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4章 荆棘之路(十八)
    说完这句话,傅白面色烦躁起来。

    “不是,”他有些不安,“我的意思是,我可以先帮你垫付手术费,你以后有钱再还给我。”

    虽然,他从来没想过要从她那里得到回报。

    但是……

    “你不要误会。”

    他一本正经道:“我知道你以后一定不差这点钱,也不会欠我什么,我帮你只是因为我善良。”

    最后两个字说出来他自己都不相信。

    他什么时候善良过……

    但是,善良一次也无妨。

    “谢谢你。”

    温茶喝了一大口柠檬水,平复下自己涌动的心情,“所有的医疗费,你可以列一张清单给我,以后,我一定会还给你。”

    她眼角有些红,说话的时候认真到不行。

    傅白正要说不急。

    温茶手指在身侧克制不住的颤抖着:“这对你来说,或许只是件小事,但对我来说,却是我的全部。”

    傅白怔住。

    温茶深深地看向他:“你帮助我,不管你是因为善良,还是有什么别的原因,我都不会拒绝你,因为我很需要这些,有你的帮助,让我深深地松了口气。”

    傅白被她看的脸上发烫,他偏头躲开她的视线,慌乱的说:“能让你轻松一点就好。”

    温茶若有其事的点点头:“我轻松了很多。”

    “那就好。”

    傅白拿起桌上的水喝了一大口,“以后我经常会去医院照看你姐姐,告知你她的消息。”

    “好。”

    吃过饭,天色不早,节目组已经从秀场撤了出来。

    傅白开车把温茶送到了别墅外。

    温茶推开车门往外走。

    傅白拉住她的手,“我之前去看你姐姐,她问起我和你的关系,我说的是你的朋友,可以吗?”

    温茶回眸:“我姐姐相信了吗?”

    傅白面色一晒,想起李珊怀疑的目光,支吾的说不出话来。

    温茶扬眉:“她不信是吗?”

    傅白:“……”

    “这世上根本就没有白来的午餐,”提起李珊,温茶眼睛温柔起来,“她应该怀疑我和你有什么交易是不是?”

    傅白:“……”很了解自己姐姐嘛……那是怀疑吗?那简直连祖宗十八代都扒了一遍好吗……然而,他还不能反驳……

    他面色变幻了好几次才平静下来。

    “也没有多怀疑……”

    “我知道她,”温茶弯起眼睛,笑容明媚起来,目光淡淡看向傅白,“如果她再追问你,你如果受不了,你就说,你是我男朋友。”

    “什,什么?!”

    傅白差点咬断自己的舌头,“你说什么?!”

    温茶取下他抓着自己的手,就要往车下跳,傅白眼疾手快的伸手握住她的腰,把她抱进怀里。

    温茶落在他怀里,他又觉得自己手上着火了一样烧的慌,赶紧放开温茶。

    温茶:“……”

    “那个,”他小心看向温茶,“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温茶也没从他身上下来,抬手放在了他肩上,漂亮的桃花眼落在他脸上。

    淡淡的香气透进傅白的呼吸,感受到温茶的温度,还有静静地注视,他整个都僵硬了,手脚都不知道放在哪里。

    温茶凑在他耳边,轻声说:“傅老师对我这么好,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报答傅老师。”

    傅白的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起来。

    他避开温茶的眼睛,结结巴巴啊道:“不,不用,报答!”

    “是吗?”

    温茶从他身上支起身体,低笑出来:“傅老师不要,那就不要吧。”

    她站起身,抬脚往外走。

    香气淡却的瞬间,傅白心里空落落的,他控制不住自己,条件反射的抓住温茶的手,目光闪烁道:“还是可以报答的……”

    温茶回眸,他红着脸,羞愤欲死的问:“你说的还算数吗?”

    温茶转身,凑过去,吻了一下他的嘴角。

    傅白整个成木头了。

    “傅老师,以后跟我姐姐解释的时候,可以换个身份了。”

    温茶抬手摸了一下他的耳朵,看着他如遭雷击的样子,笑了笑,打开车门跟他告别:“回去的时候,注意安全。”

    等到温茶推开别墅的门,傅白才回过神来,他摸了一下嘴角,仿若那点温凉的触觉还在。

    他望向温茶的房间,看到灯亮起来,才恍恍惚惚的驾车离开。

    温茶换了衣服,正要去卫生间洗澡。

    林落面带愠怒的站在窗边,回头瞪向她:“你刚才和傅白去哪儿了?!”

    “跟你有关吗?”

    “怎么没关?!”林落把窗台上的书狠狠向她砸过来,“这里谁不知道我喜欢傅白,你这样公然跟他接触,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温茶接住书,“你想说什么?”

    “离开傅白!”

    林落毫不犹豫:“马上跟傅白划清关系!”

    “凭什么?”

    “我喜欢他。”林落毫不避讳道:“你如果主动和他划清关系,我可以答应你,以后我不会再找你麻烦。”

    “如果我不呢?”

    “不?”林落的眼神瞬间就变了,看着温茶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个即将被摔碎的泥娃娃,“之前小打小闹,不过是开胃菜,你如果不识抬举,非要跟我作对,别怪我心狠,我就算暂时动不了你,你那位重病的姐姐,可就不会这么幸运了……”

    说着,林落笑起来,似乎想到打击温茶的办法,“如果所有人都知道你来参加节目的目的不纯,而你的姐姐因为你的疏忽出了变故,你说,你以后会怎么样?”

    林落的眼睛里有不加掩饰的恶意。

    她似乎已经看见了温茶的结局。

    众人厌弃,万人唾骂。

    “你要是乖乖听话,在你被淘汰掉之后,我可能还会施舍给你一笔手术费,你觉得怎么样?”

    “我觉得不怎么样。”

    温茶淡淡的盯住她,“你要是真有本事,就不会在这里威胁我。”

    林落被她说的火冒三丈:“我是给你机会!”

    “是吗?”温茶似笑非笑的上下打量她片刻,“你的机会,我要不起。”

    她没再理会林落,转身拉开了浴室门。

    林落见她油盐不进的样子,气的拿脚踢了踢身边的墙壁。

    “你不知好歹,就别怪我心狠了!”

    她弯下腰,从枕头下,取出一只新手机,站在窗边打了个电话。

    温茶从浴室出来,林落还站在原地,“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温茶不为所动:“应该是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你说什么?”

    温茶挑了挑眉:“有一件事,我特别好奇,你一个受尽宠爱的千金大小姐,放着身价过亿的贵公子不喜欢,为什么非要喜欢一个傅白呢?”

    林落面色一变:“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温茶抬脚朝她走过来,从枕头下取出她的手机,拉开落地窗,将它丢了出去,“就是觉得你有意思。”

    手机落地被摔成七零八碎的声音,在夜晚,格外清楚,清楚的让林落觉得摔碎的是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