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7章 荆棘之路(二一)
    傅白带温茶去医院看了李珊。

    手术费已经准备好,李珊马上就要进入手术。

    傅白带着温茶同李珊见面后,没有送温茶回去,而是和温茶一起看着李珊被推进了手术室。

    手术只有百分之三十的可能。

    两人在手术室外面等了一天。

    然而,这一天太长,长的让温茶觉得像一年。

    等主治医生面带微笑出来,通知他们手术成功时,温茶提着的心才放了下去。

    面色苍白的李珊被推出来,温茶上去,碰到了她温热的手掌,感觉到她是真的还活着,还能够成为一个健康的人,所有的一切,都值得等待,所有的一切都值得挽回,她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掉下来。

    原来,活着,是这么珍贵的事。

    傅白站在她身边,伸手将她抱进怀里。

    温茶才回神,擦干净自己的眼泪,坐在李珊的病床前,认真听医生讲注意事项。

    傅白见她忧心忡忡的,心里发疼:“不要怕,我找了专业人士来照顾她。”

    温茶握着李珊的手,又要说谢谢。

    傅白抬起她的脑袋,在她湿润的眼睑印下一个温柔的吻,发出一声淡淡的喟叹:“你现在,是最不应该同我说谢谢的人。”

    温茶还没说话,病床上的李珊已经睁开了眼睛。

    她微笑着看向温茶,眼睛里,满满的都是爱怜。

    温茶回头,她伸出手,唤了一声妹妹的名字,抬手摸上温茶的脑袋,告诉她自己没事了。

    温茶又忍不住要哭出来。

    李珊微笑着制止她,苍白的脸上非常安然:“我好好的,以后我们只会越来越好,别哭。”

    温茶点点头,李珊才又安然的睡了过去。

    李珊的病是原主最大的心病。

    是她唯一在乎的存在。

    看着她虽憔悴,却暗含生机的脸,温茶终于放下了心里最大的担子。

    李珊有护工的照看,温茶和傅白回到了节目组。

    七进六强,节目组去了三亚,打算拍摄一组沙滩大片。

    温茶分到了一条波西米亚风格的大摆长裙。

    对于其他分到比基尼,还有修身裙的选手来说,她的这条裙子非常不吃香。

    尤其是在阳光沙滩海岸贝壳这样热闹的氛围里,想要用一条臃肿的裙子展现出自己强大的气场,其难度,不言而喻。

    汪洋和林落穿着性感的比基尼在她身边走了几圈,漂亮的线条,匀称的身材比例,看花了一众的眼睛。

    温茶抖了抖自己一拖地就要沾上沙砾的裙摆,站在沙滩上思考怎么让自己拍出来的效果不那么狼狈,尤其是当巨大的裙摆搅在腿下,像一团破布的时候。

    傅白拿着摄影机站在她身后,目光轻轻的落在她背影上。

    他举起相机拍下了她背对着他低头懊恼的模样。

    白色的裙摆被她抱起来的样子,远看,像是抱着婚纱,整个看起来,就像是抱着婚纱找心上人时,意外迷路的小新娘。

    傅白看的心动,各个角度拍了一遍,正要走到她身边。

    导演沉沉在他身后出声:“就是她了?”

    傅白回头,没听清他在说什么,投给他一个询问的眼神。

    导演扫了一眼还在想办法的少女,咳嗽一声:“你今年已经二十五了,她现在才十八,你不觉得你们之间的年龄差有点大吗?”

    听

    到他说自己年纪大。

    傅白的表情顿时有些扭曲,二十五岁哪里差很多了???

    他口吻不善道:“她不介意就成。”

    导演难得露出些微笑,“按照你的性格,我和你姐都觉得你这辈子找女朋友困难,现在看来是我们杞人忧天了。”

    听他说完,傅白目光飘向不远处已经想到办法往回走的温茶。

    “你和我姐还是少想点有的没的,我现在就挺好。”

    导演叹口气:“小姑娘,年纪小,懂得也不多,什么事,你自己多顾着,心里有数就行。”

    “我心里挺有数。”

    傅白朝着温茶走过去,语气认真到不行:“我确定我很喜欢她。”

    然后他走到温茶面前,伸手抱住了小姑娘。

    导演:“……”他是来提醒的,不是来吃狗粮的!

    傅白抱着温茶,沿着海滩转了一圈,才把人放下来。

    “刚才想什么呢?”

    “一会儿,我想站在那边拍摄。”温茶指了指不远处海面上的一处礁石,表情也是认真:“到时候,海风吹拂时,请把我拍成女神,谢谢。”

    傅白失笑的垂眸,盯着她的脸看了半晌:“没看出哪里女神了。”

    温茶瞪他一眼,眯起眼睛:“你确定,我不是女神?”

    傅白被她威胁的目光,看的心里悸动,他忍不住抬起她的下巴,垂眸亲了亲她的鼻子,“是是是,我的女神。”

    他亲亲她的鼻尖,轻轻的吻上了她的唇角。

    “我比你大七岁,你以后长大了,变得比现在还女神,你还能像现在这样喜欢我吗?”

    温茶想也不想的回答:“当然了!会一直喜欢你。”

    “我要听实话。”

    傅白伸出手指抵住她的嘴唇,“茶茶,我们的关系是建立在我帮助过你的基础上,你现在一定对我非常感激,你会不会因为对我心存感激,才答应和我在一起?”

    温茶咬住他的手指,“不是。”

    “听我说完。”

    傅白不让她说话,继续道:“你现在很有可能是不理智的,如果将来你长大了,你清醒了,可以还清我现在给你的一切了,你还会喜欢我吗?你或许就不会这么喜欢我了。”

    傅白目光灼热的盯住温茶的脸,“我说的对么?”

    “你想听什么?”温茶抬头回应着他的注视,“你是想听我赞同你的说法,承认我对你只有感激,还是想听我确认我以后会放弃你?”

    傅白面色苍白起来,他有些受伤的撇开目光,“你要是说这些,我们就,就……”

    “就什么?”

    “就……”分手……

    最后两个字,他怎么也说不下去。

    分手么?

    他从来没想过分手。

    但如果,温茶真的只是感激呢?温茶年纪小,分不清喜欢和感激,他一个成年人,难道还要沉溺在她的错误里吗?

    她或者,就是为了报恩。

    就算报恩,也不分手。

    他胡思乱想的脑袋发疼。

    温茶已经等的不耐烦,她拖住他的衣领,狠狠往下拉,在他仓皇失措里,踮起脚尖,吻上了他的唇。

    不同于之前的蜻蜓点水。

    她撬开了他的唇齿。

    傅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