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6章 荆棘之路(三十)
    “我知道,”汪洋点点头,“我也非常希望自己能够参加女王裙摆,毕竟我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能够得打你们的肯定。”

    布鲁斯点点头,他正色道:“我们对你一开始就非常重视,你觉得你现在还能够继续走上女王裙摆的道路吗?”

    “当然,”汪洋假想式的忘记了自己在舞台上出丑的样子,微笑着迎上布鲁斯的注视:“我有十分的把握能够走好pink秀,我和所有选手一样,希望自己能够踏上更好的舞台,但评委们或许不清楚,我其实出自一个单亲家庭,我父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和我母亲离异了,我母亲艰辛的抚养我长大之后,一直都不赞同我从事这一行,但是我真的非常热爱这份工作,也一直扛着所有的压力,甚至是和我母亲翻脸的决心,走到了这一步,我想对大家说,模特是我的梦想,我真的,非常想成为一个更好的模特,为此我不惜违抗我的家人,我想大家能够看到我的心意。”

    说完之后,汪洋眼睛有些湿润。

    朱桢和丁素甚至鼓起掌来。

    多可怜的经历啊!

    温茶坐在座位上扬唇微笑,真是好一出打着梦想旗号,声情并茂,隐忍坚决的苦情戏。

    “你是个非常好的模特,”一旁的琳达放下她的履历,面带真诚道:“你的天赋也非常好,真的,汪,我一度非常喜欢你,你是我格外看好的模特。”

    汪洋心头一喜,正要再说点什么博取同情,琳达根本没给她开口说话的机会。

    “但是,汪,我们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节目,不是说几句自身经历,流几滴眼泪,就可以过关的比赛,我们必须要为所有的选手,以及整个女王裙摆负责。”

    “说心里话,我之前对你的印象非常好,但是现在,我想收回我对你的评价。”

    汪洋如遭雷击:“为,为什么?!”

    琳达的表情淡漠起来:“你大概不知道,我和你一样,是个没父亲的孩子,我甚至还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但是走到今天这一步,我从来没对任何人说过,我不觉得我的经历是耻辱,我甚至还觉得曾经的艰苦成就了今天的我,但是,我非常讨厌拿自己卑微的过去,来换取他人的同情,拿悲情来换取通关筹码,这是弱者的选择,也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抱歉,汪,”琳达脸上没有一丝笑容,甚至说得上是冷漠,“如果现在,我要淘汰掉一个人,那个人一定就是你。”

    “你的心理,你的一切,都不适合女王裙摆。”

    汪洋面色瞬间惨白起来。

    她以为自己总算有了一点机会。

    可现在,这样的机会,可以说的上是巨大的羞辱。

    什么叫做不适合,什么叫做博取同情?

    她怎么可能是琳达嘴里那个无所不用其极的人?!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她张皇失措的还想挽留什么,“我就是想表达我的喜欢,你相信我。”

    但是琳达已经不想再听了,“我相信你,但是我希望你以后,可以正视自己的一切,让自己更强大,而不是靠着你自以为是的卑微,求取别人的机会。”

    “机会,是给最努力的人的,不管你的经历多悲惨,你的内心多渴望,你的眼睛多会撒谎,我们都只会选择,最好的那一个。”

    汪洋挫败的靠在了椅子上,知道自己大势已去,整个人颓废下去。

    “李,到你了。”

    琳达的目光落到温茶身上,“你进女王裙摆的初衷是什么?”

    温茶想了想原主的初衷,手指动了动,“我想要钱。”

    这个答案,不在琳达的意料之中,甚至不在任何人的意料之中。

    琳达愣了愣:“你为什么要钱,你是有什么困难吗?”

    温茶扬起眼睛笑起来,一点也没有因为这个原因愧疚,她坦然道:“曾经,我的确非常困难,但是现在我站起来了。”

    琳达没有问她困难究竟是什么,而是问了另外一个问题:“如果你是为了钱,才进入比赛,那我们可不可以理解为,你并不喜欢这个职业,仅仅只是为了钱?”

    “不,”温茶摇摇头,“我非常喜欢这个职业,它让我找到了自己。”

    琳达眼睛一亮:“怎么说?”

    “曾经的我,觉得活着是一件非常迷茫的事,我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以后会怎么样,心里也没有想要做的事,但是,进入这个圈子之后,我重新定义了自己,我发现了自己的优点,找到了自己想走的路,渴望拥有不一样的人生,也想成为自己喜欢的那种人。”

    “也许,我没有其他选手那样的职业优势,也没有一下就让大家对我刮目相看,甚至在一开始的时候,经常会手忙脚乱,但是,我一点一点的认识了自己,也证明了自己,找到了自己的存在感,我想一直这样存在下去,想要更多的人知道我,想要他们看到,我是这个世界上与众不同的存在,因为我要在他们眼里闪闪发光。这就是我的目的。”

    说完话,温茶微笑着闭上了嘴巴。

    琳达怔了一会儿,眼睛有点潮。

    “你说的非常好。”

    琳达表情温和下来:“我能冒昧的问一下,你之前非常困难的一段时间是关于什么吗?”

    温茶没想到她会问这个。

    琳达也意识到,这不是个好问题:“如果非常*的话,你可以不说。”

    “没有,”温茶摇摇头,“原因很简单,我姐姐生病了,我需要钱给她治病。”

    她说的轻描淡写,甚至非常坦然,但是两句话交代出来的东西,让人难以置信。

    琳达更是吃惊的说不出话来:“你姐姐……她现在怎么样了?”

    “她的病已经好了。”

    温茶轻笑着罢罢手:“我一开始,的确是因为钱才来参加比赛,但是现在,我是为了我自己。”

    “我知道,”琳达松了口气,“你的表现就已经证明了一切。”

    她回头跟路易和布鲁斯对视一眼,回头说道:“在大秀结束之后,我们就联系了女王裙摆首席执行官,他现在就在门外,听完了我们所有的交流,我们现在会请他出来,选出最适合女王裙摆的选手。”

    话音未落,有人打开门走了进来。

    是个头发花白的男人,约莫六十岁,穿的非常年轻得体,他径直走到了四位选手面前,划过每一张年轻的面孔。

    汪洋和丁素都忍不住屏住了呼吸,离得最近的朱桢紧张的差点翻白眼。

    首席执行官越过丁素的脸,把手伸向了温茶,面露微笑道:“也许你参加比赛抱了一些私心,但是你的眼睛不会说谎,我相信一个眼睛干净,而且独具天赋的姑娘。期待你成为那个闪闪发光的人,合作愉快!”

    在其他三个人面色灰白里,温茶握上首席执行官的手,郑重其事道:“合作愉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