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7章 宦祸天下(十八)
    “不,不是这样的!”

    夏秋的面色惨然而灰白起来,“我没有那么做,我没有!”

    兰贵妃却是冷笑连连:“碧莲就在外面,你敢同她当面对质吗?”

    夏秋当然不敢,她没想到兰贵妃会把事情猜的**不离十。

    她的确是嫉妒温茶,即便温茶找的不是皇上,而是个太监,可即便是太监,也要分三六九等的,司礼监季幽就是所有宫女想结对食的理想对象,多少人挖空了心思也搭不上线,她不甘心,也不想认命。

    “皇上……”她婆娑着身影去拉皇帝的衣服,“奴婢没有那样做,是贵妃娘娘冤枉我的,奴婢没有!”

    她的声音很尖,听的人只皱眉头。

    皇上心里自然是有数的,他看了司礼监一眼,“事已至此,季爱卿有什么话要说?”

    司礼监面上一派冰冷,目光阴沉的扫过贵妃的脸。

    兰贵妃之所以半路倒戈,可不是为了寻找真相,而是为了以夏秋来湮灭司礼监的火气。

    司礼监再怎么气愤,也不可能在找到引起一系列事情的罪魁祸首之后,还抓着她这个贵妃不放。

    “一切都是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惹起的,”兰贵妃指着夏秋的嘴脸,眼睛里划过浓浓厌恶,“如果不是她,本宫也不会平白受了这么多冤屈,害得皇上和旁人看了笑话,季督主,你说是不是?”

    司礼监上前一步,半跪于皇上面前,语气阴鸷道:“贵妃所言极是。”

    “如此看来,事情已然真相大白。”皇上拍拍贵妃的手,大笑两声,“此事让季爱卿同贵妃之间产生的误会也应一笔勾销,来人!将这不知好歹的贱婢拖下去,施以严刑,杖毙!”

    话音未落,屋子里冲进来几个带刀侍卫,抓住夏秋的手,就往外拖。

    夏秋浑身是血,吓得鬼哭狼嚎,伸手抓住皇上的衣摆就要求饶,皇上一脚将她踢开,面色不悦道:“还不快将她拉走!”

    夏秋心知自己已经无力回天,却还忍不住去乞求温茶和司礼监。

    “小茶,我们不是好姐妹吗?你救救我!你救救我啊小茶!”

    “我不想死,我才十七岁,我不想死!”

    她抱住温茶的腿,鲜血一滴一滴的从身上流下来,“求求你小茶,我真的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你帮帮我,你让大人帮帮我!”

    她知道司礼监是个心狠手辣的婆娘,却奢望司礼监能带自己走,只要司礼监开口了,陛下一定会绕过她的。

    “大人,救我……”

    司礼监抬起脚,毫不犹豫的将她从温茶身上踢开,冷声道:“带走。”

    带刀侍卫马上两人拖走了,徒留下夏秋流下的一滩血渍,温茶站在原地,看着血污,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一旁的贵妃眼见事情解决了,媚笑着钻进皇上怀里,“臣妾之前不知道季督主同臣妾的宫女有情,若不是季督主匆忙赶到,无心之下,恐怕会拆散一对有情人,那臣妾的罪过可就大了,就怕季督主怪罪呢。”

    皇上拍了拍她的手,极有威慑力的目光落在温茶脸上,“边上的可是小茶?”

    温茶同司礼监一起跪倒在皇帝面前,“回皇上,奴婢正是。”

    “宫女小茶,你可是与朕的锦衣卫首领季幽有情?”

    温茶偷眼看了看面不改色,一派冷静的司礼监,诚惶诚恐的点头道:“奴婢很喜欢司礼监大人。”

    皇上摸摸贵妃柔光滑嫩的手背,笑道:“可你只是一介婢女,如何配得上朕的锦衣卫首领?”

    温茶低下头,掩去眼底所有感情,颤颤巍巍道:“奴婢自知配不上司礼监大人。”

    皇上满意的点点头,沉声道:“既是配不上,便老老实实在这钟粹宫当个一等宫女吧。”

    温茶:“……”这狗皇帝怎么不按常理来?难道不应该马上让她和季幽在一起吗?

    季幽凉凉的扫了温茶一眼,接过话茬子:“臣以为不妥。”

    “有何不妥?”

    “臣私自动了凡心,同小茶两情相悦,又是鹣鲽情深,请陛下让臣有个结果。”

    “结果?”皇上的笑容渐渐加深,他扫过战战兢兢,一看就没见过世面的温茶,笑道:“你若想有个结果,大周臣女,任你挑选,这区区三等宫女,怕是配不上你,朕可不能让季爱卿受委屈。”

    “没有委屈。”司礼监的脑袋垂的很低,他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冷:“臣选择了她,便心甘情愿。”

    “好一个心甘情愿。”皇帝大笑着推开贵妃,站起身,“她虽自认为配不上你,缺了点勇气,不过朕也不会棒打鸳鸯,从今日起,朕宣布你同小茶结为对食,自此以后作夫妻相伴。”

    “多谢皇上。”

    “起来吧。”皇上挥挥手,“你把这小茶领回去,朕准你三日休沐,找个日子将喜事办了,再来宫中。”

    司礼监谢过皇恩,拉着温茶站起身,最后看了一眼倚在皇帝身边捶背的兰贵妃,收敛了眼底的阴暗,带着温茶离开。

    眼见司礼监走了,兰贵妃才蓦然的松了口气。

    幸好是皇上来的及时,否则这季幽,恐怕真要冲冠一怒为红颜,将自己斩于剑下。

    她松下心的同时,皇帝周齐意味不明的看了她一眼:“爱妃以后莫要去招惹季爱卿,他与朕有过命的交情,你又是朕的妃嫔,你二人若是产生嫌隙怕是不好。”

    皇帝说的云淡风轻,可话语里的敲打之意溢于言表。

    在皇上心里,她果然是不能同季幽相提并论吗?

    兰贵妃面色扭曲了一瞬,复又笑靥如花道:“皇上说的是,臣妾以后都听皇上的。”

    周帝之前十分受用她的温声软语,但受多了却有些腻,他意有所指道:“钟粹宫里的小黑屋,爱妃是时候撤了。”

    兰贵妃的面色彻底变了,她靠在皇帝背后,没有让他看出来,“可皇上之前不是说让臣妾随意惩戒不听话的宫女吗?皇上转眼就变卦了,臣妾不依。”

    皇帝将她的手从身上移开,面色微冷道:“之前依你,是见你还有分寸,可现在这里出了人命,钟粹宫毕竟不是刑房,爱妃心里要清楚,何事有所为,有所不为。”

    说完这句话,周帝有些疲乏的站起身来,“今日便到这里,一会儿朕会派人来收了屋里的东西,爱妃早些休息。”

    说罢,他没再看贵妃一眼,拂袖离开。

    兰贵妃面容平静的坐在床榻上,等他的声音彻底消失不见了,才狰狞起来,伸手摔烂了边上的盆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