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7章 宦祸天下(二八)
    从太后生辰宴上回到府里,第二天,司礼监就马不停蹄的进了宫。

    温茶自然知道他要做什么,那夜她虽有点醉酒,不过还不至于失去理智,淑妃说的话十有**还记得。

    可正因为记得,醒来后才会对后宫里的女人佩服的五体投地。

    这么隐晦的疑点,都能被淑妃发现,皇帝的女人,果然不能小觑。

    司礼监很快洗脱掉了淑妃身上的疑点,分成两股线,一方查周太医之死,另一方却是布置在钟粹宫。

    等到初春过去,院子里的桃花都落尽了,六品官员带来消息称贵妃身边的安公公已经找人结为了对食。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贵妃娘娘身边的碧莲。

    温茶诧异于他怎么知晓这么多宫闱之事,六品官员腼腆一笑,道:“季大人担心夫人在府中无趣,特派下官来带消息。”

    温茶点点头,那六品官员似是而非道:“上次下官送的那盒玉,夫人可还喜欢?”

    温茶搞不清楚,他问这个做什么,那盒玉,似乎不仅仅是一盒玉那么简单,但司礼监从来没提过作用,她一无所知,可又不能表现出来,只得淡淡道:“被夫君收起来了。”

    六品官员闻言露出一个笑容,并没再提此事,又说了些关于司礼监之事,便起身告辞了。

    温茶等他走后,跑去厢房,从柜子里翻出那盒玉,看到大小不一的形状,她默默叫了声系统。

    系统:“干嘛?”

    她取出最细的一根,“这是用来做什么的?”

    系统开始也认不出,默默地用脑电波扫了一下,脑电波和声音都扭曲了,它努力平静道:“谁给你的?”

    温茶:“别人送的。”

    系统沉默片刻,“你不认识吗?”

    温茶一脸茫然,“认识还问你干嘛?”

    系统又沉默片刻,轻描淡写道:“都是些小姑娘用的饰品,无关紧要,你还是放着吧。”

    温茶见它表现的平淡无奇,暗道自己想太多,把东西放了回去,又跑出去在树下挖桃花酿了。

    只剩下最后三坛了,司礼监再不回来喝就没了。

    系统看她没心没肺的样子,发出了老父亲一般的叹息,伸手将搜出来的东西全部删除。

    还好这个世界的金大腿身残志不残,没有发展成变态。

    司礼监从兰国公府走出来,外面天色渐暗,随行的锦衣卫同他走到一个拐角,单膝跪地道:“回禀大人,属下暗地里审问过娘娘回府时同安公公的状况。”

    “说。”

    “听国公府的下人说,正月初七那夜,贵妃娘娘醉酒,不方便,将安公公留宿于厢房内,而且夜半时,娘娘不知为何发出了哭声,下人想要前去查探,那位公公却道娘娘无事,第二日一早,娘娘便身体便开始抱恙。”

    司礼监眉头一蹙:“具体时间可问?”

    “正是贵妃娘娘回府省亲当夜,正月初七那晚。”

    司礼监的手指动了动,眼睛瞬间浸入一片寒霜,他面上看不出分毫颜色,只道:“去查宫内侍寝薄。”

    锦衣卫恭敬的领命而去。

    司礼监眼神晦暗的抬脚往回走,走至季府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

    温茶正喝着周大娘新熬的青菜虾仁粥,就着小菜吃的满嘴流油,听见管家叫了一声“大人”后,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

    要知道司礼监已经半个月没回府了,她都已经快忘了自己嫁人这档事了,现在听到他的名字,心里还有点怪怪的。

    司礼监目光深邃的看过来,温茶抹了一把嘴,跟小兔子一样窜进他怀里,抱着他跳了两下,全然没有分别的抑郁。

    “再不回来,我都要的相思病了!”

    司礼监抱住她,眼睛落在她嘴上,又看看被她吃的一干二净的小盅,能吃能睡,还能给自己找乐子,没看出来哪有相思病的嫌疑。

    温茶:“我都瘦了你没发现吗?”

    司礼监捏了一把她的肉脸,好像是比之前瘦了一些。

    他心疼的把她抱在椅子上坐下来,大手一挥道:“以后要吃什么,同管家和周大娘说,我们不差钱。”

    温茶当然知道不差钱了,而且还富得流油。

    她窝在他颈间,吸了口气道:“我吃的特别好,除了你,府里可没人敢亏待我。”

    司礼监眼睛一动:“我亏待你了?”

    温茶若有其事的点点头,眼神里是赤果果的控诉。

    一办案就是十天半个月,一会儿时间都没有,换做其他耐不住的好色之徒,早就和他分手了。

    司礼监:“……”说的很有道理嘛……

    温茶一本正经道:“你就是亏待我了。”

    司礼监知道她不满什么,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发,发现长长了许多,比之前更好看了,还有她的妆容,也比之前更上心了。

    但重要的是,没人欣赏。

    这个念头让司礼监嘴角微微扬起,心里有满足又酸涩,他认真道:“是我的错,再给我几日时间,以后我都陪在你身边。”

    温茶见他说的认真,想到他是自己的金手指,做的所有事,不管是职责所在还是其他因素,都是围绕着自己在走,实在是二十四孝好男友,真是让她生不出一点委屈。

    她眨眨眼,故作宽宏大量道:“你说的。”

    司礼监轻轻握住她的手,郑重道:“我说的。”

    第二天一早,司礼监又不在了,温茶在心里询问系统进度。

    系统恨铁不成钢道:“谁让你嫁给他的……要是不嫁给他,我们早就把贱人踢翻在地了好吗?”

    温茶反驳道:“金大腿不是也做的很好嘛。”

    系统怒其不争道:“你已经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天真无邪爱任务的小瘪三。”

    温茶:“你也不是那个总是为我着想,劝我和金大腿在一起的纯情傻白甜了。”

    系统:“……”一句话也说不出。

    温茶:“……”2333~

    在温茶和系统互怼个没完时,皇宫里却掀起了滔天骇浪。

    有人向皇上告状,怀疑钟粹宫的兰贵妃同她身边的安公公有染。

    不管事情真假,这对周帝来说无异于一场惊雷。

    这个告状的人,正是金华宫身体逐渐破败的德妃。

    周帝第一时间带了新晋的大内总管去了钟粹宫,在主殿里找到了兰贵妃和安公公,和他们当面对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