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0章 纨绔子弟(七)
    薛殊见识过她的毒舌,可是平白被说出这么多缺点,他还是忍不住脸红,“长得好看能怎么样?又不能当饭吃!”

    “对我来说,长得好能下饭。”

    薛殊:“……”被怼的说不出话来。

    温茶却是清醒了些,她支着脑袋看了他几眼,大而欣长的眼眸里划过些许深邃的光泽。

    铃声响过后,薛殊把书放在了中间,“今天学的是三角函数。”

    温茶伸出手指把书翻了翻,就听见开门的声音。

    数学老师拎着90°三角尺走进教室,把书往讲桌上一放,目光落在了温茶身上。

    看到温茶头顶的原谅色,还有她身上的铆钉外套时,四十岁班主任的眼睛里划过一抹显而易见的冷光。

    bulingbuling的,寒气逼人。

    接受过班主任目光洗礼的同学,纷纷朝温茶投去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

    班主任却没有和其他时候一样发火,他拍了拍手掌示意四周安静,而后沉声道:“今天班里来了位新同学,请这位同学给大家做个自我介绍。”

    说罢,他看向温茶,一副温和鼓励的模样。

    温茶顶着几十双眼睛,不情不愿的站起来,直接说了句:“我叫金茶。”然后慢吞吞的坐下,一脸的不胜其烦。

    班主任似乎没察觉到她的烦躁,甚至还说了几句多照顾新同学的话,然后才开始上课。

    顶着摄像机,班主任把课上的那叫一个绘声绘色,滔滔不绝。

    温茶听了一会儿,就靠在墙上睡了过去。

    等到一节课上完,温茶都不知道讲了什么。

    薛殊把布置下来的家庭作业给她看,“今晚你要和我一起写作业。”

    温茶简直头大如斗:“你帮我写。”

    “不行,”薛殊义正言辞道:“你现在是我的同学,要写我们一起写。”

    “呵,”温茶轻蔑的哼了一声:“你们家连个书桌都没有,还想和我一起写作业,没门!”

    薛殊有点习惯了她的毒舌,商量道:“我们就在吃饭的桌子上写。”

    温茶懒得理他,打了个哈欠,又要睡着,薛殊碰了一下她的肩膀,小声说:“别睡了。”

    “怎么了?”

    薛殊指了指一些对她投来好奇目光的同学,“你不想认识更多的人吗?”

    “没兴趣。”

    温茶从他书包掏出一本书盖在脸上,“放学之前,不准叫我。”

    薛殊:“……”

    四节课,被温茶迷迷瞪瞪的睡了过去,等到放学,桌子前围了一圈人过来打招呼。

    他们不害怕她的打扮,甚至还有些讨好,眼睛里藏着难言的兴奋。

    课间这些同学就想来我介绍,不过看温茶在睡觉,都按捺住了,中午放学之后,个个都很活泼。

    “你是叫金茶吗?哪个金哪个茶?”

    “我叫周云,就坐在第一排,听说你是因为节目才来我们这儿的,参加的是变形计对吗?”

    “你是因为什么才参加这个节目的?是因为你之前犯事了吗?还是你自身有什么问题?”

    “听说帝都很繁华,有很多我们没见过的好东西,你能和我们说说吗?”

    “哦,对了!听我爸说学校刚得了好一笔赞助,是你家里给的吗?”

    “你家境应该很好吧,真羡慕你……”

    ……

    层出不穷的人包围在身边的感觉非常不好。

    一旁的薛殊受牵连,差点被挤摔倒。

    “没事就滚远点!”

    温茶将薛殊的课本往桌子上狠狠一砸,“都是些什么东西,谁准你们敢这么跟我说话!”

    疾言厉色的声音,吓得所有叽叽喳喳的学生们浑身一冷,才意识到能参加《变形计》的都不是什么好惹的主,这是老虎头上拔毛啊,人群微微一散,不敢再靠近。

    唯有一个衣着干净的小姑娘皱着眉嘟囔了一句:“怎,怎么就不能问了?又不是什么机密,真以为自己是个大小姐呀?”

    换做以前的原主,听到这句话,早就冲上去左右开弓了,温茶却是没那么暴戾,径直走到她面前,把她的书呀本子呀文具什么的,全部摔在地上,七零八碎的落了一地。

    “不会说话,就他·妈把嘴闭紧了!”

    小姑娘被吓得一愣,看着眼前的狼藉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温茶一脚踩烂她的文具盒,朝身后的薛殊昂了昂下巴,“我饿了。”

    薛殊大梦初醒的站起来,跟着她出了教室。

    站在原地的小姑娘看着自己喜欢的文具盒,将头埋在桌子上哭起来。

    其余之前围着温茶叽叽喳喳的人,同情的看了她一眼,庆幸自己没多嘴,暗地里却警告自己,不要再犯傻了。

    走出教学楼,薛殊上前拉了一下她的衣袖:“你刚才生气了吗?”

    温茶甩开他,“关你屁事!”

    薛殊拦在她面前,“是他们提起了让你不高兴的事?”

    温茶简直烦不胜烦,“不要随便猜测。”她快步往前走,对薛殊升起的一点好感,全部殆尽。

    “喂!”薛殊追上去,“我就是问一下,看能不能帮助你,我没有恶意。”

    他举起双手,露出一口白牙,表示自己很无害。

    温茶却对他的表现没兴趣,“我要吃饭。”

    “哦,”薛殊从兜里掏出一张饭卡,黝黑的脸上难得露出一个笑容:“这是今年我在学校里拿到的贫困补助金,都打在里面了,还没花,你要吃什么,我带你去食堂。”

    看的出来,他很珍惜里面的补助,而且很少去学校食堂吃饭。

    温茶眼睛一动:“你平时中午都吃什么?”

    “馒头啊。”薛殊一本正经道:“我晚上蒸一锅馒头,可以吃两天呢,而且还顶饿。”

    温茶:“……我不吃馒头。”

    “我知道,”薛殊把卡放在她手里,“今天我专门从床底下把卡翻出来的,这三个月都给你花,你要吃什么都可以。”

    温茶摸了一下饭卡的尖锐的边缘,在卡面上看到“薛殊”这一笔一划的两个字时,把卡往他怀里一扔。

    “我不吃白食。”

    “我知道。”薛殊对她的性格摸索的十有**,“我知道你不想寄人篱下,以后你要是能还给我,那就是再好不过了。”

    “……”

    “走吧。”薛殊在前面带路,“听我们班同学说,食堂里今天有土豆排骨,我给你打一份。”

    温茶不远不近的跟在他身后,“我不吃排骨。”

    “那青豆红烧肉?”

    “不吃。”

    “豇豆炒腊肉?”

    “不吃。”

    “那你吃什么?”

    “南瓜粥。”

    以为自己要大出血的薛殊:“……你确定?”

    “嗯。”

    温茶昨晚才知道,这具身体的消化功能有很大的问题,在身体没有恢复过来时,必须忌油腻腥辣刺激性食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