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6章 宦祸天下(二七)
    太后的生辰宴举办的非常隆重,官员们争相把礼物送上去,说了一堆祝福的话之后,便纷纷退了下来。

    司礼监准备的是一颗北海夜明珠,太后眼睛不好,夜照时能用到。

    太后笑眯眯的收下后,还让温茶上前一观,发现温茶果真是个胸无点墨的宫女后,失了兴致,挥手让他们退下。

    司礼监对皇帝忠心耿耿,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按理说,司礼监是不应成亲的,但他娶得是地位低下的宫女,两人之间不会有孩子,又是另说了,堂堂一府大官,放着美娇娘却动不得,只能巴巴的看着,皇帝再怎么小心眼,也不会棒打鸳鸯。

    刷了一波礼物后,宴席上开始歌舞升平,莺歌燕舞。

    温茶坐在司礼监边上,拿着筷子挑菜吃。

    放着味道不提,宫里的膳食总归是难得一见。

    吃了一阵,有官员起身向太后敬酒,作为一个快六十岁的老太太,太后表示一下便过了。

    接下来,几乎都是觥筹交错的时间,温茶吃饱后,百无聊赖的扫过坐在皇帝下方的几位娘娘。

    除却皇后,顺着下来的,是兰贵妃,德妃,还有淑妃等。

    皇后时不时差人给周帝斟酒,下面的几位娘娘各自守着小桌,时不时巧笑言兮的看一眼周帝,眉目含情,看起来分外温婉。

    就连平日里最爱作妖的兰贵妃,最多的动作也不过是放着众人的面抚摸一下自己微微隆起的腹部,引来一干妃嫔的羡嫉。

    其中最恨她的当属淑妃无疑。

    皇上盛宠淑妃,结果却是兰贵妃有孕,这可不在淑妃脸上狠狠地打了一巴掌么?淑妃本就不是什么大度的人,眼见贵妃吸引了皇上所有的注意,自己不流年不利,又沾染上周太医中毒之事,心里早把账算到了兰贵妃头上。

    兰贵妃有孕才一月,替她诊脉的周太医就惨死了,其中若是没什么罅隙,她可是不相信的。

    “姐姐,”淑妃她端起酒杯,朝着自己边上不远处的兰贵妃一笑,“今儿个,怎没见着你身边那位公公?”

    兰贵妃此次出行只带了桃然和碧莲,被这不在意料中的话一问,未免有些心慌,她面不改色道:“怎么妹妹找他有事吗?”

    淑妃摇摇头,似笑非笑道:“前些日子,姐姐每次都会带公公来,妹妹瞧着那公公十分体贴,此次姐姐有孕,便有些好奇,他应当跟上的。”

    兰贵妃扬唇一笑:“他身体不舒畅,本宫准了他一日假。”

    “是吗?”淑妃眼睛里泄露出一丝微光,赞叹道:“姐姐真是心地善良。”

    兰贵妃听不出她究竟想试探什么,不过来者不善就对了。

    “妹妹与其操心钟粹宫的下人,倒不如敬太后一杯酒。”

    “说的也是。”淑妃站起身,将酒杯举起来,对太后说了些吉利话,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

    太后乐呵的夸赞了她几句,其余妃嫔不愿落后,纷纷聊表心意,场面一时间又热闹起来。

    等淑妃的注意力,被敬酒的妃嫔拉走后,兰贵妃蓦然的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面色有些发白。

    淑妃瞥过眼,就能把她看的正着,但是她却丝毫没有表现出来。

    等到宴会结束,外面的天色已经暗的看不见了,温茶昏昏欲睡的靠在司礼监肩头,红着一张俏脸,两靥生花。

    宫里今日因有女眷,特上了一些西域的果酒,那酒入口甘甜,让人口齿生津,极受女眷喜欢,不过后劲却有些重,饮多了便会醉酒。

    温茶贪杯,缠着司礼监多喝了些,转眼就成了小醉鬼。

    等到人都散去,司礼监点了点她的鼻尖,见她反应不大后,抬手将她抱起来,径直往外走。

    他们出去时,官员们差不多退干净,宫门口很静,一个小宫女正守在其中,看到司礼监后,她眼睛一亮,急忙上来行了个礼:“奴婢乃淑妃娘娘的贴身宫女如玉,淑妃娘娘有要事同大人相商,请大人移脚后院。”

    司礼监看着怀里酒气熏染的温茶,顿了一下,“有何事,明日再说不迟。”

    见他拒绝,宫女登时就跪倒在地,惊惧道:“此事着为紧要,淑妃娘娘容不得半点耽搁,请大人不要为难奴婢。。”

    司礼监目光扫过她颤巍巍的身体,没说话。

    那宫女怕他还不应,将头在地上嗑的砰砰响,“请大人移步。”

    司礼监回眸不想搭理,温茶砸吧砸吧嘴,抱住了他的脖颈,嘟囔了一句:“去吧……”

    她以前也是个宫女,知道在宫里讨饭非常不易,不管那位娘娘究竟有什么事,都牵扯不到司礼监头上。

    司礼监低头,用额头碰了一下她的肌肤,发现没有生热后,对那宫女冷声道:“带路。”

    那宫女如蒙大赦,忙不迭的在前方带路,直至淑妃的宫殿前,才停下来。

    彼时,淑妃已经在花园里静候了,看到司礼监她眼前一亮,可看到司礼监怀里的温茶时,她面色微微一敛,柔声道:“半夜还要叨扰大人前来,本宫实在罪过。”

    司礼监并未看她,将温茶从怀中放下来,揽住她的腰,让她舒适的靠在他的肩上,才冷淡道:“不知娘娘有何要事相商?”

    淑妃见他一句客套话也没有,也不失望,目光幽幽落在温茶身上,笑道:“这便是大人的夫人?”

    司礼监对说这些闲言没半点兴趣,“娘娘若是并无要事,下官告辞。”

    “别!”淑妃怎么可能放他离开,也不窠臼于温茶,急道:“是关于钟粹宫之事?”

    司礼监抬起眼睛,淑妃正色道:“大人可还记得贵妃娘娘身边的那个太监?”

    司礼监自然是记得的,不过却是因为温茶的一句话。

    “他怎么了?”

    “平日里他和贵妃孟不离焦,焦不离孟,今儿他没有陪伴在贵妃身边,大人不觉得奇怪吗?”

    “什么意思?”

    “本宫想给大人提个醒,大人不觉得贵妃同那位公公走的太近了么?”

    司礼监面不改色道:“娘娘也说了,他只是个公公。”

    “可即便是公公也需的有个尺度,不瞒大人,本宫在宫里有些眼线,她们可是亲眼见到贵妃整夜整夜都和那位公公待在一起,大人不觉得他们太亲密了吗?”

    司礼监不为所动:“这是宫中常有之事。”

    “那加上周太医的死呢?”淑妃轻笑一声:“贵妃有孕后,周太医没过两天便被毒害,这其中没有贵妃的手笔,本宫是万万不信的。”

    淑妃冷笑道:“如果周太医之死真同她有关,她转手将屎盆子扣在本宫头上,本宫如何咽的下这口气!”

    “娘娘想做什么?”

    “本宫想和大人合作,将这口恶气出了,大人意下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