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4章 纨绔子弟(一)
    走在乡间小路上,拖着和自己一样重的行礼,身后跟着一群穷追不舍的摄像机,温茶整个都要奔溃了。

    拜苏安那张乌鸦嘴所赐,她现在穿越到了乡间变形计里。

    不过不是充当村里的明星老师,而是作为一个千金大小姐,被发配到了西北偏远的乡村。

    和她交换的是个十二岁,上六年级的小姑娘。

    原主名叫金茶,是帝都某跨国大总裁的幺女,今年十六岁,上高二,按理说应该是乖乖女,结果却是个叛逆到炸裂的杀马特。

    头发是爆炸的原谅色,爆炸到让人想打一顿,耳朵上打了七个耳洞,亮晶晶的耳钉葫芦娃似得排了一排,就连耳朵上的软骨也没有逃掉破洞的命运,脸上画了个大浓妆,粉要涂多厚有多厚,嘴上抹的基佬紫,中剧毒似得,眼影打的荧光粉,假睫毛粘了三层,大秋天,浑身上下就一件露腰体恤,一条破洞百出的牛仔短腿,短到腿跟,没有一点安全感。

    最可怕的是,从别墅被拖出来,她脚上只穿了双一根带子的拖鞋,温茶穿到她身体里,恰巧是她从剧组车上下来,自己提着行礼,要走三里地,才能到交换的住处。

    三里地都是九曲十八弯的石子路,没走两步,石子咯在薄的吓人的鞋底上,把脚丫子磨出一个个血泡,疼的温茶想骂娘。

    不止疼,还有凉嗖嗖的风从身上刮过时那种透心凉,透彻心扉的冷,差点让温茶想换周目。

    原主这个中二病,何弃疗啊!!!

    一路上,温茶走走停停,到目的地时,差点去了半条命。

    “这个就是你住的地方。”

    导演指了指眼前破的裂缝的土块房,在温茶眼睛瞪出血来之前,一本正经的说:“你三个月都要住在里面。”

    温茶望着摇摇欲坠的房屋,真想当即昏迷过去。

    “我不干!”她把行礼往边上一丢,捡起地上的石头砸向节目组趾高气扬道:“你们这些人知道我是谁吗?我特么是金华盛世的大小姐,我爸爸资产上千亿,我要什么有什么!你们这些烂人就给我住这样的地方?!”

    节目组没想到她突然发难,一边没躲开的副导演被石头砸个正着,摸着小腿,疼的飙泪。

    导演做节目已久,见惯了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大小姐,看副导演没事之后,面不改色道:“你要是不愿意,你就没地方住,你露宿街头好了。”

    “我要回家!”

    温茶顶着原谅色,看都不看他一眼,“你们不就是想拿我我爸爸的赞助吗?我可以和我爸爸说让他继续赞助你们,但是你们必须让我回家!”

    导演对她的说辞纹丝不动:“金茶,我们签了合同的,不管你说什么,我们都不会放你走,你必须在这里待满三个月。”

    “不行!”温茶气的抓起地上的土朝他打过去,“你特么是不是聋子,老子都跟你说不行了,你他·妈还装什么蒜?!”

    导演被她打中,眼睛顿时被沙子刺得睁不开,眼泪哗哗的流个不停,温茶看他狼狈的样子,忍不住大笑出来,“活该!”

    一旁的监制看她理所当然的模样,脸上闪过一丝怒火,“金茶,你来这个节目是来改变你的性格,改变你的命运的,而不是在这里和我们撒气,你已经十六岁了,知道自己干什么,如果你还要这样肆意妄为,根据签订的协议,我们节目组可以放着你不管,你是死是活,也跟我们没关系!”

    “是吗?”温茶摸了摸下巴,睁着一双大的怪异的眼睛,眼底一片诡光:“那你就不管我呗,我正好可以沿着路包车回去,你们也不用担心我没钱,我到付,到付什么意思你们知道吧?快递还有到付呢。”

    监制气结:“金茶你这么和我们死犟有什么意思?来变形计是你和你家里人商量好的,你这样无理取闹,我可要打电话给你爸爸了!”

    “打呗!”温茶油盐不进,甚至还递给他一个鄙夷的目光:“你最好快点打,和你签协议的是他可不是我,你要是打通了就跟他说,他要是再不来接我,我就这里割腕自杀。”

    监制:“……”从来没遇见过这么难缠的……

    “金茶,这就是你住的地方,你难道不想进去换衣服换鞋子吗?”导演助理是个性格温柔的年轻小姑娘,她走到离温茶不近不远的地方,动之以情道:“现在天气这么冷,你要是生病了,这里很偏远,看医生会非常困难的。”

    “那就病吧。”温茶抱住肩,朝她眨眨自己的大眼睛,“我爸选了个没医生的节目组,要把我送这儿来病死,真死了,他和你们都高兴。”

    导演助理:“……”这孩子没救了……神经病啊!

    “金茶,我想告诉你,你爸爸和我们不管有什么交易,这个前提都是希望你能够变得更好,赞助我们是在你的基础上,如果他不爱你他不会赞助我们,而我们的节目都是实打实的,想提供给每一个需要帮助的孩子帮助,你在我们这里还是个小朋友,我们包容你,善待你,都是尊重你,不管你怎么看我们,怎么对我们,我希望你理解这一点,我们不会害你,没人会害你。”

    “你们想帮助我?”温茶像是听到了什么可笑至极的笑话,埋头吭哧吭哧的笑起来,好一阵后抬起头望着节目组,嗤笑道:“你们想帮助我可以啊,我接受你们的帮助,你们给我换个别墅,配个仆人,还我手机,电脑,手办,还有信用卡,我保证不给你们添麻烦,还会积极配合节目,想怎么拍怎么拍,保证让你们和我爸都满意,你们觉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

    导演快被这难缠的搞得崩溃了,“金茶,我们说不过你,不想再和你说什么,你自己看着办吧。”

    说罢,他转过身,拉着还在流眼泪的副导演回了面包车上平静自己想打人的心思。

    真是气煞了!

    这种难搞的富二代要是他的女儿,真想两巴掌呼死。

    导演助理见正主都走了,有心想再劝温茶几句:“金茶,你的要求是没人会帮你的,就算你找车回帝都,你爸爸也会把你赶过来,你要是真的想回去,就忘记自己大小姐的身份,乖乖的在这里度过三个月,让你爸爸看到你的变化,到时候你回去就会得到你想要的一切。”

    导演助理长得眉清目秀,说出的话也非常让人舒服,温茶不免多看了她两眼,“你叫什么名字?”

    听到温茶问出这句话,导演助理还有点受宠若惊,这是温茶来这里之后说的唯一一句跟回家无关的话。

    “我叫徐柔。”

    “哦。”温茶下巴昂了一下,哼一声:“虽然你比那群老东西会说话,但我也不会对你刮目相看,你要是识相帮我摆脱这个煞笔节目,我会感激你的,我给你三百万,你觉得怎么样?”

    原本还以为温茶有点软化的导演助理瞬间石化。

    这特么哪里是软化,这就是个以钱压人的傻帽。

    “抱歉,我拒绝你的要求。”

    徐柔摸了一把脸,跟着导演上了车,不再对温茶抱一点希望。

    再上去充好人,她就是傻子。

    这简直无药可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