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2章 纨绔子弟(九)
    买好东西回屋后,薛殊开始做饭。

    温茶窝在小屋里取出小镜子照着自己的头发,烦躁的抓了抓。

    这样下去不是事,这头绿简直忍不了。

    她放下镜子,暗地里思索该怎么快速的挣一笔钱。

    晚饭是绿豆粥配馒头,再加一盘青菜。

    吃过饭后,薛殊拖着她坐在桌子上完成作业。

    温茶拖着下巴看着作业本发呆,连笔都没拿一下,薛殊把碳素笔放在她手边,“数学作业是黑板上抄的大题和练习册,语文作业是翻译《滕王阁序》,还有背诵。”

    “英语是一张卷子,必须全部做完。”

    薛殊把书本翻到要做的那页,让温茶看,“你和我一起写,写完再睡。”

    温茶翻了个大白眼:“要写你自己写,别管我。”说完她就走。

    “不行。”薛殊一把抓住她的手,“你必须做作业,你是来这里学习的。”

    温茶甩开他,目光划过他执拗的脸,冷笑道:“我学不学习,关你屁事。”

    薛殊死盯着她,半点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但他心里不知道拿她怎么办,只能嘴上威胁道:“你如果进去睡了,明天别让我给你做饭。”

    温茶眉头一挑,嘴角勾起一抹笑:“行,明天开始,不吃你做的饭了。”

    薛殊听到这句话就知道坏了,“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温茶看也不看他,问道:“我可以去睡觉了吗?”

    她越表现的平静,薛殊心里就越不安。

    “不是,”他急得拦在她面前,心里有股不好的预感,语无伦次的解释道:“我没有不给你做饭,我会给你做饭的,我的本意是想让你和我一起学习。”

    “哦,那可真是谢谢你的善良了。”温茶绕过他,钻进屋里,把门关上,隔绝他所有目光。

    薛殊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一向沉稳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惶恐。

    他抬手敲了敲门,轻声说:“你生气了吗?对不起,我不应该那么说的,我就是想和你一起完成作业,我们一起进步,如果这让你生气了,我向你道歉。”

    他绞尽脑汁的说了一堆示弱的软话,想让温茶气消,但是温茶一直都没有回答他。

    “她不理我了。”薛殊一脸苍白对摄影师说。

    摄影师对此见怪不怪,宽慰道:“大小姐大少爷都这个德行,等明天一早,她自己饿肚子了,她就会主动找你认错的。”

    “她不会的。”薛殊低下头,眼睛里浮现一丝懊恼,“如果今天晚上她没有出来,明天她也不会和我说话了。”

    “你怎么知道?”摄影师被他忧国忧民的态度逗乐了,“她现在就一不懂事的小丫头片子,能有什么骨气,之前死活不想参加节目,现在不还是在乖乖的跟你一起上学了吗?担心什么。”

    不一样。

    薛殊在心里说,之前她理他是因为他没有触到她的禁忌,但是现在,他似乎有点知道,她究竟是为什么生气了。

    温茶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充当了一会儿尸体,没过多久就进入了梦乡,第二天,她醒的有点早,打开屋门,一道黑黢黢的身影正可怜巴巴的抱着被子窝在门口。

    听见声音,薛殊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到温茶,什么睡意也没有了,他慌得从地上爬起来,干巴巴的打招呼:“你醒了?”

    温茶垂眸看向他在门口打的地铺,没说话。

    薛殊解释道:“昨天的事,我很担心你,就守在这里了,我想第一时间向你道歉,我以后不会再逼你了。”

    温茶就跟没听见似得,抬脚从他的被子上跨过,径直朝外走去,薛殊一把拉住她:“你要去哪儿?”

    “天还没亮,外面很危险,你不能就这么走了!”

    “你要干什么你和我说!”

    温茶回眸,盯住他的脸一字一顿道:“我要去茅房,你想一起吗?”

    薛殊:“……”

    温茶从茅房出来,薛殊就等在不远处,打了个手电筒,瞌睡连天的等在边上,生怕她趁摄影师们都去补觉的时间跑了。

    温茶走到他面前,他轻声叫住她,郑重其事道:“之前的事,我向你道歉,我知道,你不是因为作业的事生气,你是因为别的,以后,我会把你放在平等的位置上,尊重你,也信任你……你能原谅我吗?”

    温茶停下脚步,平静的看了他一眼,“如果你只是想说这些,我想我没必要回答你。”

    “不是,”薛殊深吸一口气,露出了坚定的目光,继续说:“你生气是因为你来这里,一直被人轻视,不管是老师还是同学,他们惊讶于你家世的同时,实际上并没有把你放在同等的位置,他们觉得你是问题学生,是异类,不能和正常人交往,不管你做什么,他们都不会追究你,因为他们觉得沾上你不是件好事。”

    “所以,你不想和他们说话,你也不想理他们,你把自己保护的很好,就算是我,如果不主动向你靠近,你也不会搭理我的,你很清楚这些,所以你认为我也是看不起你的对不对?”

    因果关系非常简单明了的几句话让温茶微微侧目,她扬起嘴角,露出了一个近乎没有温度的笑容:“你想说什么?”

    薛殊一咬牙,继续道:“我承认,我和他们一样,盲目的听信了那些传言,心里非常想让你变好,但是我接触你之后,就再也没有这样的想法了,我觉得你很好,你和他们说的不一样,你不应该承受他人异样的目光,我为自己的行为向你道歉。”

    他一开始就做错了。

    她的家人觉得她是坏的,把她送到节目组来,导致全部的人,都觉得她是坏的,没有对她报以平等的宽容,却还圣母心的期待她会变好。

    可如果,她不是坏的呢?

    温茶对于他的理论嗤之以鼻“如果你是要说这个,我没必要在这里和你浪费时间。”

    “不是,”薛殊抓住她的手腕,掷地有声的说:“我和他们不一样。”

    不会用恶毒又虚伪的模样在她身上得到些什么。

    “我想给你足够的尊重和平等的态度,你能给我了解你的机会吗?”

    温茶沉默了片刻,把他的手指一根一根的从自己手上扳开:“你都说过了,你和他们一样,一开始就看不起我,你觉得我会给一个曾经看不起我的人机会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