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5章 宦祸天下(二六)
    周太医之死揭开了宫闱的另一场斗争。

    淑妃牵涉其中,不管有无杀人动机,在她枕头下找出毒药,对于她来说都是难辞其咎。

    淑妃自知着了道,却不同于之前宁死不屈的德妃,反而轻声细语的同皇上一一道明自己没有杀人动机的理由,甚至还点名自己被陷害的漏洞。

    毕竟她就算再怎么白痴,也不可能亲自对一个太医动手,更何况,还这么大意的把毒药放在枕头下面。

    那可是有剧毒之称的鹤顶红,她又不是嫌命长。

    周帝对她正是盛宠,加之她的父亲是大周的镇国将军,后台过硬,周帝自然不能追究她的责任,只道凶手另有其人。

    让东厂继续查办。

    作为东厂督主,司礼监自然接手了这个案子,一连好几日都待在宫里,半夜才回来,有时候甚至不回来。

    温茶每天早上醒过来,发现枕边凉嗖嗖的,那叫一个气呀,结个婚,跟没结一样。

    她爬起来吃过饭,要么去书房看书,要么就是在院子里同周大娘一起种菜。

    初春,冬雪消融,万物复苏,院子里开满了桃花。

    温茶和周大娘种完菜,一起摘桃花做了几坛桃花酿埋在树下,暗搓搓的数日子等酒喝。

    一日夜里,司礼监回来,她抱了个小坛子,窝在桌边睡着了。

    淡淡的酒气让司礼监愣了一下,他低笑一声,抬手把她抱上床,脱了鞋袜和外衣,给她盖好被褥,才抱着她进入了梦乡。

    温茶感觉到他的温度,昏昏沉沉的晃着脑袋,在他怀里嘟囔,“……我还想当宫女。”

    司礼监眼眸一暗:“为何?”

    “因为……那样我就可以常常见到你啊……”

    司礼监抱着她的手僵了僵,过了许久才回过神来,心里像是有滚炙的岩浆沸腾,热的他面上生花,他在她鬓角亲吻了一下,将她紧紧抱在了怀里。

    翌日,温茶爬起来,司礼监已经穿好衣服,站在衣柜前,不知道在干嘛。

    温茶有些惊异,他怎么还在。

    司礼监给她拿了一套漂亮的长裙,淡淡道:“今日太后生辰,你和我一起去。”

    温茶点点头,“宫里的事忙完了吗?”

    司礼监将衣服放到床上,摇摇头,“此事牵涉太复杂,而且形势过于根深蒂固,片刻拔不出根本。”

    也就是说今天过后,还要在宫里办案。

    “跟贵妃娘娘有关吗?”

    司礼监点了一下她的鼻子,“谁告诉你的?”

    “猜的。”

    “不许胡猜。”他将衣服分出来一一递给她,“此事你不必担心,至多月余,我便能辞去大内总管一职,只管东厂之事。”

    “皇上找到更合适的了?”

    “东厂培养出了足够令他满意的。”

    温茶笑眯眯的昂起头:“我这里有个重要的消息,你要听吗?”

    司礼监看着她眼角微翘的桃花眼,眼底微暗:“什么消息?”

    温茶若有其事道:“非常重要的消息,需要你用宝贵的条件来交易。”

    司礼监挑了挑眉,声音喑哑道:“你想要和我交易什么?”

    温茶看他就知道有戏,一把抓住他的手,兴奋道:“我想和你一起进宫办案。”

    司礼监兴趣盎然的目光,登时就凉了。

    “不行。”

    “为什么不行?”

    司礼监冷冰冰的:“太危险了。”

    温茶看他怒不可言的样子,把他的手放在自己脸上,让他消消气,口气无比哀怨道:“让我去嘛,让我去,在家里一直看不到你,我一点也不开心。”

    司礼监目光怔住,似乎没想到她神智清明的时候,嘴巴也会这么甜。

    温茶摇着他的手,再接再厉:“好不好好不好?”

    司礼监忍住心动,一脚把糖衣炮弹踢得老远:“不行,宫里不适合你。”

    “怎么不适合了,你身边不是要带侍卫吗?我一直跟着你,我做你的侍卫。”温茶举三个手指头保证,脸在他手心里自来熟的蹭啊蹭的,“你做什么我做什么,绝不给你添麻烦,好不好?”

    司礼监忍痛把手从她脸上抽开,面无表情道:“不行。”

    温茶:“……”这人真是好无情……

    司礼监揉一揉她的脑袋,承诺道:“我会尽快将案子结束,回来陪你。”

    温茶:“你不想听我的重要消息了吗?”

    司礼监看她不罢休的样子,头疼到不行,又故作好奇道:“你说。”

    温茶:“让我跟着你。”

    司礼监:“你不是一直都跟着我的吗?”

    温茶:“……好了,盆友,你已经失去我了。”

    她放开他的手,把自己窝进被子里缠成毛毛虫,不再理他。

    司礼监围着她打转转,摸摸脑袋,摸摸眼睛,就连亲亲也不管用了。

    他无计可施,只道:“你可以用别的要求来和我交易?”

    温茶伸出脑袋瞄他一眼,故作厌恶道:“我讨厌贵妃娘娘身边的公公。”

    兰贵妃身边人是修安,司礼监很清楚,但他不明白,温茶为什么会讨厌那个人。

    “他欺负过你吗?”

    温茶:“没有……”但他欺负过原主。

    司礼监把她从被窝里拖出来,伸手给她穿衣服:“你要是不喜欢他,那就让他消失好了。”

    “嗯。”

    温茶捧住他的脸亲了一口,凑在他耳边低低的说了句话:“我要给你的非常重要的消息就是……”

    司礼监:“???”

    温茶:“就是,我想亲亲你~”

    司礼监回头就堵住她的嘴:“……”这么宝贵的意见,怎么不早说??

    太后的生辰对于大周来说,是个非常重要的日子。

    不止周帝要准备宴会,宫里的妃嫔,皇子都要有所准备。

    官员不能空手而来,而且中途太后如果有什么心血来潮的,也够让人喝一盅的。

    司礼监带着温茶坐在马车里抵达皇宫时,宫门口已经有不少官员领着亲眷而来。

    司礼监拉着温茶的手,从那车上下来,随手替她整了整凌乱的裙摆,和她一同往宫里走。

    一路上,见到司礼监的官员,无一不走上前来打招呼,就连平日里不进生人的镇国将军也对他点头招呼。

    司礼监的回应十分冷淡,不过众人似乎已经习以为常,有的甚至还上来攀谈几句。

    温茶在一边儿摸摸下巴,看来司礼监很受欢迎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