞋,把鞋子穿到舒宁身上,这种极刑终于结束。

    温茶逃也似的跑过去给舒宁提着裙摆,跟新郎一起下了楼。

    伴郎也跟了上来。

    新郎伴郎都开了车,新郎和舒宁商量后,决定让温茶跟着伴郎走。

    温茶:“!!!”能拒绝吗?

    新郎带着舒宁很快就走了,温茶窝在伴郎的副驾驶座上,简直坐立难安。

    车里的空气就像被人抽干了,有种呼吸不过来的窒息感,这种感觉一点都不好。

    温茶打开车窗,清新的空气迎面而来,温茶才发现车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花香。

    后座上,有束包装的很精致的玫瑰。

    想必是新郎送给舒宁的。

    温茶收回视线,目光又落在伴郎放在方向盘上的手上,十指没有她想象的修长好看,但是指节分明,看起来干净而有力量。

    温茶看了一阵,发现他的手指因注视而有些蜷缩时,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一会儿这人生气了,像偶像剧里对待恶毒女配一样,转过头怼自己两句,岂不糟糕透顶。

    行至半途,温茶给周若云打了条信息,问他在哪儿,得知还在路上,她放下了手机。

    一路上,两人零交流。

    到了目的地,看到等在酒店外的周若云,温茶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她跟伴郎打了声招呼,也没等他回答,推开门就朝周若云走去。

    “你居然来的比我早。”

    周若云自觉性接过她那装了不知道多少东西的包,拍了拍她的脑袋,“我要是来晚了,怎能有看俊男美女同车的机会。”

    他朝伴郎睇了一眼,冲温茶眨眨眼道:“车很有品味,长得也不错,看起来应该挺有钱的,你要不要试试?”

    温茶无力吐槽她和伴郎之间的迷之尴尬,只能挥挥手,“男神级别,看不上我。”

    周若云:“这可真叫人尴尬的。”

    温茶简直气结:“对方拒绝和你说话,并一脚踹翻了你的饭碗。”

    周若云看出她不乐意,笑着出馊主意:“要不你先把他追到,再甩掉报仇?”

    温茶翻个白眼:“这方法更适合你和校花。”

    周若云:“……”还能不能愉快聊天了?

    等伴郎停好车出来,温茶从周若云手里抢过包,走上去给舒宁提裙摆。

    周若云看着她屁颠颠的样子,啧啧两声:“这丫鬟做得好。”

    温茶听着差点扭到脚,真想回头呼他,不过她忍住了。

    因为伴郎站她身后,一副生人不近的样子,她绝不能在这种人面前掉份。

    四人走进酒店,司仪早就准备好了,眼见宾客已齐,便开始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堆新娘新郎的恋爱史。

    舒宁和新郎的恋爱很浪漫。

    他们一开始的确一个天一个地,不过新郎狠得下心追她,狠得下心改变自己的窘境,直到现在跟她走入婚姻的殿堂,真的下了很大的决心。

    这绝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在场不少姑娘被感动的泪眼朦胧,对新娘羡慕的不行,觉得她捡了大便宜。

    温茶对她们的看法嗤之以鼻,如果不是舒宁愿意给新郎机会,愿意等他,奋力将他拉出叛逆和不成熟的深渊,给他鼓励和陪伴,让他成长,新郎怎么会有今天?

    所有达成的结局,都有其形成的因果。

    没有足够的耐心和毅力,哪儿摘得到悬崖上的花?

    司仪吐沫星子横飞后,舒宁和新郎又配合着玩了好几个节目,温茶和伴郎也没有幸免。

    尤其是伴郎还是这么高颜值的人,早就让周围的女同胞们蠢蠢欲动了。

    司仪提了个让伴郎和温茶一起用巧克力条做游戏的建议。

    让新娘新郎和他们一起做。

    游戏很简单,两人各自咬住巧克力条一端,一点一点的靠近,把巧克力吃完,就算游戏成功。

    这跟新郎新娘抢苹果吃是同一原理。

    温茶第一想法就是拒绝。

    跟个陌生人玩游戏,还要冒着被亲嘴的风险,她又不是傻。

    温茶提了拒绝后,司仪也没有强求,而是扭头就要在宾客里找个对伴郎蠢蠢欲动的姑娘配合游戏。

    新郎简直被他的做法蠢哭了,他正要上去制止不长脑子的司仪。

    一边的伴郎冷冷的说了句“抱歉”,转身跟着温茶跑路了。

    找到人的司仪转过头:“……”唉,人呢?

    身后的人一片唏嘘,刚才见伴郎一直不假辞色,还以为对伴娘没意思,周围单身男士很想上去找找机会,可现在看新郎那眼神,伴郎哪里对伴娘没兴趣?根本就他·妈为了伴娘来的。

    司仪很快找了几对相互有意思的年轻男女,和新人们一起完成了游戏,面不改色的继续主持婚礼。

    温茶退到酒店大堂的假山边,正要喘口气,一道修长的身影静静地站在她身后,轻轻拍着她的后背给她顺气。

    温茶回过头,看到来人,整个懵逼。

    “你,你怎么出来了?”

    伴郎递给她一杯果汁,淡淡道:“不喜欢气氛。”

    温茶当他和自己一样不喜欢那个游戏,笑了一声:“出来就没事了,一会儿进去,就该是敬酒了。”

    说到这儿,她顿了一下:“你酒量怎么样?”

    伴郎愣了一下,说:“还不错。”

    “到时候你和我都帮舒宁,她一个女孩子,酒量不行。”

    “好。”伴郎点点头,没了最初的冰冷,还是挺好说话的。

    两人一前一后的回了婚礼现场,新人已经开始给各位长辈敬酒了。

    新郎喝的很多,看到伴郎眼神一亮,示意他上前帮忙。

    伴郎似乎没看到他的眼神,一心只帮舒宁挡酒,顺带也不让温茶沾杯子,新郎眼睛都快瞪瞎了,也没得到一个回应。

    一路下来,新郎都虚脱了,只能睁着一双控诉的眼睛盯着丧心病狂的伴郎,一脸卧槽。

    这哥们,怕是不能要了。

    等到婚礼结束,新郎路都走不了,舒宁扶着他进了酒店婚房,他在里面吐的是天昏地暗。

    温茶在屋门口捂嘴笑了一会儿,正要去看看伴郎。

    伴郎面色平静的站在电梯口,看不出半点喝醉了的样子,不过他那双好看的凤眼,就跟沾了雨水般,分外潋滟。

    他褪去了西装外套,穿着白衬衣,一步一步朝她走过来,整个人极为禁欲,又格外迷人。

    温茶看了一眼,就有点没眼看,生怕自己冲上去把人扑倒。

    伴郎走到她面前,脚步有些虚浮,他晃了晃,一偏头靠在了她身上。

    他嘴里含糊的叫:“茶……茶茶……”

    温茶有些没听清他在说什么,扶住他的肩膀,“你没事吧?”

    伴郎听着她的声音,脑袋里恍恍惚惚的,像是听见了什么催眠曲,最后一头栽进她怀里。

    温茶:“……”这人是来碰瓷的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