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0章 荆棘之路(十四)
    打完电话,温茶和傅白就往回走。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走到门口,傅白才叫住她:“以后,有人欺负你,就告诉赵信,我会来看你。”

    温茶心知他和导演关系不一般,却没想到这么好。

    她没有应声,只道了谢。

    傅白心里瞬间就不舒服了。

    他也算帮了她,就不能对他好点吗?

    “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温茶朝他挥挥手,就要回屋。

    傅白拉住她的手腕,压低声音说:“我不管你之前过得怎么样,但现在你跟我签了合约,受了什么委屈,全都说出来,保护你一个,我还做得到。”

    温茶回头看他,他的目光非常认真。

    温茶忍不住笑了笑:“没人给我委屈。”

    傅白被她看的心里别扭,“我知道,你很聪明。”

    否则蒋涵放在她枕头下的项链不会莫名回到蒋涵身上。

    “但是,再怎么聪明,一个人也不行。”

    “嗯,我知道了。”

    温茶一本正经的点点头,“以后遇到解决不了的事,我一定会让导演打电话给你的。”

    见她不是敷衍了事,傅白微微一笑,狭长的眼睛温柔起来,“知道就好。”

    傅白带着合同离开后,温茶推开屋门,所有人正坐在一楼的沙发上,目光灼热的落在她身上。

    范芷君清清嗓子问她:“傅老师走了?”

    温茶没说话,抬脚就往楼上走。

    范芷君提起抱枕朝她扔过来,“问你话呢!”

    温茶偏头看她一眼,目光一片冰冷,“你想问什么?”

    范芷君被她看的心虚,气势不足道:“傅老师都和你说什么了?”

    “没什么。”

    温茶继续往楼上走,漫不经心道:“他就说,谁要是再欺负我,就给我做主。”

    这句话马上激起了其他人的嫉妒心。

    汪洋率先站起来:“李茶,你和傅老师是什么关系?傅老师为什么要罩着你?”

    “傅老师心地善良,热心帮助一个被冤枉的人,你觉得我们是什么关系?”温茶的目光似笑非笑的落在汪洋身上,“还是你觉得我们应该有什么关系?”

    汪洋看她脸色认真,毫无说谎的样子,无趣的摸了一把自己的头发,“只是问问。”

    温茶没再理会,回房间关上门,开始收拾凌乱的屋子。

    林落眼见范芷君没问出什么,径直打开屋门,看着满地狼藉,嘴角露出一抹微笑,目光紧盯住温茶:“你是个不错的对手。”

    温茶抬起头,她继续说:“以前是我小看你了,我向你道歉。”

    温茶目光落在她毫无诚意的眼睛上,“你是为了什么道歉?为了你和蒋涵一起陷害我?还是为了炫耀你的宽容大度?”

    林落被她问的张目结舌。

    温茶却是笑的:“想来,你也不会为了这些道歉。”

    这话不免让林落想到傅白的脸,他之前就是要她向温茶道歉。

    林落咬咬牙:“我凭什么道歉,我的东西丢了,东西是蒋涵拿的,我才是受害者,我凭什么道歉?!”

    这样的话也说的出口。

    她和蒋涵的友谊,到底多薄弱多可笑。

    “说完了吗?”温茶淡淡道:“说完了就请你让一让。”

    林落低下头,才发现自己踩到了一个粗糙

    的中国结,样子真是丑到爆,送给她她都不要的货色,温茶还当个宝贝。

    她没有移开脚,讥讽道:“怎么,你穷到连这种东西都要收着的地步了吗?”

    “让开。”

    温茶的目光里第一次带上了显而易见的阴冷。

    林落没让,还用高跟鞋在东西上狠狠碾了碾,温茶不是看重这个东西吗?她偏偏就要把东西踩烂,看她怎么办?!

    她正要再踩下去,温茶扣住了她的脚腕,“我再说最后一次,让开。”

    “我就不让,”林落弯下腰,露出得意的笑,恶意道:“这个东西应该是你姐姐送给你的吧,你说我踩烂了,你该怎么办呢?”

    话音未落,温茶握住她的脚狠狠往前一拖,林落一个踉跄,还来不及稳住步伐,就被温茶绊倒在地,脑袋砸在地上的声音,温茶都替她疼。

    林落被砸蒙,张嘴就要哭出来,破口咒骂温茶。

    温茶捡起布满尘土的中国结,居高临下的看她一眼,“需要我帮你叫节目组吗?”

    林落所有表情凝固在脸上。

    温茶:“当然我还可以配合你演出。”

    林落彻底说不出话来,伸手指着温茶,整张脸扭曲的可怕,心里吃了黄连一样苦。

    李茶这个贱人,怎么敢?!

    温茶把东西收进行李箱,坐在床边,静静盯住还没缓过神来的林落。

    “我小的时候比现在还穷,有一年冬天,我妈妈从外地回来给我了十块钱,我把钱带到学校想买自己喜欢的东西,然后钱丢掉了,是被我们班里的同学捡到的,老师在讲台上问,钱是谁丢的,班里有两个人举手,一个是我,一个是我同桌,你猜老师把钱给了谁?”

    林落不知道她说这些的意义在哪里,目光看向她,难道这人终于意识到自己多上不得台面吗?

    温茶继续说:“老师问也没问,把钱给了我同桌,你知道为什么吗?”

    林落动了一下身体:“为什么?”

    “因为我穷啊,我家境不好,一个穷孩子怎么可能会有十块钱的零花钱呢?”

    “所有人都觉得我在撒谎。”

    温茶轻笑出来:“我到现在还记得我同桌拿到钱时的笑脸,她是那么的快乐而得意。”

    林落的表情有些烦躁,她甚至有点不安:“你说这个干什么?”

    “我只是觉得你的笑容,跟她很像。”

    “你胡说!”一听到温茶把自己和另一个卑鄙小人比,林落根本不能接受,“李茶,你要是再侮辱我,我有权起诉你!”

    “我侮辱你了吗?”

    温茶似笑非笑的盯住她的眼睛,“还是你心里清楚,你和她分明就是一样的人?”

    “胡说八道!”

    林落抓起地上的高跟鞋狠狠地扔在温茶脸上,气急败坏道:“你要是再含血喷人,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温茶接住她的高跟鞋,反手把鞋子扔在了她肚子上。

    尖锐的力量撞在身上,林落痛的差点哭出来。

    温茶微微一笑道:“你猜后来她们都怎么了?”

    林落忍痛抬起头,温茶温温柔柔的说:“我同桌她高中没毕业就被家里人逼着嫁给了一个老男人,现在过得非常不好,那位老师的丈夫没过多久就出轨了,很快反过来抛弃了她,这就是她们的报应。”

    “你和她们一样。”

    温茶轻描淡写道:“都是逃不掉的。”

    林落被云淡风轻的一眼看的心惊,再想想她说的话,身上的痛苦全都忘了,只觉得眼前这个漫不经心的少女就是个疯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