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0章 宦祸天下(完)
    兰贵妃当天就被拖到刑房打死了。

    听说死的时候,腰部以下的位置都成了肉泥,她和她曾经的那些宫女一样,是被活活疼死的。

    至于那位偷尝禁·果安公公,他的运气也没好多少,他是被拖到刑场,一刀砍掉了脑袋,虽说死的时候痛快,不过他的尸体却被挂在刑场整整三个月,暴尸荒野也不过如此。

    而兰国公,这有着百年历史的侯府,一夜之间被拔去了所有爪牙,满门抄斩,只余下少数女子充公,而新生的孩子却被流放到塞外,自生自灭。

    那座历史悠久,鲜血和耻辱并存的府邸,顷刻间,被一场大火,湮灭殆尽。

    兰国公府与兰家后人,被驱逐出了权力的游戏,并且永远没有翻盘的机会。

    一时间,曾蠢蠢欲动的上京贵族们如遭雷击,一想到兰国公府的下场,恨不得夹着尾巴做人。

    一向爱美人,恨不得将温柔善良的女子宠上天的周帝,却是变了颜色。

    或许是兰贵妃偷吃给他的阴影太重了,他竟并无再扩充后宫的打算,每日去的最多的地方,不再是钟粹宫,而是快被所有人遗忘的金华宫。

    也许德妃的确太过固执,太咄咄逼人,又不够识大体,可是见多了宫里的虚情假意,周帝心中或许终于有了评判女人的标准。

    太过执拗的人,终归不会太坏。

    与心眼多嘴巴甜还借刀杀人的淑妃相比,他或许更喜欢那把刀,更想和德妃有个孩子。

    兰贵妃事件后,司礼监辞别了宫里的职务,一心开始在东厂培养锦衣卫。

    当然,这已经是夏天的事了。

    季府院子里有一处很大的湖泊,六月时,庭院里的荷花都开了,粉粉白白,接天莲叶的,分外漂亮。

    温茶和周大娘一起找了一叶扁舟,在湖里摘荷花酿酒。

    春天酿的桃花酒,还没过瘾就就喝完了。

    两人趁着司礼监不在,决定在酿几坛荷花醉。

    温茶摘了一朵荷叶顶在脑袋上,伸手揪了好几支荷花我在手里,坐在小舟边上,同周大娘嘻嘻哈哈的说笑。

    正午,司礼监从东厂回家用饭,两人装了一船的花,满载而归。

    司礼监走到湖边,温茶站在船上对他挥了挥手,“送你一朵花。”

    他目光一垂,就看到温茶手里颜色不一的荷花,几步走近温茶,把她从船上抱起来。

    温茶在手里挑挑拣拣,哪朵都舍不得送出去,司礼监笑着拉住她的手,也不说话,一副你不送就是不认账的表情。

    边上跟过来的奴婢,偷笑着和周大娘一起把剩下的花都搬去了厨房。

    温茶在原地苦思冥想了好一会儿,才忍痛,抽出了她认为最丑的一朵,递给司礼监。

    司礼监看着她手里的白莲花,再看她一脸肉痛的模样,眼睛里闪过一缕笑意,径自接过来,一点也不嫌弃。

    看他拿在手里,人比花娇,面容如画的样子,温茶又有些后悔,伸手去夺:“把花还回来,我换一朵给你。”

    司礼监摇头,“就要这朵。”

    顺便把手举高高。

    温茶不甘心:“红的也好看,粉的也好看,还有粉白色的,我有很多,你都可以选。”

    “我不选。”司礼监一本正经的摇摇头,“我就要你给我选的。”

    温茶咬咬牙:“那下午,我还要去湖里玩儿。”

    司礼监闻见她浑身沾染的花香,回想了一下自己下午要做的事,点头道:“好。”

    温茶立刻就不在乎他手上的白莲花了,两人拉着手一起回了院里。

    吃过午膳,司礼监去东厂交涉事物,温茶和周大娘,一起做了荷花醉,之后又用剩下的荷花烘干后,做了荷花茶和荷花糕。

    等司礼监回来,两人装了一壶荷花茶,拎着糕点,撑着小舟往湖泊深处走。

    司礼监换了一身深蓝色的常服,把着桨,慢慢的停住了湖中心。

    清新的荷香在临近黄昏的时候分外宜人,半空中偶尔飞过一两只鸣叫的孤鸿,水面上倒映着湖光与花影,让人恍若置身于世外桃源,安静又舒适。

    温茶把温热的茶水倒出来献宝似得递给司礼监,“尝尝,可好喝了。”

    壶中沉了一叶荷花,花瓣舒展开来,淡香扑鼻,分外清爽。

    司礼监喝了一口,茶中带点微甜,倒是适合女孩子。

    “我在里面加了一点冰糖。”温茶眨眨眼。

    “嗯,很好喝。”司礼监放下杯子,揉了揉她的脑袋,郑重道:“你做的很好。”

    “那当然。”温茶扬起鼻子,“等到秋天,院子里的木樨树长大了,结了木樨花,我还要酿木樨酒,做桂花糕,桂花月饼呢。”

    “嗯。”司礼监狭长的眼睛向上,微微弯起来,如同一弦湖心月,看得人心里微恙。

    他似乎已经想象到她兴致勃勃要他刮目相看的模样了,真好啊,他的眼角弯成了一缕新月,星光闪闪。

    温茶扑倒他怀里,亲亲他的眼睛,在他的眼角磨了磨,把他的眼角咬红了,才心满意足的擦干净他脸上的口水,“大人,我好喜欢你呀!”

    她每次表白的次数都很多,不是喜欢你,就是爱死你了。

    按理说,司礼监这一年下来,也快习以为常了。

    可是每一次听到,他都会怔仲片刻,跟丢了魂似得。

    “我也喜欢你。”他点点温茶的鼻子,嘴角克制不住的上扬:“和你喜欢我一样喜欢你。”

    “嗯。”温茶拉着他,和他一起倒在船头的软垫上,和他手拉着手,抬头看天空。

    天空很澄澈,也很悠远,两岸荷花盛开,清风徐来,一池碧顷,伴随着若有若无的虫鸣,时光似乎停了下来,胸腔仿若盛了一碗茶,浅香,温柔,恬静又安然。

    “我觉得自己好幸福呀!”

    温茶握紧司礼监的手,想起原主最后一个愿望,这大概是她想要的生活了。

    没有战火纷飞,勾心斗角,没有铁骑江河,尔虞我诈。

    一切都很好。

    不缺衣少食,为半斗米折腰,不多愁善感,为无常事伤怀。

    最重要的是,你爱的人,就在你身边,如你爱他一般,深爱着你。

    司礼监闻声将她抱到自己怀里,轻声说:“我也好幸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