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6章 宦祸天下(七)
    她的惊惧让司礼监面色更冷了,整个人笼罩着一层黑气,看得人胆颤欲裂。

    “那个,”温茶把拿着馒头的手往后藏了藏,结结巴巴道:“不,不是,馒头没有很难吃……”

    没有很难吃,已经是非常委婉的说法了。

    她是个南方人,本来就不喜面食,到这里吃了一个多月的白馒头,没疯是她有影后的演技。

    司礼监居高临下的盯着她慌乱的眼睛看了片刻,脸上没什么表情,冷冷道:“你叫什么名字?”

    温茶:“!!!”还问名字?这人莫非要报复她??

    “奴婢小茶。”

    司礼监扫她一眼:“我指的是你进宫前的名字。”

    “奴婢进宫前,名唤,钟茶。”

    钟茶……

    司礼监眼底一暗,继续道:“年方几何?”

    “十六。”

    “为何进宫?”

    温茶:“……”这人问题怎么这么多……

    “奴婢自幼家贫,家中爹娘兄长生活艰辛,特到宫中谋生。”

    她回答的中规中矩,眼睛里也一片坦然。

    司礼监上前两步,极高的身体将她笼罩在自己的阴影里,目光像是刀子一样,在她脸上划过,将她的眉目,鼻子,甚至是嘴唇下巴,甚至是脸上的婴儿肥,一刻一刻,看的清清楚楚。

    任凭温茶心理素质好,也有点招架不住这种要杀人的目光。

    “那个……大人……”她偷偷瞄他一眼,喏喏道:“奴婢可是犯了什么错?”

    “无。”

    温茶:“……”那堵在这里做什么?

    “抬起眼睛,看着我。”司礼监在她耳畔,声音薄冷道。

    温茶抬起头,司礼监伸手掐住了她的下巴,眉峰藏了冰雪一般冷涩:“对我笑一笑。”

    温茶:“……”这人神精病啊!

    冰冷的手指让温茶下意识打了个寒颤,片刻,她发挥了堪比影后的演技,露出一个扭曲的笑容。

    好吧,影后的演技也拯救不了她心里发毛。

    扯开嘴角后,婴儿肥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小小的酒窝,看起来像是梨花之蕊,沾了一点喜意,分外可爱。

    司礼监眼底的晦暗越发浓郁,他放开她的下巴,没再说一句话,转身就走了。

    转身?就走了?

    温茶盯着他恶鬼一样的背影看了看。

    所以,他到底是来做什么的?

    温茶也懒得去管他究竟是干什么的,她把已经捏的变形的馒头偷偷埋在花园里,拿着扫帚往回走。

    当日夜里,钟粹宫的晚膳还是馒头,不过终于有碗清粥可以暖暖胃了。

    夏秋近些日子回来的也早,主殿里,有安公公在,晚膳过后,贵妃娘娘难得体恤,让她们回来休息,只余下了安公公看灯。

    因着德妃娘娘一事,宫里一下折了三员劲敌,皇上似乎有些乏了,常常来钟粹宫,贵妃的脸色也好了,平日里对奴才也没那么苛刻,夏秋回来,两人就在被窝里说悄悄话。

    夏秋兴致勃勃的问:“你今天见到那位督主了吗?”

    温茶想了想点点头,“他可真吓人。”

    夏秋也有同感,“我站在门口,看着他的时候,和桃然姐姐吓得脸色都白了。”

    桃然是和夏秋一样的二等宫女。

    “桃然姐姐下来之后,腿都有些发软,还好,督主没看我们。”

    温茶忍不住发笑,调侃道:“那贵妃娘娘估计也被吓得腿软了。”

    “可不?”夏秋眼神认真道:“贵妃娘娘坐在软榻上没让我们看出来,不过安公公可是给娘娘按摩了一下午。”

    “那可真够累的。”

    “那是啊,”夏秋摇摇头,感叹道:“近几日,娘娘万事都是安公公打理的,不管是饮食还是衣着,都离不开安公公,就连平日里江嬷嬷给上脂粉,挽发这等事,也要经安公公的手,做公公的,真是辛苦。”

    夏秋眉宇间都是替安公公愤懑的模样。

    温茶收起笑容,淡淡道:“安公公照顾娘娘,本就是分内之事,你还是不要替他着急,恐是安公公愿意做这些。”

    夏秋看她说的认真,也没多想,“你说的对,安公公跟娘娘在一起,笑意荣荣的,这样也挺好。”

    “嗯,”温茶替她扯了扯被子,“睡吧。”

    “好。”

    翌日,夏秋一早就去当值了。

    温茶起床后,喝了碗粥,便去院子里扫落花。

    木樨花自然快凋尽了,等到树叶发黄时,冬天就来了。

    扫完地,温茶坐在角落里慢悠悠的捶腿,捶了一会儿,空气里,不知哪里,忽然飘过来一阵浓郁的肉香。

    温茶鼻子动了动,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她这一个多月不沾肉的人,真的快馋死了好吗?

    她寻着气味站起来,正要看看香气是从哪里传来的。

    抬起头,才发现一袭黑蓝色的身影正立在她不远处,手里捧着一簇新鲜荷叶,那气息,就是从荷叶上发出来的。

    温茶可怜的吸吸鼻子:“……”这人怎么又来了?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昨儿才见过的司礼监。

    温茶站起身,又要对他行礼,司礼监抬脚就朝她走过来,捧着荷叶的模样,跟他一身全然不搭。

    随着他越走越近,那股香气就越来越香,香的温茶肚子里生了虫子似得,抓心挠肺的。

    这人莫非是为了报复她,所以才这么狠,要用好吃的来让她长记性?

    走到温茶面前,司礼监冷冰冰道:“肚子可是饿了?”

    温茶:“……”饿死了都!

    “吃吧。”

    他把荷叶兜着的东西往温茶手里一塞,转身靠在了那棵还在落花的木樨树下,目静静地落在她身上。

    温茶简直受宠若惊。

    这司礼监,竟然是来给她送吃的?!她不是在做梦吧?

    她捧着荷叶,目光灼灼的看向司礼监,也不害怕,也不心慌了,她惊喜道:“这,真的是……给我的?”

    她眼巴巴的样子让司礼监动了一下眉头,面色郁郁道:“吃。”

    温茶:“……”必须吃啊!

    “谢谢督主。”

    她窝在树边,刨出荷叶鸡,肚子响的那叫一个没面子。

    不过那位司礼监大人跟没听见似得,目光在她身上停了一会儿,就移开了,望着门外的小路,神色肃冷而威严,似乎做这种事的人,不是他一般。

    温茶大快朵颐的狼吞虎咽之后,才想起问一句:“您吃过了吗?”

    司礼监垂眸盯她一眼,看她没出息的样子,再看看她手里的一片狼藉,嘴角动了动,没说话。

    温茶:“……”她是被嫌弃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