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5章 荆棘之路(十九)
    第二天,m国的评委淘就汰掉了范芷君和另一个表现的差强人意的模特。

    范芷君走的时候,泼妇般和节目组闹起来,安妮怎么劝也劝不住,最后在导演大发雷霆里,缩头缩脑的走了。

    原本应该剩下九个人的比赛,只剩下了八个人。

    节目组马不停蹄的带着所有人去了敦煌。

    去拍摄一组关于飞天的大片。

    所有选手都需要切身去感受华夏传承千年的古韵文化。

    每一个人都需要吊上威亚,跟着专业人士的舞蹈,拍摄出自己最完美的飞天大片。

    换上节目组准备的裙子后,节目组请了专业表演飞天的舞蹈团队指导。

    第一个上场的是周楠。

    她跟着专业人士动作之后,就吊上威亚,在半空中盘旋着飞了一圈,做出了生涩的舞姿。

    专业舞蹈演员调整了她的动作以后,周楠勉强协调了自己身体,做出了一套的动作。

    安妮带着摄影师走过来,熟悉的面孔让林落眼前一亮,她正要走过去打招呼。

    摄影师似乎没看见她的期待,抬脚走向了还在系衣带的温茶。

    熟悉的感觉让温茶抬起眼睛,傅白抬手摸了一下她漂亮的发饰,“今天是我。”

    温茶扬着眼睛笑起来,他轻轻的摸了摸温茶的眼角,才拿着摄影师走向了周楠。

    林落的目光落在温茶的笑容上,指尖在掌心掐出血来。

    李茶!李茶!

    这样的一个人,她怎能不恨她?!

    周楠拍摄后,其他人一个接着一个上去。

    落到林落时,傅白的眉头皱了一下。

    林落在半空中做出优美的姿势,想象着温茶之前的表现,朝傅白笑的媚眼如花,眼神纯真妩媚,灿烂的让人心生喜爱。

    林落目光灼灼的盯向傅白:“傅老师,我做的对吗?”

    傅白没说话,眼底划过一丝厌恶,拍下了她的样子。

    见傅白不理会她,林落也不着急。

    她换了一副面孔,露出了睥睨一切的姿态,“傅老师,你觉得我现在像个高贵的仙女吗?”

    傅白透过镜头,看进她的眼睛,看到她眼睛里的矫揉造作时,脸上没有表情。

    见自己一次次的示好被傅白无视,林落做的再好的思想工作也忍不住愤恨起来。

    “傅白,你什么意思?”

    傅白抬起头看了她一眼,淡淡道:“你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这一点很好,我无话可说。”

    林落眯起眼睛:“是吗?我以为傅老师,有其他意见给我?”

    “没有。”傅白收起相机,沉声道:“拍好了。”

    “傅老师的办事效率总是这么快。”

    傅白面不改色:“是你配合的很好。”

    “是吗?”林落如果到现在还不知道他在敷衍自己,脑子真要喂狗了!

    她看向静静等着的温茶,“傅老师,你能帮我多拍几张吗?”

    对于这个纠缠不休的女人,傅白非常不耐烦:“抱歉,你的时间到了。”

    “傅老师,我的要求是合理的。”

    林落不依不饶:“傅老师如果觉得超时,超出的时间,我可以以个人的方式,向你支付酬劳。”

    “请你不要打扰拍摄。”

    林落耗尽了傅白最后一丝耐心:“你最好不要再提出不合理的要求,否则,我不保证能拍出你最好看的片子。”

    这句话对林落的震慑不小。

    傅白是摄影师,从某一方面而言,摄影师掌控着模特拍出来的大片水准。

    如果傅白给她穿小鞋,那她以后的路,估计也走不长……

    其他注视着这边的人,听见傅白义正言辞拒绝她的话,纷纷七嘴八舌的笑起来。

    林落以为自己是个大小姐,就能为所欲为了吗?

    廉耻都不要了,真是不要脸!

    林落不甘不愿的从威亚上下来,走到傅白身边时,压低声音笑了:“傅老师,希望你不要后悔。”

    傅白眉头都没动一下,扫了她一眼:“林氏企业,最近股份动荡的非常厉害,林小姐出来参加比赛,是想靠本事拯救家族吗?如果是,林小姐这样做实属正常,怕的就是,林小姐忘了自己是谁。”

    云淡风轻的一句话,没带一个脏字,却让林落觉得脸上被甩了无数个耳光。

    傅白!傅白果然什么都知道!

    “傅老师说笑了,”林落不露声色的笑出来:“林氏好好的,怎么可能需要我的帮助?”

    “是吗?”傅白也是一笑:“看来是我记错了,如果林氏真的有变,林小姐应该选择直接联姻才对,怎么可能参加比赛。”

    说完这句话,傅白转身就去找温茶。

    林落叫住他:“傅老师年轻有为,英俊潇洒,想必以后喜欢的人,也必然是配得上傅老师的人。”

    傅白侧目微微一笑:“我喜欢什么人,恐怕跟你没关系。”

    “我只是提醒傅老师,像我们这种层面的人,还是要找个门当户对的人在一起。”

    “林小姐嘴里的“我们”,指的是林小姐自己这种为了男人,不择手段的人吗?如果是这样,我恐怕还达不到林小姐的层次,我还得感谢林小姐提醒,我的确应该找个门当户对的人。”

    轻描淡写的两句话,把林落的脸都要打肿了。

    她愤怒的大叫道:“傅白!你最好别给脸不要脸!”

    “脸是什么东西?”

    傅白轻笑一声:“我想,林小姐应该比我更需要这样的东西。”

    林落被气得说不出话来,只觉得傅白颠覆了她所有的想象。

    “傅白,你这样拒绝我,以后,你一定会为此付出代价!”

    “我等着,”傅白居高临下的盯住她,目光里一片冰冷:“林氏企业没有动荡那是最好,否则,以林小姐的身份,以后恐怕连和我说话的机会都没有,林小姐,好自为之。”

    林落气的火冒三丈,她还想对着傅白破口大骂,一边看不下去的安妮面色不善的过来,把她拖走了。

    “到你了。”

    傅白走到温茶身边,扫向威亚,“怕不怕?”

    “不怕,”温茶摇摇头,目光划过林落怨毒的脸色,笑着问:“今天怎么是你来了?”

    傅白偷偷的摸了摸她的手,“以后都是我。”

    “诶?”

    傅白微笑道:“我跟赵信签了合同,以后,你们所有的拍摄,都是我来。”

    “你不是不再接这样的拍摄了吗?”

    傅白眼角弯起来:“你知道什么叫破例吗?”

    温茶惊异抬起头,傅白眉眼温柔起来,“以后,请多多指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