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9章 宦祸天下(十)
    新年期间,钟粹宫的日子要好过许多。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 w..a

    因着新岁,皇上特批了贵妃几天省亲假,贵妃心里再怎么郁结,一想到要回娘家,不免露出了些许笑容。

    贵妃的娘家虽不像德妃淑妃的一样,在朝中举足轻重,但贵妃作为嫡女,在宫中得势后,回娘家,也是受尽追捧。

    一想到回家之后的风光,贵妃哪还管的着淑妃,带着安公公,江嬷嬷,就出宫了。

    宫里独剩下几个宫女,凑在一起过了新年。

    等到贵妃回来时,已经是初八,年过了大半。

    温茶把地上的积雪清干净时,抬眼看到了从轿子里往下走的兰贵妃,她扶着安公公的肩从轿子里有出来后,整个人像是站不稳,倚在了安公公怀里,那眼底生花,眉眼如丝的模样,与走之前大不相同,安公公虽然同之前一般恭敬,可面上的神情,也有些不一样。

    应当是省亲期间,发生了些与众不同之事。

    温茶摸了一下鼻子,躲在了树后面,等二人举步往里走,相依相扶,温柔缠绵的模样,真是要闪瞎人眼。

    等人走过了,温茶在脑海里叫系统,“两人开始了?”

    系统打个哈欠道:“早就开始了,只不过刚突破底线而已。”

    也就是说,兰贵妃早就知道安公公不是太监,但在宫里,两人没找到发展的机会,到了宫外,没了宫里的紧迫,两人顺水推舟,郎情妾意,才有了突破性发展。

    系统:“剧情已经开始了。”

    温茶点点头,在原地冷了一会儿,直到两人双双进了主殿,才慢腾腾的从树后走出来。

    此后每天夜里,主殿里都没有再留宫女,就连江嬷嬷也能睡个饱觉,安公公和贵妃娘娘整晚整晚都待在一起,宫女们虽觉得两人之间的关系太过紧密,但一想到安公公的身份,就没往他处想。

    到了正月十五这日,宫里又办了一场宫宴,宴请了朝中所有大臣,贵妃收拾收拾,带着安公公赴宴去了。

    温茶穿上厚衣服就往外走,夏秋问了她一声,听她说是出去看雪,心里来了劲,要和她一起去。

    温茶不敢带她去见司礼监,语气淡淡的拒绝了她,夏秋抑郁的窝在被窝里没说话,不过目光却带着刺目的审视。

    温茶把一切藏的很好,能瞒过其他所有人,可却瞒不过夏秋,她们虽同为宫女,但夏秋要比温茶的地位要高一些,再加上她心思细腻,早就发现温茶有些不一样。

    平日里裂缝的手指也不裂了,三等宫女的衣服看起来也变厚了,最重要的是,她的脸上没有其他宫女待久了的郁结和阴戾。

    她看起来没变,还是和她们刚进宫时一样,天真,快乐。

    这让夏秋心里不高兴,非常不高兴,因为她变了。

    待在贵妃身边久了,同桃然以及江嬷嬷相处的时间里,她变得和之前不同了。

    她也想去更高更好的地方,她也想得到好东西。

    这种心思,在她发现温茶手上有油脂膏的时候,浓烈到了极致。

    她嗅觉灵敏,闻得出温茶手上的味道,跟宫女们用的不同,分明就是和兰贵妃手上的味道一模一样。

    温茶怎么会用得起这样的香脂?

    那样的香脂可是千金难求,然而温茶,一个三等宫女,却用了快一个冬天。

    她有些不甘心,她比温茶穿的好,比温茶爱打扮,长得也比温茶好看,那个人凭什么选温茶?

    她私心里认为温茶背后有贵人,可是能够进钟粹宫的男人,整个大周仅有一人。

    一想到那人身份,想到他和温茶厮混在一起的模样,夏秋心里像藏了一条阴冷的蛇,纠缠着想要和温茶一起出去。

    温茶可以,凭什么她不可以?

    但是温茶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她。

    她不甘心!

    那条蛇搅在一起,撕咬着她的心肺,让她生出了太多不该有的绮念。

    她的目光紧紧的落在温茶脸上,没了最初的纯良,像是一把刀,要划烂温茶的伪装,她语气冷冷道:“你要去见什么人?”

    温茶愣了一下,没想到她会问这个,“我就是出去一下。”

    “别骗我了!”

    夏秋把被褥一翻,站起身走到温茶面前,语气不善道:“我知道你要去见谁,你要是不带我去,我就把事情告诉贵妃娘娘,你知道娘娘的,她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温茶早就料想过她会一朝翻脸,夏秋虽然善良,可是这后宫就是吞没人性的利器,再善良的人,如果没有定力,也会失去自己。

    夏秋,已经不再是她所认识的夏秋了。

    从夏秋是二等宫女,她是三等宫女开始,两人的关系就变了。

    温茶对上她的愤怒,微微一笑道:“你觉得我要去见谁?”

    夏秋想也不想,张嘴就要喊出那个人的名字。

    温茶淡淡打断她:“今天是元宵,你觉得我能见到谁?”

    一句元宵,把夏秋所有的话堵死。

    是了,今天是元宵,那个人应该在宫宴上,同百官宴饮,而不是舍本逐末的来看温茶。

    温茶如果真的想见谁,也不可能是那个人。

    夏秋瞠目结舌的盯住温茶,半晌说不出一句话。

    温茶却是笑的,“前些日子,二等宫女和三等宫女居住的地方已经分出来了,明日一早,我就去请示江嬷嬷,我会搬到三等宫女的住处。”

    说完这句话,温茶没再说什么,拿着花灯往外走。

    夏秋穿着一身亵衣站在原地,门缝里透进一股森冷的风,冷到夏秋浑身打颤,她猛然回头,才发现眼前已经没了温茶的踪迹。

    夏秋取出棉衣套在身上,急急忙忙的追出去,远远的看到温茶的身影停在了宫门口。

    她身边什么人也没有,似乎就是在看雪。

    可夏秋是不信的。

    她慢慢的走近了,正要看清楚时,看到了那个从宫门前小路上走过来的身影,如遭雷击。

    那个人,怎么会是,怎么会是他?!

    温茶数了几只绵羊后,司礼监从从宫门外走进来,伸手摸了一下她的脑袋,轻声道:“我来了。”

    温茶站起身,正要说话,司礼监已经抓住了她的手,淡淡道:“马车就在宫门口。”

    温茶诧异的抬起眼睛,司礼监眉目清冷道:“今日是上元节,上京有花灯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