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0章 宦祸天下(一)
    “钟粹宫这次要挑两个新宫女,你们谁想去侍奉兰贵妃?”

    偌大的庭院里,萱草微醺,一身柴灰色宫衣的女人,正面容严肃的盯住眼前的十几位嫩的出水的少女,语气冰冷道:“兰贵妃,可是皇上最宠幸的贵人,这次选宫女,也是因着之前的宫女年岁大了,被打发出宫去了,你们谁要是想去兰贵妃那儿,一会儿,就让当值的沛公公来领人。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 w..a”

    庭院深深,微风吹拂而过,身着宫女裙的少女们纷纷垂着头没说话。

    谁不知道,宫里边儿,最难伺候的就是那位兰贵妃,说是最得皇恩,心地善良,实际上是个心狠手辣的主子。

    自从年岁大的宫女被遣送出宫之后,兰贵妃那儿去了好几拨人,可没过几天,这些人,不知怎的,不是沉井溺毙,就是出了个什么岔子,被兰贵妃发到刑房活活打死,听人说,那被打死的宫女,浑身骨头都碎了,身上没一块好肉,被拖出去喂狗时,狗都不吃。

    再想要登天的宫女,听了这事儿,也觉得心里发怵,不敢再奢求去兰贵妃那儿,只想待在安稳的地方,拿着月奉,挨到二十五岁,出宫找个好人家。

    “没人去吗?”

    平日里培养宫女们的于嬷嬷口气不善起来,目光跟钩子似得盯着人看,“若是没人去,兰贵妃那儿没个交代,到时候来人,你们可吃不了兜着走。”

    十余个少女,被吓得胆战心惊,纷纷抖着身子不敢说话。

    “哼!”

    于嬷嬷气的嘴巴打颤,正要指两个人出去,站在中间的一个少女,忽然大起胆子叫了一声:“麽麽,奴婢愿意去伺候娘娘。”

    于嬷嬷闻声看去,是个才进宫的小姑娘,生得唇红齿白,眉目如画,跟年画里走出来的娃娃似得,嫩生生往哪儿一站,像根绿油油的小竹笋,精精神神的,非常讨喜。

    于嬷嬷面色一敛:“你叫什么名字?”

    小姑娘急忙行了个礼,恭恭敬敬道:“奴婢小茶,之前在御膳房帮厨。”

    “我知道了,”于嬷嬷招招手:“你出来,一会儿,就跟着沛公公去伺候贵妃娘娘。”

    “奴婢遵命。”

    定下了一个宫女,于嬷嬷沉声道:“剩下的还有谁要去?”

    见到有人愿意去钟粹宫,其他几个宫女推推搡搡,出来了一个小姑娘,“奴婢夏秋也愿意侍奉贵妃娘娘。”

    “好。”于嬷嬷干枯的脸上露出一个别扭的笑容来,“你们俩一起去。”

    这位嬷嬷也是知道兰贵妃的事儿的,因着心里有些芥蒂,才问了问谁要去,平日里,指了谁去,谁就得去,这一次,可算是做了回好事。

    看到有人愿意去送死,其他人都松了口气,纷纷散了。

    等到钟粹宫的沛公公过来领人时,两个宫女跟在公公后面就去了钟粹宫。

    钟粹宫,是仅次于皇后的凤栖宫,最华丽的宫殿了。

    兰贵妃也是宫里仅次于皇后的妃子,宫里景色怡然,奇珍异草无数,合着宫殿上发光的琉璃瓦,地下莹润的白玉石,整个宫殿看起来非常华贵。

    把人领到外面后,那位容貌英俊的沛公公率先进了贵妃的主殿,进去禀报了一声。

    片刻,贵妃就教她们往里去。

    打开雕花大门,主殿飘来些许熏香之气,华美的鸳鸯戏水屏风后,一身云芝瑞草宫裙,头戴十七珍珠花冠,上衔猫睛石,口抹朱砂,两靥生烟的艳丽女人,正姿态慵懒的坐在床榻上,目光懒懒的朝着两人看过来。

    那身着精美,浑身贵气,眉目精致的女子,就是兰贵妃了。

    她目光扫过宫女们的脸,声音脆如黄莺,十分好听:“你们就是于嬷嬷派过来的人?”

    两个宫女被看的诚惶诚恐,对着女人,结结实实行了个大礼,“奴婢,见过贵妃娘娘。”

    “起来吧,”床榻上的兰舒轻笑一声,目光柔和而淡然,若非眼角太过锋锐,倒还真是个心地善良的角儿,只可惜眼底的冰冷太过阴森,看得人头皮发麻,她笑道:“在钟粹宫发生了这样的事你们俩还能过来,本宫实属高兴。”

    “沛山,”她叫了声沛公公的名讳,吩咐到:“去内室把赏赐拿过来。”

    沛公公领命而去,片刻,便把两锭沉甸甸的银子,交付在宫女们手上。

    两人惊喜的睁大眼睛,对着兰舒又磕了一个响头,“多谢娘娘。”

    兰舒对她们脸上的感恩和惊喜非常受用,“知道感恩就成,在这钟粹宫里,只要安安分分的伺候本宫,本宫可亏待不了你们。”

    两个宫女听此,又是一喜,“一切谨遵娘娘吩咐。”

    “好了,沛公公,把她们带出去吧。”

    兰舒挥挥手,“把要交代她们的事,都交代好,让她们去江嬷嬷那儿待几天,等调教好了,再来伺候本宫。”

    “是。”

    沛公公复又把两人带出去,走到偏殿门口时,沛公公转过头来,白皙干净的脸上,露出一丝阴鸷,“方才贵妃娘娘跟你们说的话,可都还记得?”

    两个宫女被他看的心里生惧,忙不迭的点点头,那沛公公又道:“这宫里,可不比你们在于嬷嬷那儿这里一切都得听从贵妃娘娘吩咐,就是贵妃娘娘让你们去死,你们也要义不容辞知道吗?”

    两个宫女战战兢兢的点点头,心下却是一片骇然。

    兰贵妃这,果真是龙潭虎穴。

    那沛公公继续道:“既然进了这里,一切都得以贵妃娘娘为主,你们见到什么人什么事,要多个心眼知道吗?”

    “知道了。”

    “还有,”沛公公的眼睛直勾勾的落在两个宫女的脸上,“在这里,嘴巴最好有个门儿,要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尤其是贵妃娘娘的事儿,不管看见了什么,都得把门闭紧了,否则贵妃娘娘拔了你们的舌头,可别心里生怨。”

    一想到会被拔舌头,还有可能被打的骨头都碎了,两个宫女,吓得面无血色,只差跪地表明忠心了。

    沛公公见提醒的差不多,便把她们往偏殿边的小屋里带。

    “你们最近先跟着贵妃娘娘的乳母江嬷嬷,她会好好教你们如何侍奉贵妃娘娘的。”

    说罢,他推开屋门,一个身穿灰麻色衣物的苍老女人,正站在屋里,拿着鞭子训斥不听话的宫女。

    沛公公指了指把鞭子狠狠往下打,眉头都不皱一下的女人,冷声道:“那就是江嬷嬷。”

    看到宫女身上血淋淋,没一块好肉的模样,两个宫女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钟粹宫,当真比刀山火海还可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