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7章 荆棘之路(完)
    大型模特比赛女王裙摆,正式落下了帷幕。

    作为唯一一个被选中的模特。

    温茶可以说是在华夏时尚界风生水起。

    这个年仅才十八岁的稚气姑娘,不仅打败了所有同时段最有资源,最有资历,最有后台的前辈,甚至还得到了女王裙摆所有官方评委的高度评价。

    一举拿下了华夏所有模特眼红至极的女王裙摆签约合同,要和国际上成名已久的国际超模,一起走上华夏最大的红地毯,为华夏时尚盛宴开秀。

    温茶这个名字,风靡了整个时尚界。

    只要是看过女王裙摆的人,都不会错过那个只要一出场就能震住所有人的姑娘。

    她就像是一块闪闪发光的玉石,抖落了所有的灰尘,露出完美无瑕的光彩,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只要有她在,就再也看不到其他人。

    温茶迅速成为了时尚界崛起的新星,以势不可挡的趋势,席卷了各大媒体杂志,在时尚圈,掀起惊涛骇浪。

    女王裙摆在华夏举办大秀之际,温茶成了开场的第一位模特,身穿青花瓷旗袍走出来的瞬间,精致如瓷的模样,让人忍不住尖叫出声。

    她并不是第一个签约女王裙摆的华夏模特,但她是独一无二的。

    就像是瓷器一样,矜贵又独具特色,让人无法忽视。

    女王裙摆在华夏举办的非常成功,温茶很快担任了官方在华夏区代言人,紧接着一系列广告代言接踵而来,温茶的热度已然势不可挡。

    当初和她在比赛里一较高下,争斗不休的选手们,看到她的广告,眼红了无数次。

    然而,她们再怎么眼红,也无济于事。

    她们早已经,自顾不暇。

    离开了比赛,她们自命清高的以为还能够回到当初的顶尖领域,却忘了,温茶身边还有个温文尔雅的傅白。

    那个摄影师最开始谁也没放在眼里,看到他对温茶的细心体贴,甚至还暗地里轻视过他,直到离开比赛之后,她们才发现,自己简直愚不可及。

    傅白,可不仅仅只是个摄影师。

    他是傅氏总裁,是帝都所有女人趋之若鹜的理想对象。

    他有无数个选择,可他唯独选择了温茶。

    最可笑的事,她们狗眼看人低,不仅没意识到自己得罪了什么样的人,甚至还对温茶大加贬斥,捧高踩低,自以为是的觉得温茶好欺负。

    以前在节目组,看在导演是他亲姐夫的份上,傅白没有动她们,可离开了节目组,傅白却没能忘了她们。

    傅家哪个人不记仇呢?他们最是护短了。

    她们不仅失去了原有的地位,甚至还被签约公司扫地出门,找不到下家,也没有人敢用她们,她们几乎成了无业游民。

    傅家对外扬言,谁要是敢用她们就是和傅家作对。

    没人敢得罪傅家,也没人接手她们这群心思歹毒的疯女人。

    最可怕的是,傅家并没有就此放过她们。

    她们家里人的事业,家族财产也受到了非常严重的打压,傅家的手段非常狠,傅白毁了她们引以为傲的一切,直到她们身上的钱财一点点耗尽,也没有看到爬起来的希望。

    他是一个非常可怕的敌人,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伤害过温茶的人。

    至于林落和蒋涵那几个人,应该是最惨的了。

    蒋涵和汪洋她们不仅没接到工作,甚至因为生计问题,下海捞鱼,最后竟到了十八线野模的地步,只有靠身体才能养活自己。

    而林落,她没有嫁给那位对她百依百顺的周氏大少爷,她嫁给了一位比她大三十岁的老鳏夫。

    她在秀场上,丢尽了颜面,周师大少爷再爱她,也不会为了她放弃自己的脸面,他当天就撤掉了对林氏的资助,无论林家说什么,都没有回头。

    没过多久林氏就破产了,林家对林落恨到了骨子里,把她赶出了家门,林落露宿街头,想要去找周勋,然而,周勋早娶了一位门当户对的太太。

