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5章 荆棘之路(二九)
    “我可不敢给安老师穿小鞋。”

    温茶轻轻一笑:“比起这些,我更关心,范芷君还好吗?”

    毕竟在鞋子里放刀片这种事,安妮不可能没有一点眉目。

    “她已经被她爸爸送出国了,”安妮淡淡道:“以后,应该不会再回来了。”

    “这应该正中安老师下怀。”

    “你不要胡说,”安妮脸色微变,“她的路,都是她自己走出来的,我也管不住她。”

    “那就提前祝安老师以后家庭美满。”

    安妮面不改色的应了一声,“我们之间的事,我希望不要有第二个人知道。”

    “当然。”

    安妮松了口气,提醒她:“该上场了。”

    最后一套衣服是一件带翅膀的高定,那是成为女王裙摆才能拥有的东西。

    林落已经上不了场,但剩下的路,还是要走下去。

    汪洋带着翅膀率先出场,温茶不紧不慢的跟在她身后。

    林落事情出来之后,所有人都还沉浸在模特大露春光的爆炸里,心思根本集中不了,最前排,三位评委的面色非常不好。

    林落的事,相当于毁了整个比赛。

    之后提起比赛,说的最多的不是女王裙摆的名头,而是林落自己模特之间争得头破血流的丑事。

    三位评委当然不高兴,同样不高兴的还有整个节目组。

    然而,让他们还不高兴的事情在后面。

    汪洋摆出动作转身后,温茶和她擦肩而过,她面带颤抖的看向温茶,温茶微微一笑,并没有理会她。

    下一刻,汪洋就跪倒在了秀场上,看起来像是失误,腿脚都被摔破了皮。

    台下顿时议论纷纷,之前汪洋已经在返场的时候摔过一跤,现在再来一跤,让所有人对她的印象差到了极点。

    这样的人竟然能达到女王裙摆五强的程度,女王裙摆的标准到底有多低?

    汪洋踉跄的爬起来,继续往回走,心里却是知道,自己这一遭,恐怕是将之前积攒了多年的人气全部败掉了。

    可就算是这样,她的结局,也一定比林落的要好太多。

    如果像林落一样,在秀场上出大丑,她以后估计也就不用混了。

    如果一个跪地,就能让温茶消气,那么她何乐而不为呢?

    温茶眉头动了一下,跟在她身后下了场。

    汪洋面色惊惶的跑到后台回头看她,“你满意了吗?”

    温茶不置可否的笑了一声:“你应该庆幸,你没有像林落那样欺辱过我。”

    这句话,相当于,把过去,一笔勾销。

    汪洋露出一个窃喜的笑容来,“我知道自己以前,给你造成了很多不好的影响,但是以后,我绝不会再给你制造麻烦了。”

    温茶对她的话嗤之以鼻:“你还没那个资格。”

    汪洋毁了自己大半生,以后就算侥幸爬起来,也来不到她面前。

    汪洋显然也是知道的,她讪讪的放下手,心里还是怨恨,可再怨恨又怎么样呢?

    难道像林落那样,把自己逼到回不了头的地步吗?

    她和林落的地位不一样,她不敢赌。

    女王裙摆的第一名,不用想也是温茶的,她以后和温茶就是天渊之别,走不到一块去,温茶不记仇,给她小鞋穿就好了。

    汪洋转过身换好衣服,被安妮请了出去。

    一个在秀场上出那么大丑的人,注定不会在女王裙摆入选之列,但必要的场面还是要撑住。

    傅白带着李珊进来时,温茶已经换好了衣服。

    李珊欣慰的给了温茶一个大大的拥抱,直说她给家里长面子了,高兴的有点找不到北。

    温茶微笑着回抱住她,眼角弯起来,带出一个明丽的笑容。

    傅白在一旁,等她们姐妹叙旧结束了,才说:“三位评委已经在办公室等着了。”

