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5章 宦祸天下(六)
    不管德妃究竟用了什么手段,能查到淑妃,皇上就不可能袖手旁观。

    铁证之下,淑妃根本逃脱不得,念在淑妃父亲是礼部尚书的份上,皇上没有赐死,而是将她打入冷宫,一辈子不得外出。

    至于那位拼死拼要为自己孩子找凶手的德妃娘娘,也在皇上眼前招了恶,再难受到垂怜。

    男人是感官动物,都喜欢糊涂一些的女人,一个女人就算再如何精明,在男人面前也不可浮于表面,德妃的固执让帝王心惊的同时,也同样心生反感。

    温茶扫完一地落花时,天色渐渐冷了下来,再过不久就要入冬了。

    难得偷了会闲的夏秋拿着吃食过来,和她一起坐在门沿外吃东西。

    “听说兰公公因为没有查清楚德妃娘娘之事,被皇上遣到了东厂督主底下翻看卷宗去了。”

    温茶眨眨眼:“那现在的大内总管是……”

    “由东厂的季督主担任。”

    “季督主?”

    温茶剧情里没这号人,“季督主是东厂最大的官儿吗?”

    “是啊,”夏秋的眼睛非常亮,“听说,季督主是来宫里当值的,等培养出了新的大内总管,季督主还要回东厂监督锦衣卫。”

    温茶点点头,心里对这季督主没什么感觉,只当兰松下马之后,她的任务要好完成的多。

    “听江嬷嬷说,今天是季督主任职的日子,一会儿,督主会来这里和各宫的娘娘打招呼,你要是好奇的话,可以藏在花园里偷偷看他一眼。”

    温茶:“……”我一点都不好奇。

    夏秋吃完东西,就和温茶告别,回去当值去了。

    温茶又坐了一会儿,把花瓣都收起来,才慢腾腾的往回走,没走几步,身后忽然传来一阵沉稳的脚步声。

    她在木樨花树下,轻轻回眸,看到来人时,微微一愣。

    只见来人身着一身黑蓝相间,胸口纹有独脚凤衣袍,手持长剑,头戴红帽,脚步凌厉,正从钟粹宫门口的小路走来,直奔她所在的位置。

    走到近处时,可见男子面色苍白,嘴角薄削,眉目间暗藏晦涩的阴郁杀机,眼底一片阴鸷,十分可怖。

    这样的人物,温茶前所未闻,不由得把扫帚放到一边,恭恭敬敬退到一边儿,正要去唤江嬷嬷出来。

    那浑身煞气的人已经走到了她面前。

    低气压,像是蔓延到了空气里,让人喘不过气来。

    那人身后跟了两个和他打扮极大不同的小太监,其中一个伸出脑袋,朝温茶问:“前面可是贵妃娘娘的宫女?”

    温茶急忙上前行了个礼,低头答道:“奴婢正是。”

    那太监点点头,道:“这次我们督主前来,须得见上娘娘一面,且去通报一声。”

    温茶求之不得,应声之后,也没抬头,拿着扫帚就往主殿跑。

    三人见她吓得落荒而逃的模样,表情有些微妙。

    等到温茶把事情禀报给江嬷嬷,那位督主很快被请到了主殿内。

    贵妃娘娘面带笑容的接见了他。

    这虽是个架空时代,不过,这个时代,和明朝的制度有些相似。

    中央实行内阁制,内阁受控于司礼监,而那位督主,正是大周位高权重的司礼监,不止掌管内阁,还担任了东厂督主一职,管束着隶属于皇上的锦衣卫,权位不亚于一朝宰相,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他虽是个阉人,可这后宫之内,又有谁敢小瞧他半分?

    就是贵妃也得让人给他端茶倒水,客客气气的。

    兰贵妃也是不敢直视这位司礼监的眼睛的,她目无着处,微微笑着:“听说督主近日要在宫内活动?”

    司礼监似乎没发现她的窘境,语气冰冷道:“保护皇上,是本督主的指责。”

    贵妃依旧是赔着笑脸:“督主暂代内务府总管一职,那之前的兰公公,不知去了何处?”

    “兰公公自有去处,”司礼监眼睛一凉,盯住贵妃,声音像淬了冰一样阴冷,“东厂马上会为陛下挑选出一位合适之人,娘娘不必担心。”

    一听到兰松不能继续任职,贵妃的脸扭曲了一瞬,复又笑道:“督主为皇上办事,真是有劳了。”

    司礼监面不改色道:“责任所在。”

    他口气非常寒,不止贵妃受不住,就是四周留守的宫女也有些打颤,生怕这位督主有什么忌讳。

    贵妃勉强又跟他说了些话,见他油盐不进,一派阴森的模样,也歇了试探他的心思。

    “这段时日,就有劳督主护卫宫里的安全了。”

    司礼监冷淡回应,“娘娘若无其他事,本督主就告辞了。”

    兰贵妃不敢留他,顺水推舟道:“好。”

    司礼监站起身,桌上的茶水没动分毫,身下的位置也是冰冷的,他对着贵妃行了个礼,带着人,头也不回的离开。

    兰贵妃在软榻上缓和了片刻,喝了一杯热茶才缓过来,她忍不住啐了一声:“这东厂督主,果真是满手鲜血,毫无人性的怪物。”

    安公公在一边走上前来替她捏捏肩,“督主大人统领皇上的军队,自然是有些本领,可娘娘也是后宫里最矜贵的主子,自然娘娘要体恤的多。”

    贵妃听他说话,忍不住笑了一声,抚上他的手背,嗔怪道:“就你会说话。”

    司礼监走到门口时,轻轻侧目在木樨树下看了一眼。

    身后的小太监忍不住低声问道:“督主在找什么?”

    司礼监摇了摇头,继续往前走,走到门口,见着那偷偷藏在树荫下掰馒头的小姑娘,脚步顿了一下。

    身后的小太监都是有眼色之人,瞧着那小姑娘生的唇红齿白,眉目灵动的模样,再想想督主的年纪,心里稍微有数,脚底溜油的先往前走了。

    温茶在心里恨恨的跟系统抱怨馒头难吃的一百种理由,抱怨到都快吐了,才捡起地上的扫帚,正准备继续干活。

    抬眼就看到那不远处,目光晦涩,一身阴气的司礼监。

    温茶:“……”这人什么时候来的……

    她把东西放一边儿,赶忙行了个礼,恭顺的叫了声:“见过督主。”

    司礼监看她温顺的模样,眉头拧起来,带着眼里一片暗色,更吓人了。

    温茶忍不住后退一步,心里思索片刻,道:“督主可还有什么事情吩咐?”

    司礼监看了一眼她捏在手里,都捏烂了还没吃的馒头,薄唇轻启,声音森寒道:“馒头不好吃?”

    温茶被他吓了一跳。

    这人管东管西,不会还要管她浪费粮食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