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7章 纨绔子弟(十四)
    第二期节目投入市场后,很快就得到了一大票的回应。

    网友一:怒打导演,威胁监制,弄哭副导,还把助理怼得面红耳赤,这富二代也是没谁了,在下甘拜下风!

    网友二:嫌弃乡村,和屋里的主人不对头,什么也不会,还乱爆粗口,各种嫌弃,这人以为她是谁啊!神经病一个!

    网友三:放着别的不说,光看头发我就已经醉的不行了,大小姐这是嫌自己不够绿吗?以后恐怕得是青青草地啊……

    网友四:俗话说,生活要想过得去,头上总得有点绿,这位大小姐已经领悟了人生的极致意义,希望诸位能感同身受,同她好好学习一番。

    网友五:楼上滚蛋,不会说话就别叨叨。

    网友六:大小姐头上的青草已经引起众怒,我就不说了,我就说一下她耳朵上的十四个钻石耳钉,这是位豪的流油的大小姐,她可是我们深蓝的常客~

    深蓝是帝都一家专供牛郎的酒吧,在富豪圈里非常有名,每晚人气爆棚,客源大多是帝都的单身白领和上流社会里爱浪漫的女人,因而聚集着一群各色各样的女人,生意很旺。

    提起深蓝,只要有点来头的人,大多都有印象。

    网友七:不会吧,大小姐今年才多少岁,怎么会去深蓝这种地方???

    网友八:怎么不会?这位大小姐包了深蓝的头牌,去酒吧就和人抱着抽烟喝酒,圈里谁不知道?

    网友九:人生观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网友十:还有呢,她飙车,赌博,*,身边跟着一堆狐朋狗友,自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人品却特别烂,猪狗都嫌一类,就这样还把自己当个大小姐,真是恶心死了!

    吃瓜群众一: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网友十:她的黑历史都不是秘密,你去搜一下,全都是她干的恶心事,就那个八月的群p报道,可不就是把她扒掉老底了吗?

    吃瓜群众二:这个我知道,当时引起了很大轰动,不过时间一久就忘了,不过还真是她,真是人不可貌相,有点被恶心到了。

    吃瓜群众三:不止这些,她还有好多这样的烂事,真不知道节目组怎么想的,让这种败类上节目,真是三观尽毁。

    吃瓜群众四:最重要的是,她特没家教,整个就一智障,怼导演怼节目组,浑身毛病,没一点好的,看着就倒胃口!

    吃瓜群众五:一开始我只在意她头上那点绿,听你们一说,没想她和头上那点绿一样不争气,唉,这人怕是变不好了。

    吃瓜群众六:怎么可能变好,赶紧让这种傻逼离开节目吧,看着就够了,矫揉造作的让我简单都吃不下,不知道节目组是不是脑抽了,怎么找这样的人……

    吃瓜群众七:坚决抵制金茶,让这种垃圾去死吧!

    吃瓜群众八:哈哈,这垃圾要是死了,空气都会变好的!同意楼上的去死!

    去死+1!

    去死+2!

    去死+10086!

    …………

    网上把温茶骂的狗血淋头时,偏远山区里的温茶丝毫不知道,她就算知道了,也不过是扬起眼睛一笑,感叹自己还有这样的号召力。

    十二月,山里下了第一场雪。

    周六,薛殊提着扫帚去院子里扫雪时,漫不经心的说:“还有一个月,你就要走了。”

    温茶戴着棉手套,捧着热粥坐在灶火边没说话。

    薛殊看她无动于衷的模样,想着这两个月以来和温茶经历的日子,就像是做梦般,梦幻又平静。

    他专注的盯着她,轻声问:“你以后回家了,还会想起我吗?”

    温茶掀起眼皮,划过他越来越深邃的五官,笑了一声:“我要是不想起你,你难道就活不了?”

    “……”薛殊抖抖扫帚上的雪花,“我就是有点……有点……”

    “舍不得我?”

    薛殊脸一红,咬着牙道:“难道你就舍得这里吗?”

    “怎么不?”温茶挑眉:“我回家,就是千金大小姐,可以买下这里所有资产,有无数酒肉朋友,不会吃苦受罪,跟那些相比,这里有什么值得我怀念的?”

    薛殊被怼的说不出一句话,他清楚温茶说的没错,可心里还是跟堵了一团棉花似的,喘不上气。

    最终只能息鼓偃旗的说一句:“我以为……你会有点眷恋。”

    温茶沉默片刻,眼睛弯起来,露出一个不带任何郁气的笑容,“或许。”

    薛殊看着她的笑,眼睛垂落下去,“我们还会见面吗?”

    “谁知道呢。”温茶摸了摸肚子,感觉到胃里的温度,轻声说:“以后,来帝都玩,可以打电话给我,你妹妹知道我家里的电话,要是我不在,就问我家要我的电话。”

    薛殊很想当即问她要电话。

    温茶摇摇头:“之前的电话不能用了。”

    “怎么了?”

    “上面都是些猪朋狗友,不想要了。”

    “你要和他们一刀两断?”

    “谈不上一刀两断,”温茶嘴角的笑容微微收敛,“都是些吸血虫,惹人厌烦,一拍两散而已。”

    薛殊听着她轻描淡写的语气,挺想问一句,他们要是分开了,他是不是比那些猪朋狗友还不如?

    “我来这里不是变形的吗?”温茶看着远处被大雪淹没的田野,轻笑一声:“现在你已经把我改造成功了,我当然不会和以前一样了。”

    她说的轻松容易,但薛殊却知道,她根本就没有被改造,更遑论所谓的改造成功。

    她表现出来的,不过是顺应节目组的妥协,是为了熬过这三个月,三个月以后,她要去哪儿,做什么,都再不相干。

    想到这些,薛殊的嘴里暗含丝丝苦意,“那以后,我给你打电话,你一定要接。”

    “嗯。”

    温茶粥碗放下,拿着扫帚和他一起扫地,两人把雪扫做一起,出了一身热汗,回到屋里的炉子边打水洗手。

    往日冬天,薛殊是不会买煤的,但是这个冬天,十二月就开始下雪,大雪封山,屋里光烧柴不够,温茶接了镇上青年团举办感恩节的活,挣了些钱,这些钱全部拿来买煤,屋子里从未有过的温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