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2章 宦祸天下(二三)
    第二天一早,温茶就让人从被窝里挖出来了。

    婢女手忙脚乱的拿出新作的婚裙,利落的套在她身上,将她的头发挽起来梳了个美美的新娘髻,然后将早就准备好的纯金花冠戴在了温茶头上,那花冠做工非常精细,一朵朵的金色芍药交叠盛放,边上莹润色的珍珠成串点缀,中间簇拥着一颗嫣红色的翡翠,光是质地就能让人瞪花了眼,看起来非常的庄重华美,在给温茶涂上新娘妆后,镜子里的少女美得有些出人意料。

    婢女们接连赞美了一通后,媒婆眼看吉时已到,给温茶盖上红盖头,将她带了出去。

    司礼监的高头大马已经等在门口。

    媒婆笑呵呵的将温茶的手递给司礼监,司礼监倾身将她抱起来,放在了身后的花轿里。

    温茶捏着喜帕,垂头可以看见他的红衣,想象着他现在的样子,应当还是冷若冰霜,生人不近的模样。

    啧,真是不近人情!

    司礼监的马开始沿街慢慢的往前走,这一路很稳,所有见过司礼监的人,都有些惊愕。

    谁也没想到,东厂那冷血无情的督主,竟会有成亲的一日。

    “真是意料不到!”

    “我不会还在做梦吧!这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了,骏马上的绝对是司礼监,如假包换!”

    “我的天!一直知道督主好看,可今日这身婚服真是英俊到我腿软,当然,如果不是个太监就好了~~~”

    “切!就算是个宦官,喜欢督主的人也从东厂门口排到了千里之外,督主根本不缺姑娘喜欢好吗?”

    “真羡慕能嫁给督主的姑娘,感觉督主很喜欢她,她应该很好看吧~”

    “据可靠消息,应该是个宫女,督主亲自选中的,而且还为了她跟皇上还有贵妃对上了,你就说督主帅不帅吧?”

    “我去!督主放着这么多大小姐不要,偏偏头脑发热的娶了个宫女,还搞得这么隆重,简直亏大发了,他没毛病吧!”

    “有毛病的是你吧!人家督主有个真爱怎么了?”

    “督主办了那么多大案,做了那么多好事,娶个心上人碍着你了?”

    “督主简直男友力爆棚好吗?!”

    “不管你们怎么花痴,我只关心督主今晚怎么洞房……”

    “我也关心这个问题!”

    “我也关心!”

    “我也……”

    “反正大家都关心啦!”

    ……

    一路上的闲言碎语不断,温茶听了一会儿就听不下去了。

    这些人真是无聊,司礼监听见之后不会记住那些人的长相去灭口吧?

    司礼监:“……”如果今天不是要结婚,已经将他们就地灭口了……

    花轿沿着整个上京转了一圈,沿途笙乐齐鸣,身着长裙的婢女撒了一路的花瓣,花瓣散落一地,唯美的让不少人惊呼,这般排场,想不注意都不行。

    司礼监的婚礼虽比不上宫中皇子们的婚礼,却也让人津津乐道。

    毕竟一个宦官娶妻,而且还是这么光明正大的娶,实在太多谈资了。

    等到下午,花轿才慢悠悠的回到了府邸。

    司礼监从花轿里将温茶抱出来,跨火盆,踏马鞍,走过门槛,来到了正厅里。

    屋里是等待已久的结亲司礼。

    等新人站好,他举声高喝道:“一拜天地!”

    司礼监顺势拖着温茶的手拜了下去。

    “二拜高堂!”

    司礼监还是拖着温茶的手。

    “夫妻对拜!”

    司礼监的手,就没放开过。

    “送入洞房!”

    拜完堂,温茶紧接着就被司礼监抱回了屋里,至于其他宾客,司礼监作为东道主,自然是要招呼的。

    但他心性一向冷淡,对于推杯换盏,觥筹交错之事并不感冒,喝了几杯酒,就把客人交给了管家,自己偷偷溜了。

    彼时,温茶正窝在床上数绵羊。

    由于司礼监的身份,被褥下没人敢放红枣,花生一类的吃食,温茶抱着空肚皮,数着指头过日子,心里偷偷等司礼监大人的投喂。

    司礼监端着饭菜走进屋,温茶已经前心贴后背的在床上装尸体了。

    司礼监也不着急,弯腰把她扶正,非常正式挑开红盖头,看到她的瞬间,眼睛闪了闪。

    温茶咧着红嘴唇对他一笑,“怎么样?是不是被我闪花了眼?”

    司礼监取出手帕,擦掉她嘴上的口脂,不置可否道:“快吃点东西。”

    温茶抱怨道:“说句长得好看怎么了?”

    司礼监:“……”说不出口……

    温茶:“……”要他做甚?

    “快吃。”司礼监不给她再说话的机会,把筷子塞到她手里,“都是你爱吃的。”

    温茶也顾不上其他,拿起筷子,直接开吃,把饭吃完后,司礼监捧着她的小脸,上下打量一番,郑重其事的点点头:“我的眼光着实不差。”

    温茶:“……”我要你夸我……

    司礼监:“……”

    他低头亲了一下她沾满汤汁的嘴,又亲了亲眼睛,把她放开,指着身后不知何时准备的热气腾腾的澡盆道:“你今天出了一身汗,先把自己洗干净。”

    温茶:“……”这人居然敢嫌弃她???

    司礼监:“我不想抱着臭娃娃睡觉。”

    温茶:“……”好的,今晚就不用睡床了,再见!

    司礼监:“……”

    司礼监把东西收去厨房之后,温茶洗完澡,就把门反锁了。

    让新郎和外面的雪人一起过夜吧,他一定会很高兴的。

    司礼监回来时推不开门,就知道事情坏了。

    他站在屋门口,有种醍醐灌顶的凄凉。

    他敲敲屋门:“打开。”

    温茶:“臭娃娃不想和你说话。”

    司礼监:“……”

    “开门。”

    “今晚上睡书房。”

    司礼监:“没有新婚之夜去睡书房的。”

    温茶:“你可以当个例外。”

    司礼监:“……”不出大力,是收拾不了这个小家伙了。

    他转过身,走到窗子前,从轻轻一跃,就从窗子里跳进屋了。

    窝在被子里的温茶:“!!!”没关窗户这件事,谁干的?!

    司礼监瞥了一眼洗澡水,径自走到温茶面前,抬手就去掀被褥,要把她拖出来教育一番。

    温茶:“你别掀,我没穿衣服!”

    司礼监一把掀开,看到被子下的温茶,眼睛里划过一抹失落:“骗我。”

    温茶:“……”是你逼我的!

    当然没想到这样拙劣的谎言竟然有人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