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2章 荆棘之路(十六)
    范芷君下场之后很快就换了第二双鞋,第二套衣服。

    在她穿好衣服,把脚放进鞋子里时,剧烈的痛苦让她痛的尖叫出来,眼泪更是不要钱的往下掉。

    听见声音的助理只觉事情不对。

    她从范芷君的脚下脱下鞋子,在看到鞋子里沾满的血,还有范芷君脚上插着的锋利刀片时,脑袋一蒙,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她大叫安妮的名字!

    “安老师!安老师!出事了!”

    安妮正在门口看选手们的情况,听见声音转过头,看到范芷君的情况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怎,怎么会这样?!”

    “我也不知道,”助理吓得也哭出来,“范小姐的脚放进去,才发现的。”

    “给我查!”安妮简直大为光火,在有m国直播观看的时候,竟然出了这么大的乱子,这些人简直是胆大包天!

    范芷君疼的喘不过气来,刀片的刀锋朝上,她踩进去的时候,刀片狠狠地插入了她的肉里,脚上破了很大一个刀口,鲜血长流,她现在根本走不了路!

    “叫医生!”安妮大声吩咐助理,“赶紧叫医生!”

    助理急忙走出去找人去了。

    范芷君伸手握住安妮的手腕,指甲都陷进肉里去了,她疼的打哆嗦:“小姨,这次一定是有人害我!一定是有人害我!”

    “你要帮我!”她痛苦的尖叫:“帮我找出害我的贱人!”

    “好好好,”看着她满头大汗的样子,安妮想也不想的答应下来,“小姨帮你,小姨一定不会让你受委屈!”

    范芷君低头看着自己身上最漂亮的衣服,咬紧牙齿,恨得眼睛都红了,她红着眼睛盯住安妮,难过的说:“小姨,我走不成了,我走不成了……”

    “你可以走的……”安妮拍拍她的肩膀,安抚她:“放心,你会没事的……”

    “但是现在我走不成了。”

    一想到自己出了这样的事,m国的评委都在看直播,范芷君忍不住大哭起来,“我走不成了,小姨,我现在走不成了……”

    安妮知道她的意思。

    如果在直播时,范芷君没有走秀,那么等待着她的,是毋庸置疑的淘汰。

    “我该怎么办?”范芷君哭的鼻涕眼泪一大把,“我不想断在这里!”

    安妮心里划过无数法子,她伸手擦干净范芷君的眼泪,“不要怕,只要找到凶手,证明你是受害者,m国那边一定会通融的。”

    “是吗?”范芷君抬起眼睛,隐藏着最后一丝希冀。

    “当然。”安妮指了指后台最隐蔽的几个角落,“这些地方都被放了监控,什么人在这里做了什么事,都会看的一清二楚,你放心,一会儿小姨调出监控,不管谁害你,都会让她吃不了兜着走!”

    安妮说的义愤填膺,却没有注意到范芷君一点点苍白的面色。

    她已经忘了脚上的痛楚,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这里面有监控……

    这里面有监控……

    那么,她在温茶鞋子里放刀片的事,是不是也被监控拍下来了?

    如果真的被拍下来了……

    如果真的被拍下来了,她该怎么办……

    汪洋走完,正要换衣服,被告知她将走第一个。

    汪洋撇头就看到了范芷君满脚的血,她心里一慌,“这是怎么回事?”

    范芷君看着她光鲜亮丽的模样,又忍不住哭出来。

    汪洋正要再问,工作人员已经推着她换衣服了。

    温茶回到后

    台,对上的就是范芷君恨之入骨的眼神。

    范芷君的目光落在她脚上,在发现她脚上没有鲜血时,她抓起带血的鞋子,砸向温茶的脸,歇斯底里道:“你这个贱人!是你害我!!”

    温茶任由鞋子在身侧摔成两截,目光落在她脚上,看到那截露在外面的刀片时,眼底划过什么,她没说话,转过身去换衣服。

    范芷君被她无动于衷的样子逼疯了,她跳下椅子就要去找温茶的麻烦。

    安妮带着医生跑过来阻止她,“不要乱跑了,快点看看脚。”

    范芷君差点捏断门柄,最后被安妮拉走了。

    温茶听见脚步声渐行渐远,才露出了一个凉凉的微笑。

    汪洋的第二套衣服是开叉长裙。

    温茶穿了一身银灰色西装跟在她身后。

    汪洋咬着唇角对着观众席比了个大大的爱心转过身。

    温茶英姿飒爽的牵着韩丹的手往前走,走到前方,她放开韩丹,双手插向裤兜,显露出修长的身姿。

    银灰色是非常难驾驭的一个色彩。

    只有身材最标准,气质最出众的人才能体现出它的魅力。

    温茶露出一个标准的微笑,出挑的模样让人情不自禁的盯住她不放。

    温茶转过身时,看到了观众席上的傅白。

    他的目光像是牛皮糖一样黏在她身上,直到她下台,才稍显安静。

    第三套衣服是一套七彩拼色。

    秀场瞬间变成了一个森系花园。

    精美的刺绣,精致的做工,以及完美的展现,让气氛进入另一个秘密世界。

    最后是套婚纱。

    婚纱是永恒的话题。

    她的吸引力,所有姑娘,都不能幸免。

    汪洋穿着白色栀子花婚纱走过,温茶提着蓝色的鸢尾裙摆优雅的跟在身后,每一袭婚纱都是工匠们的匠心之笔,点点勾勒,都是心意。

    华丽而绚烂的美好,看得人目不转睛。

    一幕幕衔接而过,勾织出了完美的视觉盛宴。

    最后压轴的是林落。

    耀眼的红,似要灼伤所有人的眼睛。

    林落拖着裙摆华丽的走到台前,看到傅白时,露出了格外甜美的笑容,台下有人尖叫起来,大声叫她的名字。

    然而,傅白举起相机,落在了温茶身上,捕捉到了少女气质如云,朝他走来的姿势。

    林落的面目扭曲了一瞬,她转过身,和温茶擦肩而过的刹那,踩住了温茶的裙摆。

    不是很会勾·引人吗?

    就看看出尽洋相,谁还会在意你!

    温茶似乎没有发现她的动作,在发现不对劲时,温茶丝毫没停下自己的步伐。

    刺啦的声音,在秀台上非常刺耳。

    林落还没有露出得意的笑容,裙摆被温茶狠狠往后一拉,她来不及收回脚,踩着高跟鞋,狠狠地摔在了秀台上。

    膝盖磕在地上的声音令人闻之心痛。

    温茶面上闪过一丝诧异,她迅速回过身,走到摔得狼狈不堪的林落面前,撕下破烂的裙摆,将白色的丝带,递给了林落。

    林落忍着要甩她一耳光的冲动,咬牙切齿的拉着破烂的丝带站起身来。

    和温茶一起对着观众席露出微笑,才一如既往地往回走。

    观众席见此,忍不住鼓起掌来,真是好一出,姐妹情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