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8章 纨绔子弟(五)
    温茶看完任务,暗地里思索了一下,对于原主来说,什么才是爱。

    等到外面天黑了,有人走过来敲门。

    温茶以为是摄影师,皱着眉拉开屋门,正要怼出去,才看清,门口站着的是个小男生。

    个子不高,身体非常清瘦,竹竿一样,杵在门口,五官有致,皮肤又黑又糙,一双深黑的眼睛,正带着些局促,轻轻的看向他。

    看到她的脸还有绿头发时,目光呆了一瞬,仅仅一瞬,他回过神。

    “你好,我叫薛殊。”

    温茶上上下下把他打量了一番,哼了一声,面色不渝道:“金茶。”

    “我知道你的名字。”薛殊似乎没注意到她脸上的阴郁,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我是薛霏的哥哥,比你大一岁,和你一样,读高二,这三个月,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温茶闻言冷笑一声,“饭都吃不起,怎么照顾我?”

    被说出家中窘境,薛殊也不难为情,面带歉意道:“屋里的确没什么东西,不过,你放心,只要你住在这里,我不会让你挨饿的。”

    温茶对他的说辞不感兴趣,甚至还心怀恶意:“我以前都是吃龙虾海参鲍鱼之类的,你这里有吗?”

    薛殊黝黑的面色闪现出一丝薄红,看着温茶快要掉下来的假睫毛,心里大致已经知道了温茶的性格,他声音低了一个分贝:“抱歉,我现在买不起这些东西。”

    “哼,一看也是。”温茶眼睛里划过一抹了然,张嘴道:“买不起就不要说话。”

    薛殊手指动了一下,看着她趾高气扬,自以为老大的样子,没接她的话,只道:“我熬了粥,蒸了馒头,先吃饭吧。”

    温茶一听见馒头,整个就炸了,上个周目,细数馒头一百种难吃的原因,已经让她有心理阴影了。

    她恶狠狠的说:“我不吃馒头。”

    薛殊眉头一挑,“那你喝粥。”

    “什么粥?”

    “白粥。”

    “我不喝白粥!”温茶想也不想的就作妖:“我要喝青菜滚肉粥。”

    薛殊:“没有。”

    “玉米牛肉粥?”

    “没有。”

    “皮蛋瘦肉粥、红豆莲子粥、金瓜小米粥?”

    “没有。”

    “不吃了!”温茶把筷子一摔,表示逼格不能掉,“什么都没有,怎么吃饭?!”

    薛殊的眉头跳了好几下,手痒的不行,只得先安抚她:“今晚将就着吃,明天再给你做好吗?”

    温茶瞥一眼桌上的东西,四个馒头,两碗一眼看到底的稀饭,一碟咸菜。

    这是在古代农村吗?连稀饭都熬的这么可怜?这一碗水下肚,半夜就能饿死。

    “家里没米了,”薛殊注意到她挑剔的目光,慢吞吞道:“明天放学,我去买。”

    温茶:“……”我以为华夏已经都是由温饱奔小康的现状,谁知道还有这样的地方……

    温茶受到了一万点暴击。

    但是她现在真的很饿,与其在这里装叉,还不如先将就一下。

    她又把筷子拿起来,毫无形象的对着薛殊指了指,“今天这么晚,本小姐姑且就先放过你,明天要是没给我做好吃的,你给我等着!”

    薛殊被她指的眉头跳的停不下来,费了好大劲才平复下自己想把她手给掰了的心情。

    “好,我答应你,先吃饭,下菜吃。”

    他将那碟看起来味道还不错的菜往她面前推了推,“味道挺好的,你应该会喜欢。”

    温茶喝了一口稀饭,屈尊降贵的尝了一口咸菜,清爽冰凉,入口生津,味道的确不错

    她又夹了一筷子,嘴上不依不饶道:“别以为你讨好我,我就会对你刮目相看。”

    “嗯。”

    薛殊咬了一口馒头,也没想让她刮目相看,如果不是妹妹哭着闹着要参加节目给他筹学费,他根本不会让人到家里来,还是这么个……一言难尽的家伙……

    温茶以为自己怎么也能吃一碗饭,结果吃了一半都不到,胃就塞不下了。

    她放下筷子,看着碗底的米发呆。

    薛殊抬眼看了看她,不解道:“怎么了?”

    温茶瞥了一眼他的碗,已经吃干净了,她端起自己的半碗粥,一言不发的倒他碗里,翘着鼻子道:“这么难吃的东西,我吃不下,你自己吃。”

    薛殊简直……一句话也说不出。

    温茶盯住他:“怎么?嫌我吃过?”

    薛殊:“……没有。”

    “那就吃啊,”温茶抱肩自以为酷炫的看着他的碗,“全部吃完,不要剩饭。”

    薛殊看她一本正经的样子,完全想象不出她会细心到看出自己没吃饱。

    他觉得她是故意让自己难堪,毕竟四周都是摄影机,吃剩饭什么的,应该让大小姐挺有成就感的。

    当然,看到她那双非人的大眼睛,还有她顶着的原谅色,他就已经已经够了。

    他拿着筷子把饭和菜都吃光,站起身就开始收桌子,温茶看他手脚麻利的样子,趴在桌子上不说话。

    半晌,薛殊洗完碗之后,端了一盆水进来,“过来洗脸。”

    温茶已经不指望有洗手间了,她有点累,也不想继续作妖,回房间把卸妆水毛巾漱口杯之类的拿出来,走到薛殊面前,先取掉了眼睛上的假睫毛,当然假睫毛快掉这件事,她自动忽略了。

    取下来之后,她用卸妆水卸了妆,把脸洗的干干净净。

    顶着一张去掉了两斤粉的素颜,温茶整个人都舒坦了。

    然而那盆水已经不能看了。

    薛殊又出去端了一盆过来,让她再洗洗,对于这种识相的人,温茶嘴角动了动,她又清了一遍,薛殊才让她去洗脚。

    洗完脚,温茶出去刷完牙回来,薛殊把东西都收拾好,点着灯,在床边的小桌上写作业。

    察觉到温茶的注视,他问了句:“怎么了?”

    温茶没说话,转身关上门,隔绝所有摄影机,倒头就睡。

    薛殊摸了一下鼻子,没想出来大小姐到底什么意思,继续写字。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温茶就听见有人敲门。

    她穿着睡衣,顶着爆炸头把门拉开,正要骂人,穿着蓝白相间校服的薛殊盯着她的脸看了两秒钟,说:“快起床,今天我们要一起去学校上课。”

    “什么?”温茶以为自己听错了,打了个哈欠,“再说一遍?”

    薛殊:“今天是周三,还有课要上,你已经是换到这里了,就要和我一起上学……”

    “不行!”温茶打断他的话,把门甩上,捂住被子继续睡。

    门外的薛殊手指动了好几次,又敲门:“你快点起床,我做了绿豆粥,你不是不喜欢白粥吗?要是起晚了,饭凉了不好吃。”

    温茶不为所动,恶声恶气道:“我来这里不是为了上学,你要上学就赶紧出去,想让我和你一起去,没门!”

    薛殊:“饭你也不吃了吗?”

    “不吃!”

    “……”

    还在找”快穿影后:金主他貌美如花”免费?

    百度直接搜索: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