    林落悔不当初,对周勋死缠烂打,想要挽回周勋的爱,最终,被周勋叫保镖丢了出去。

    他当初对林落有多喜欢,现在,就有多厌恶。

    她这样的人,根本配不上他,他当初是被猪油蒙了心才会觉得她好,现在幡然悔悟,自然不会给林落机会。

    没了林氏就无法生存的林落嫁给了一个死了老婆的爆发富,养了一个和她一样大的继子,被人诟病,受尽嘲笑,没过多久,爆发富一朝破产,她抛弃了那个男人,又成了无依无靠的人,她开始寻找自己的下家,她找了很多人,可她永远过不了安生日子,被她找到的人,不久之后,都会倒大霉,大家都叫她扫把星,可她没有记性,一辈子都在寻找能够依附的男人。

    也一辈子,都没有找到,最后惨死街头。

    死之前,她终于感到了后悔,可后悔是这世上最没用的东西。

    ………………

    结束了一天的拍摄,温茶卸妆之后,准备给傅白打个电话。

    门口忽然响起一阵哄闹声,温茶站起来,正准备去看看,那阵哄闹声却越来越近,直到门口才停下来。

    温茶诧异的打开门。

    门口,一身黑色正装的男人,拿着一束漂亮的玫瑰花,在众人的注视下,目光灼灼的注视着她。

    温茶挑挑眉,“干嘛?”

    傅白把玫瑰花递给她,俊美的脸上难得有些发红,他一本正经道:“有件事想求你。”

    温茶接过花,闻了一下,“说。”

    傅白回眸扫了一眼身后吵嚷的工作人员。

    所有人被冰冷的目光吓到噤声。

    傅白回过头,紧盯住温茶,深吸一口气,然后腿一软,跪了下去。

    是单膝跪地。

    目光炙热的紧盯住温茶的脸,一字一顿道:“从最中间的玫瑰花里,取出一样东西。”

    温茶依言,取出了一枚戒指,她眼睛动了动。

    傅白伸出无名指,“戴在我手上。”

    温茶:“???”

    所有人:“……”这怎么跟想象中不太一样???

    温茶怔了一下,面不改色的照做。

    戒指划过指节,温柔的戴到手上时。

    傅白从地上站起来,他伸手抱住温茶,眼睛都笑起来,“好了,我接受你的求婚。”

    温茶:“……”这人特么神经病吗?

    所有人:“……”这套路,给满分!以后就这么跟女朋友求婚!

    “我已经闭上眼睛了,”傅白轻声在她耳边说:“快来吻我。”

    温茶翻个白眼:“我的戒指呢?”

    傅白:“先亲我~”

    温茶:“……”亲就亲……

    她踮起脚尖,亲了一下他的嘴巴,然后移开,傅白当然不会让她跑掉,逮住,亲到她腿脚发软才放手。

    温茶气息不稳的抱着花窝在他怀里,已经懒得说话了。

    其余人更是看天看地,就是不看人。

    傅总裁心眼小,圈子里谁不知道啊。

    傅白心满意足的抱着她往外走,外面的地上铺了一层红玫瑰。

    李珊,傅家家长们,都在外面等着呢。

    阵仗大的让人有点招架不住。

    傅白把她带到玫瑰丛里,非常利落的单膝跪地,从脖颈里取出已经滚烫的戒指,戒指是套在项链上的,也不知道被他戴了多久。

    当着所有亲朋好友的面,他拉过她的手,一字一顿说:“戒指是温暖的,我也是,如果你愿意嫁给我,我可以温暖你一辈子。”

    温茶挑眉:“如果我不呢?”

    “你都已经给我带上了戒指。”他把手给她看,控诉道:“你不能不负责!”

    原来是在这儿等着呢!

    周围人开始起哄。

    戒指都戴上了,还想跑了不成?

    傅白皱眉,“我一辈子都给你了,你不能不要。”

    温茶哭笑不得的伸出手,“好吧,给你温暖我的机会。”

    傅白迫不及待的给她戴上戒指,他站起来,在所有人的祝福里,赤诚吻上她的唇角。

    温柔缱绻的说:“我爱你。”

    “……”

    “比爱这世上,所有的东西,加起来,都要多。”

    温茶:“好吧……我也爱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