    温茶跟着安妮走进办公室。

    汪洋,丁素,朱桢都在等着了。

    看到温茶,路易眼前一亮,想要说什么,琳达扯了扯他的衣袖,跟温茶打了个招呼:“嗨,李,你来的可有点慢,我们差点等不及了。”

    温茶上前拥抱了她一下,“抱歉,亲爱的琳达,我的姐姐来了,耽误了一会儿时间,我向你们道歉。”

    琳达摇摇头,“对于天才,你要相信,我们有非常大的包容心。”

    话音未落,边上的几个人,脸都黑了。

    温茶面不改色道:“谢谢你对我的盛赞。”

    琳达正要再说什么,布鲁斯给她使个眼色,对温茶说:“快坐下吧,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们。”

    温茶提裙坐到了丁素身边。

    布鲁斯沉思片刻,面色严肃的问道:“我能知道你们参加女王裙摆的初衷吗?”

    这个问题一出,汪洋第一时间去看温茶。

    林落告诉过她,温茶参加比赛的目的不纯,就算她在秀场上打败了所有人,但在这个问题上,她逃脱不了,注定要跌在沟里。

    这是不是说明,她自己还有机会?

    “我喜欢当模特,”丁素率先说:“我不仅仅把模特当成自己的爱好,我还把它作为自己的职业,进入女王裙摆,是我职业生涯的一次转折点,我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丁素说的可圈可点,布鲁斯点点头之后,问道:“你既然是把模特作为职业,那么,对于这项职业,你有过厌倦吗?”

    一个人,无论多喜欢一份工作,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毫不改变之后,极有可能产生一种自我厌倦心理。

    这样的心理非常致命。

    布鲁斯面带审视道:“你能在把它当做职业的同时,像最初一样喜欢它吗?”

    “当然,”丁素想也没想的说:“我热爱我的职业,喜欢它带给我的一切荣耀,不管时间的长短,我都对它心怀坦诚与喜爱,同时,我想去更高更好的舞台展示自己,这就是我要来女王裙摆的原因。”

    “好的。”

    布鲁斯点点头,“你说的很好。”

    丁素蓦然松了口气,朝温茶睇去一个挑衅的目光。

    温茶:“……”

    “朱,”布鲁斯叫了朱桢的名字,“那你呢,你来这里的原因是什么?”

    朱桢微笑着:“华夏对模特的局限性太大了,对于模特而言,我们的年纪,决定了我从事生涯的长短,我今年已经二十七岁了,在时尚界已经不年轻,我不想桎梏在一个地方止步不前,而是想去更大的地方,展我的魅力,我觉得我有资格,有资本,也有非常好的人格魅力,去更好,更适合我的地方,女王裙摆是我最好的选择。”

    “是的,我看过你的简历,”路易不紧不慢的点点头,“你的职业生涯非常漂亮,可以说是完美,但有一点,你恐怕没注意到。”

    “什么?”

    “你的思想跟不上你的眼界。”

    朱桢面色一变,“什么意思?”

    “不要着急,朱,”路易罢罢手,“我是非常看好你,不过,有一点我需要提醒你,你不觉得你的拍摄就像是小学生在完成家庭作业一样,拥有固定模式吗?”

    朱桢身体一怔:“我觉得自己很完美。”

    路易怔了一下,回神翻翻她所有的拍摄大片,道:“我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提议,你觉得不ok也没关系,毕竟这是你自己的职业。”

    “但是作为一个模特,而且是一个与时俱进的模特,我们需要她有非常敏锐的嗅觉和眼界,毕竟模特身处于时尚的最顶端,走在时尚前沿,给所有女性起引导作用,如果一味地啃老本而不知付出和探索,这恐怕,不符合女王裙摆的要求。”

    朱桢面色大变,终于知道问题出在哪儿了,“我知道您的意思,这些我都可以学!”

    但是路易对她的好感早就直线下降,他忍住不耐,温和道:“我知道你是个非常好学的人,以后一定会有非常大的进步,谢谢你。”

    说罢,他没再给朱桢说话的机会,看向汪洋。

    “汪,我之前,也很看好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