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8章 宦祸天下(二九)
    从钟粹宫揪出二人后,周帝望着衣衫不整的兰贵妃,面色不是一般的难看。

    不管兰贵妃有没有让他头上长草,这件事极有可能让他颜面扫地。

    作为一个帝王,他绝不可能受此侮辱。

    兰贵妃见周帝面色不对,还没反应过来,她借着安公公的手,就要往周帝面前靠,语气娇弱道:“陛下这大半夜的前来,究竟发生了何事?”

    周帝看着她不施粉黛,眼角皱纹丛生,以及殷切扶着她的安公公,心里怒焰高涨:“朕所为何事?兰贵妃会不知道?”

    兰贵妃……

    这个称呼让贵妃怔住,自打她十六岁那年入宫,成为周帝的妃嫔,周帝对她的称呼,从头到尾只有一句“爱妃”,何时叫过她兰贵妃?

    “皇上息怒。”兰贵妃回过神,走到周帝身边当场就跪下来,“陛下有何事,直说便可,臣妾愚钝,不知错在何处。”

    “是吗?”周帝看着同她一起跪倒在地,战战兢兢的安公公,冷笑道:“钟粹宫兰贵妃,品行不检,不知羞耻,同太监有染,这个罪名够不够?!”

    这句话,如同惊雷在兰贵妃同安公公之间炸响。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周帝竟然会说出这样一番话。

    安公公已经吓得两股战战,不敢直视圣颜,兰贵妃更是出了一头冷汗。

    她心里怕到了极点,皇上知道了吗?他已经查到了自己和修安之事?

    不,不可能!

    兰贵妃不敢相信,她想要勘测到一点眉目,目光却是透过周帝,看到了他身后的德妃。

    跟过来的德妃正咳嗽着,虚弱的靠在宫女的身上,她迎上兰贵妃的眼睛,目光里带着一股从未有过的狠厉。

    昔年,她的那个孩子,她一直以为是玉嫔同冷宫里的那位联手害死的,后来在淑妃的点拨下,她才知道自己大错特错。

    这宫里,哪个女人不希望怀上龙种,又哪个女人希望别人生下皇子?

    玉嫔和冷宫里的那位是自作自受,可是兰贵妃,这个真正将婢女借她人之手,安插在她身边的罪魁祸首,才是真正该死!

    当年那位沛公公,不就是因为安插不到人手,才成了鞭下亡魂不是吗?

    德妃知道自己不聪明,也斗不过这宫里的任何一位娘娘,如果没有家族,她早就被人蚕食殆尽,她没有想和谁斗,她只想有个自己的孩子,但这却是她最大的妄想。

    淑妃点拨她,是想利用她来同兰贵妃斗,可这又怎么样,只要能给她的孩子报仇,她不介意做淑妃手里的一把刀。

    “是你……”

    看到德妃的那一刻,兰贵妃已经心里有数,如果皇上真的有证据,只会让人将她私自废除,而不是带德妃过来,皇上心里一定只是怀疑。

    这么想着,她松了口气,嘴里发出一声嗤笑,看着德妃道:“柳如烟,你失去了自己的孩子,看到我有孩子,心生嫉妒,带陛下来,想陷害我吗?!”

    德妃坦然的对上她怨毒的眼睛,轻笑一声,感叹道:“原来贵妃娘娘还记得那个孩子啊……”

    兰贵妃浑身一凛:“你什么意思?”

    德妃从宫女身上站起身,太监朝着兰贵妃走过来,她苍白着一张脸,眼神却非常明亮:“我以为贵妃已经忘记了那个,还在我肚子里,就已经没了的孩子。”

    这句话,无异于导火索。

    兰贵妃的瞳孔收缩了一瞬,她没想到德妃竟会知道事情的真相,毕竟当初,她将宫女安插在前任淑妃身边,得了淑妃信任后,借前淑妃之手将人安插在了德妃身边,事情进行的天衣无缝,直到东窗事发,德妃第一时间查到了玉嫔,之后顺藤摸瓜才找到了前淑妃,认为她们才是凶手,也丝毫没有查到她身上,兰贵妃得意于自己的一石三鸟,觉得事情早已结束,却不知临头来还要被人扒出老底。

    她当然不能承认。

    “本宫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兰贵妃偏过头,楚楚可怜的看向周帝,“皇上,臣妾没做过的事,臣妾不认,德妃娘娘无凭无据,不能这样冤枉臣妾!皇上要替成妾做主啊!”

    “是吗?”德妃打断她,“贵妃娘娘若是不信,我们何不找到当初一起进宫的宫女,本宫记得贵妃娘娘有个宫女名为碧莲,她应该是最知道此事的了。”

    碧莲……

    不!

    兰贵妃面色大变,碧莲和桃然都是她最早的宫女之一,而且碧莲现在还是修安的对食,她如果同德妃是一伙的,她不敢想象之后会怎样……

    她咬着牙,恨恨的看着德妃:“这跟碧莲有什么关系?”

    “碧莲见证了你的一切!你如果不害怕,就让她出来和你当面对质!”

    兰贵妃听她说的越多,心里就越恐惧,“你休要再污蔑我!皇上是不会相信你的一面之词的!”

    说罢,她又要去看周帝,“皇上,你要相信臣妾,臣妾是冤枉的……”

    周帝听着她们你一言我一语,脑袋都大了,他面色阴沉的可怕,大叫一声:“够了!”

    “当初之事,究竟如何我们马上便知。”他看向身后一直静默无声的大内总管:“林公公,去查安公公的身。”

    相比较于之前的旧事,周帝更在乎自己头上有没有长草。

    新晋的大内总管受过东厂的严格训练,恭敬的行礼之后,就要去拉安公公,安公公吓得浑身发抖。

    这位林公公是季幽的人,不同于之前的兰松,如果真的被皇上知道他是个假太监,他一定会死的!

    他对着地面狠狠地磕了三个响头,求饶道:“皇上冤枉!奴才就是胆大包天,也不敢让皇上受辱!”

    殊不知,他越是这样说,周帝就越疑心。

    那位林公公几乎是狠厉的把他从地上提起来,拉着他就要去屏风后验身。

    德妃漫不经心的叫住他:“此事关乎皇上的颜面,为了事情的真相,不如就光明正大的验。”

    这句话让兰贵妃顿时面如土色,如果说之前德妃关于孩子的事,她还能狡辩,那现在,修安要验明正身,就是晴天霹雳。

    完了……

    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他们完了……

    “不了。”周帝显然没有德妃那么重口,他怕的是安公公如果真是个假太监,对于在场的女性来说简直不堪入目,尤其是他的妃嫔。

    林公公抓起修安提到了屏风后,任凭修安怎么挣扎,也逃脱不了林公公的武力。

    片刻,林公公带人从屏风后走出来。

    周帝急切道:“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