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4章 宦祸天下(五)
    扫完地,温茶慢腾腾的往回走,半路遇到了守在门口的夏秋。

    夏秋不久前晋升为钟粹宫的二等宫女,一身碧绿色襦裙站在宫门口听人差遣的样子,看起来非常恭顺。

    温茶悄悄对着她眨了眨眼睛,小姑娘笑起来,漂亮的杏眸带着些同谊之情。

    温茶把扫帚放好,去膳房拿了两块馒头,偷偷塞了她一块,便又听着江嬷嬷的话,重新拿着工具后钟粹宫大门口扫地。

    贵妃娘娘是个爱干净的主儿,宫里上上下下,就连屋顶上有一片落叶也得给收拾干净了。

    温茶结结实实的打扫了一整天,等到天色暗下来,悄悄地坐在宫门口的一棵树边,把晨间的馒头拿出来掰着吃。

    一边吃,一边跟系统抱怨古代的种种不好,吃顿好的都赶不上。

    系统懒得理会她的吐槽,甚至还很乐意在她伤口上撒盐巴。

    温茶苦逼的吃完馒头,就要回去,边上经过一个急匆匆的小宫女,边跑边对身后的小太监说:“周太医还没来吗?娘娘现在肚子疼得厉害,若是出了岔子,我们可就完了!”

    她身后的小太监也是心急:“小的这就去催促,清月姐姐莫慌,先回去照顾娘娘,我一会儿就带周太医回来。”

    那叫清月的宫女犹豫了一下,没再跟着太监身后,只嘱咐他快些,转身急匆匆的往回走了。

    温茶瞥了一眼她走的方向,好家伙,可不就是离钟粹宫最近的金华宫吗?

    前些日子,兰贵妃为了金华宫那位小主子,气的茶饭不思的,按照今天这一朝,接下来就应该更食不下咽了。

    温茶坐了一会儿就往回走,没过一会儿,就有消息从金华宫传来。

    那位没来多久的德妃娘娘已经有了一个月身孕。

    这可乐坏了皇上,一道道指令也都颁布下去,好东西一批一批往金华宫送,可把那位娘娘当成了心肝宝贝,从宫殿里传来的爽朗笑声溢于言表,只差德妃提品阶了。

    大半夜,东西摔碎的声音一阵接着一阵,兰贵妃摔碎了一尊白玉打磨的玉如意,一座珊瑚雕饰,就连她最喜爱的清雅兰花簪,也被摔了个稀巴烂。

    值夜的夏秋战战兢兢的换班下来时,身体不住打颤,手脚都是冰凉的。

    “若不是安公公安抚住了娘娘,我恐怕,恐怕……”

    小姑娘和温茶窝在一起,害怕的眼睛都红了,“这日子,我过不下去,小茶,我太害怕了……”

    温茶顺着背安抚她,提议道:“要不,你向江嬷嬷请示,和我一起当个三等宫女。”

    “不,”夏秋摇摇头,坚决不同意,“我爹生病了,病的很重,需要很多银两,如果降为三等宫女,我爹一定会死的……”

    她说的很惊恐,这让她撑足了劲,瞳孔里爆发出一阵光芒,“以后,我细致些,再细致些,让娘娘挑不出我的错处,一定可以的。”

    温茶自知劝不动她,也就不再多劝,“那你以后,可要多个心眼,有什么拿不准的,回头跟我说一声。”

    夏秋点点头,两人挤在一起,窝窝囊囊的睡了。

    第二天一早,兰贵妃的气色果然不好,连平日里最爱的莲子粥也食不下,伺候在一边的宫女们,更是屏息凝神,生怕迁怒到自己身上。

    然而,这位贵妃似乎转了性子,对着安公公模棱两可的说了句,“总归是不长的”之后,便再没了动静。

    宫女们听不懂她话里的意思,不过,只觉这话,有些匪夷所思。

    没过几日,德妃娘娘在花园散步,没踩稳,从亭子里摔进湖里的事如同巨型炸弹,在宫里炸开。

    德妃娘娘受寒,刚怀上的麟儿,当即便滑了胎,太医甚至诊出,德妃娘娘身子骨弱,日后恐难有子嗣的断言。

    那位还没高兴两天的娘娘如遭雷击,整个人像是丢了魂一般,痴痴傻傻的,抓着皇上的手,说是有人故意害自己,务必要让皇上揪出凶手。

    皇上暴怒不止,不止将当日的奴才全部杖毙,更是答应,要抓出罪魁祸首,给德妃娘娘一个交代。

    德妃虽说是一宫之主,统共来说也不过是个年方十九的姑娘,心思单纯,哪会深谙后宫的处世之道。

    皇上修的是帝王之术,但对后宫的腌臜事,不可能没有眉目,当即派出大内总管兰松彻查此事,更是立下五日之内,务必找到凶手的生死令,否则就让兰松为那没出生的孩子陪葬。

    兰松哪敢耽搁,当即就应允下来,带人各宫搜寻证据,搜到钟粹宫时,兰贵妃的脸上露出了些许笑容,这样的笑容很快被担忧掩盖。

    兰松是兰贵妃的远方亲戚,曾经甚至还爱慕过兰贵妃,这样的事,宫里是没人知道的。

    兰松自然是没在钟粹宫搜到什么证据,不过很快在另一处宫里收到了谋害德妃的铁证。

    紫玉宫里有位新晋的嫔,受了皇恩之后被封为玉嫔,在德妃没来之前,还算受皇上喜欢,心里便有些沾沾自喜,可自从德妃来了之后,皇上夜夜栖在金华宫,玉嫔心里气不过,便扎了小人诅咒德妃。

    东西是从玉嫔的床下搜出来的,证据确凿,皇上愤恨之下,赏了玉嫔一丈红,那玉嫔竟被活生生的打死了。

    这件事看似解决了,但金华宫里依旧一片阴郁,德妃虽然单纯,可她不傻,根本不相信仅凭一个玉嫔就能谋害自己的孩子,她一直向皇上乞求要找到真正的凶手,皇上起初还能念在她没了孩子的份儿上哄哄她,时间一久,便觉得头疼,也就不爱去她那儿,反倒常常来钟粹宫同贵妃一起喝茶下棋。

    那位德妃娘娘又岂是善罢甘休的主?

    她很快就传信给了宫外的宰相,要将真正的毒蝎心肠揪出来。

    宰相疼惜爱女,自然不可袖手旁观,给女儿在宫里埋个定时炸弹,他立刻动用了宫里给女儿埋下的眼线,一步步将事情查了个水落石出。

    原来,当日德妃并不是不小心落水,而是被身边的宫女不经意推下水的,那宫女虽死,不过顺藤摸瓜下,竟然查到了贤良淑德的淑妃身上。

    这对后宫来说,无异于,又一场惊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