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9章 纨绔子弟(六)
    温茶油盐不进的态度让薛殊有些无奈,他对着摄影师摊摊手,表示自己无可奈何。

    但是节目组当然不可能就这么放弃,做了这么久的节目,不管是多难啃的刺头,到这里还不是要乖乖的。

    导演打着哈欠,敲打着门板,“你要是再不起来,一会儿我们就冲进去,把你那包化妆品给扔出去!”

    节目组本来就不让带除了穿着之外的东西,要不是看温茶难说话,为了不彻底激怒她,化妆品早就被没收了。

    片刻里面传来一声怒吼:“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的,”导演笑一声:“丢一堆化妆品,总比晚节不保要强。”

    “你爱出来不出来。”

    说完这句话,导演转过身,回去睡觉了。

    薛殊不太相信这个威胁能制住温茶,毕竟这大大小姐可不是能轻易妥协的主儿。

    但很快,温茶就穿着衣服出来了。

    她没有化妆,头发乱糟糟的,面色有点苍白,看起来跟个炸毛的小仓鼠。

    没看见导演,她瞪了一眼摄影师,然后哈欠连天的洗脸刷牙,扒拉了几口桌上的稀饭,转过身就跟薛殊一起往外走。

    薛殊看她脸色不好,看了一眼她身上的非主流外套和铆钉靴,头疼的不行,“你要是冷,我有衣服给你穿。”

    温茶翻个白眼,无比嫌弃道:“谁要穿你的衣服,自作多情!”

    薛殊摸了摸鼻子,没说话。

    两人摸黑往前走,薛殊走惯了,没觉得什么,温茶走几步,就要停下来喘气,她脚底下的血泡还没好,脚踩地上疼的要死。

    但是她没吭声,冷冷看着薛殊的背影,一动不动。

    薛殊走了几步没听见动静,回头看她,“怎么了?不舒服吗?”

    温茶站起身:“要你管!”

    薛殊看她一脸弱鸡还要装大佬的样子,真不知道说啥。

    “你身体要是不舒服,我扶着你走。”

    “滚!”温茶抓起地上的石子砸他的脚,“我怎么样,用不着你管!”

    薛殊:“……”好吧,是他自作多情。

    他没再说一句话,径直往前走,不过却刻意放慢了步伐,让她能慢腾腾的跟上。

    等走过十里路到学校时,温茶两条腿上全是冷汗。

    她喘着粗气,跟个不中用的老太太似得,颤抖着腿走到薛殊的教室。

    学校已经被节目组打好了招呼,这三个月温茶会作为薛殊的同班同学,一起念书。

    薛殊个子不高,却坐在最后一排,温茶和他一起走进教室时,教室里已经坐了不少学生,看到她纷纷露出惊疑又好奇的目光,尤其是在看到她的头发还有她身上的奇装异服,就跟见到了外星人似得,但一想到她来这里的原因,心里一片了然。

    村里面不都是跟薛殊一样的贫困家庭,更多的是温饱家庭,好一些的,学生身上还有手机,学习机电脑之类的,能上网,消息也灵通,看到温茶,都有些看大戏的心思。

    薛殊走到座位上拉开长板凳,正要和温茶说话,温茶捂住肚子,一言不发的坐在座位上,虚脱的闭上了眼睛。

    原主这具身体实在虚的可怕,不仅营养不良,还贫血,她现在眼前一片黑,根本集中不了精神。

    薛殊一眼看出她不对劲,伸手从书包里摸出一个馒头递给她,“你要是饿,就先吃点。”

    温茶头晕耳鸣的厉害,根本听不清他在说什么,打开他的手,窝在角落里,咬紧了牙关。

    薛殊看她一脸恹恹的模样,直觉不对劲,伸手摸了一下她的额头,摸到了一头冷汗。

    他对不远处的摄影师打了个手势,“她有些不对劲。”

    摄影师对温茶没有半点好感,甚至还宽慰薛殊:“你感觉错了吧,她这种大家小姐,每天睡得晚起的晚,就是觉没睡够,不是什么身体不舒服。”

    “不是。”薛殊抿住嘴角,“她应该是生病了。”

    摄影师对薛殊这种不记仇的性格表示佩服:“再看看,要是一会儿她还没有醒过来,我就去叫导演。”

    薛殊回头看了一眼,知道自己是说不动这些人的,面色有些低沉,“好。”

    他回到座位上,向前桌借了几张卫生纸,给温茶擦了擦汗,低声说:“你要是不舒服,就说出来,我找他们去。”

    温茶勉强掀起一只眼睛,冷冷道:“我就是没睡够。”

    说罢,他转过头,把头对向了墙壁。

    薛殊愣了一分钟,从书包里取出英语书来背诵昨天的课文。

    没一会儿,英语早自习就开始了,英语老师走进来,特意看了薛殊身边的位置一眼,看到瘫软成一坨的温茶,嘴角抽了又抽,才忍住了把她叫起来站外面的冲动。

    金华盛世给学校提供了一笔赞助,一切都得围绕这位大小姐来,还是等睡醒了再说吧。

    晚自习结束,第一节课是班主任的数学课。

    班主任是个四十多岁的老头子,思想有些循规蹈矩,因而非常讨厌上课不听讲的学生,尤其是睡觉,开小差的,那简直就是他的专门打击对象。

    薛殊伸手推了推温茶,小声提醒道:“老师来了,你快坐直。”

    温茶从他手里抢过英语书盖在脸上,“你好吵。”

    薛殊把书揭开,苦口婆心道:“你不要睡了,要睡回家睡,好不好?”

    “不好。”

    温茶看都不看他一眼,“他要是把我撵出校门,我还高兴呢。”

    薛殊颇有些恨铁不成钢:“你来这里不是为了出丑的啊,你知不知道,老班很难说话的。”

    温茶嗤笑一声:“我出的丑已经够多了。”

    抽烟喝酒飙车群p这些都被记者扒出来上报纸了,只是这个小地方没多少人知道罢了。

    等以后这人知道了她那惊天动地的黑历史,估计就说不出这些幼稚可笑,怕被老师责罚的话了。

    “你不要这样。”薛殊看她烂泥扶不上墙的样子,就看不过去,“你来这里,是为了改变自己,不是和以前一样。”

    温茶开了点精神,“我以前哪样了?”

    薛殊:“你以前的事,在你和我妹妹交换之前,我知道一些。”

    温茶冷笑着说:“消息还挺灵通嘛。”

    薛殊一本正经的说:“不管是谁送你来的,也不管你愿不愿意接受这些,你现在已经住到我家了,我就要对你负责。”

    “负责?”温茶被他逗笑了,上下打量他片刻,笑的合不拢嘴,“麻杆身材小短腿,皮肤不好,脸也黑,你这样的人,还想对我负责?你以为你脸很大么?做梦!”

    薛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