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8章 宦祸天下(十九)
    离开了主殿,温茶紧绷的身体松懈下来,她俏咪咪看向身边的司礼监,低声问:“我们现在去哪里?”

    司礼监看她惊魂未定的模样,伸手摸了一下她的脑袋,“回我的府邸。”

    温茶躲开他的手:“我要收拾一下东西。”

    说到收拾东西,她不免想起那些被贵妃还有江嬷嬷摔在地上的配饰。

    有些是玉制的,一摔就碎,走到翠竹苑时,门口仍是一片狼藉。

    季幽的脸色不是一般难看。

    他弯下腰将东西捡起来后,臭着脸跟温茶进了屋,眼底的幽光诡谲而危险。

    “有些还能用。”

    温茶从他手里接过东西,捡了捡,一小半还能用。

    “坏了的,可以修的话,就让人修好。”

    季幽没说话,和她一起把东西都收起来,温茶在宫里除了两身宫女的襦裙,自己内务府的被褥,几乎没什么东西。

    收拾到最后,只拿着司礼监送的首饰,穿着宫女的衣裳,离开了钟粹宫。

    “以后,她都不能再伤害你了。”

    坐在宽敞的马车上,司礼监紧绷的神经松了一刻,把温茶抱进怀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如果不是他及时赶到,这个笨家伙指不定会出什么事,还好……

    温茶老老实实的搂住他的脖颈,对着他的侧脸亲亲,小声的说:“谢谢你。”

    司礼监目光落在她低眉时,格外温顺的脸上,心里热了热,逮着咬了一口她的嘴。

    温茶被他咬的嘴疼,偏头躲着他,还躲不过,恼的咬回去,被人捉着好好的欺负了一顿。

    温茶:“……”为什么就是学不会高超的技巧?

    司礼监松开她时,温茶窝在他怀里,本来不想理他的,可一想到他来时的样子,忍不住问了句:“你怎么知道,我出事了?”

    早上明明说好,正月过去之后才能见面的。

    司礼监的手轻飘飘的探进她的脖颈里,凉飕飕的,从她脖颈上,取出那枚奇形怪状的玉佩,“这个。”

    “这个?”温茶有些诧异,这个难道有什么机关?

    “我养了两只小鸽子,它们略通人性,传递消息时非常便利,我派了一只跟着你。”

    鸽子眼尖而且认主,看到玉佩第一反应就是主人有难,急死了的飞回东厂,对着司礼监哇哇大叫。

    “看到它,我就知道你出事了。”

    温茶想了想,还真有印象,每次扫完地,在树下坐一会儿,就有一两只麻雀同鸽子在树梢上叽叽喳喳的不知道在说什么。

    没想到,这鸽子,还是救命的家伙。

    “鸽子叫什么名字啊?它还在吗?”

    司礼监掀开轿帘,外面不远处一道灰白色的影子正不紧不慢的跟着他们。

    “它叫小一。”

    小一?温茶忍不住笑了一声:“你们取名字都这么随便吗?”

    司礼监面不改色道:“它是我训练出来的第一只鸽子。”

    在东厂,所有的锦衣卫都是有编号。

    只有最好而且最锋利的利刃,才有资格,称得上一。

    “小一很棒。”温茶眨眨眼,“它就像是个暗卫一样。”

    司礼监想过给她身边配个暗卫,到最后放弃了。

    宫里除了周帝身边有暗卫,其余人都不能例外,若是被发现了,是诛九族的大罪。

    他不能冒险。

    温茶却不知道他心里的小九九,好奇的问:“有小一,就有小二了?”

    “嗯。”司礼监想了想那被自己放在皇宫里的另一只小家伙,咬了一口温茶的鼻子,眼睛暗下来,“让你受委屈了,不过这件事,没完。”

    听到前半句话,温茶还有点不好意思,听到后半句,温茶就有点热血了。

    司礼监果然比一般人更记仇。

    “我向你保证,以后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

    司礼监把她桎梏在怀里,目光落在了她血迹干涸的手掌心,那里早就被包扎好了。

    可司礼监看一次,就一次比一次低气压。

    他甚至已经想好了什么时候,什么地点,用什么惨绝人寰的方式,做掉那些心生歹念的人。

    温茶摸了一把他的脸,“好了,以后给我报仇就行了。”

    司礼监瞅着她再看了看,点了点头。

    司礼监虽说是个宦官,不过在上京却有自己的府邸。

    季府是司礼监的宅子,平日里他虽常待在东厂和皇宫,但府宅却被人打理的井井有条。

    季府很大,亭台楼阁,香榭花圃,湖泊水景,一应俱全,却只有四个下人。

    一位管家,一位厨娘,以及两位婢女。

    婢女是从东厂训练出,专门伺候温茶的,其余两人也都受过相关的训练,从温茶到了之后,就守在屋门口,低耳顺眉,十分恭敬。

    “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

    司礼监牵着温茶走到主屋,推开门,宽大的床褥,迎窗的寒梅,尽收眼底。

    温茶难掩兴奋的跑到床上跳了跳,心说受了这么久的罪,总算有个合适的床了。

    司礼监站在门口,等她跳够了,才慢慢的走上前来,坐在床边,明知故问道:“喜欢吗?”

    温茶抱住他的脖子,“喜欢死了!”

    “还有。”

    司礼监拉开不远处的檀香柜,里面全是五颜六色,做工精细的衣裙,各式各样的都有,另两个柜子,一个装的是衣服配饰,一个是女孩子的首饰,东西一看就价值不凡。

    可见准备这些东西的人,有多用心。

    司礼监财大气粗的说:“你以前在宫里,用不到,现下,都能用到了,府里的账册也归你管,你想要什么,无需忌讳,若是不得,便来找我。”

    温茶感动的从床上跳下来挂在他身上,“爱死你了!”

    菜色的襦裙早就穿的她审美疲劳了好吗?

    司礼监真是来解救她的大好人!

    司礼监接住她转了一圈,一向冷刻的嘴角,因一朝夙愿得偿,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他从衣柜里取出一身衣服给她,“先洗个澡,换身衣服,一会儿出来吃饭。”

    说罢,他凑在温茶嘴角亲了一口,转身往外走了。

    温茶回过头,才发现屏风后面冒着热气的澡盆。

    司礼监这个男盆友,真是,太敬业了!

    这样的男朋友,她觉得可以来一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