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9章 荆棘之路(十三)
    林落一眼就看出了蒋涵的想法。

    她心里嗤笑一声,压低声音道:“你最好乖乖听话,否则,以后走着瞧。”

    蒋涵自然知道林落的走着瞧是什么意思。

    她如果真的和林落闹个你死我活,依照林落的个性,她以后在圈子里恐怕是混不下去了。

    她犹豫了。

    一想到以后举步维艰的样子,她不敢真的和林落对上。

    她忽然后悔起了和林落狼狈为奸的合作。

    如果她没有想扒上林落这条线,也就不会变成这样。

    真是可笑的塑料姐妹。

    “向李茶道歉。”

    导演简直看都懒的看一眼蒋涵,“道过歉之后,马上收拾东西离开节目组,看在你是选手的面子上,我们不会报警,但是节目组容不下思想败坏的人。”

    思想败坏……

    是啊,她就是个思想败坏的人。

    蒋涵难过的差点哭出来。

    她已经不敢去看其他人的眼睛了,在所有人眼里,她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小偷,而且远不止小偷这一种定义。

    她就是所有人嘴里的蛇蝎心肠。

    她抹了一把眼泪,没再看林落一眼,朝着温茶走过来,郑重其事的说了一句对不起。

    温茶没答应她。

    她又说了声。

    温茶笑了一下:“我不原谅你。”

    蒋涵抬起眼睛,温茶说:“如果今天在这里被赶走的人是我,你会怎么想?”

    蒋涵愣住。

    温茶继续说:“你应该会非常高兴,毕竟你用你的心计赶走了一个你非常讨厌的人,你会和你背后的人一起庆祝,因为你们少了一个对手,并且还毁了她的名誉,你会这样吧。”

    蒋涵被噎的说不出话来。

    温茶一字一句都戳在她心口。

    她说的没错,如果走的是温茶,她会和林落还有范芷君高兴的忘乎所以,她们会庆祝,甚至还会继续给温茶使绊子,让她这辈子都爬不起来。

    但是现在……

    “但是现在这个人变成了你。”

    温茶轻声说:“你体会到了我的感觉了吗?”

    那种委屈,失望,痛苦甚至绝望的感觉。

    那种想去死,一辈子都不想体会第二次的感觉。

    你体会到了吗?

    温茶看向所有人,淡淡道:“我是穷,我恐怕一辈子都买不起那么贵的项链。”

    “但是,我的心不脏。”

    这句话让刚才所有背后说人闲话的人老脸一红。

    贫穷是不可怕的,可怕的是比贫穷更贫瘠的人心。

    她们刚才的所作所为,可没比蒋涵好多少。

    “我不会原谅你,这辈子都不会。”

    蒋涵没有想哭的心情,她哭不出来,这一次,短短的一句话,却让她忍不住掉眼泪。

    她终于切身的体会到自己的恶意带来的后果。

    如果这一刻这么痛苦的是温茶,是温茶给她道歉,她应该是会笑的,她会笑着嘲笑和讥讽温茶的可怜和可悲。

    但是这一刻,她和温茶位置对调,温茶没说一个脏字,她却觉得自己肮脏的可怕。

    温茶笑着说:“你终于感觉到了是吗?”

    “除了虚伪的灵魂,你一无所有。”

    蒋涵当天就走了,走的时候,她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

    林落站在落地窗前静静地看着她离开,蒋涵坐车离开时,回头看了她一眼,那一眼让林落忍不住笑出声。

    这种蠢货,还真以为自己举足轻重吗?

    范芷君在身后看了林落几眼,看到她的笑容时,没有像以前一样靠近,反而转身上楼躲避。

    林落连一直给她当牛做马的蒋涵都能说舍就舍,她这样的估计也只能给林落当垫脚石。

    她爬上楼找到汪洋,才稍微好了点。

    走在别墅后,长满青草的小路上,少女回头对男人轻轻一笑:“刚才的事,谢谢你了。”

    “谢什么?”

    傅白忍不住抬手摸了一下她的脑袋,感受着手底轻柔的触觉,他正色道:“我一个男人,看着那些人欺负你,难道就让你受着吗?”

    温茶深觉艺术家就是不一样,又说了声谢谢。

    傅白有些不大高兴,“不要总说这两个字。”

    “好。”

    “这是合同。”

    傅白把捏了一下午的合同递给她,“你看看如果没什么不合适的地方,我们就签约吧。”

    温茶接过合同,一目十行的看了看,没什么大问题后,她的目光放在了酬金上。

    当傅白私人模特一个月,酬金是一笔非常乐观的数字。

    傅白顺着她的眼睛看到那个数字时,轻声说:“我今天带了一半酬金。”

    温茶点点头,他又说:“如果你急需用钱的话,我可以全额都给你。”

    温茶愣了一下,看向他的目光灼热起来:“我很缺钱。”

    她的眼睛里全都是对金钱的渴望。

    这样重利的面孔,是从事艺术的人非常反感的,其中就包括摄影师。

    傅白似乎一点也没有那样的陋习,钱谁不爱,爱钱不代表重利。

    他面不改色的点点头,“我明天就给你把剩下的钱送过来。”

    “不用送过来。”

    温茶摇摇头,“我有一个账户,傅老师可以帮我打进那个账户里。”

    傅白不疑有他的应下来,温茶没有犹豫,接过他手里的笔,在合同上签了自己的名字。

    “这是我和你的私人合作,和我以后的公司无关。”

    “我知道,”傅白微微一笑道:“我也可以向你承诺,你的所有照片,我都不会作商业用途,我不会给你造成任何麻烦。”

    “谢谢傅老师。”

    两人沿着小路走了一会儿,离开了别墅的视线后。

    温茶回头看向傅白,“傅老师的手机能借我用一下吗?”

    傅白一愣:“你是给男朋友打电话?”

    温茶笑了笑,没有否认,“是个很重要的人。”

    傅白面色变了一瞬,他非常不情愿的拿出手机给她。

    没想到小姑娘十八岁就有男朋友了,真是,真是……太气愤了!

    温茶拿着手机走远了些,给李珊打了个电话,说了手机被收一事,又问了些其他东西后,她又给主治医生打电话。

    李珊的药快用完了,都是国外进口的,等傅白打钱到卡里,李珊的药或许能够续下去。

    她打完电话,把手机还给傅白,才发现傅白就站在她身后不远处。

    傅白接过手机:“打完了?”

    温茶点点头。

    傅白:“你男朋友很想你吗?”

    “还可以。”

    傅白看她脸色好了很多,一想到这样的反应,只有面对她男朋友时才有,他心里别扭的不行

    “你才十八岁,还很年轻,前途一片光明,还是不要太过拘泥于儿女情长。”

    温茶脑袋一蒙:“傅老师的意思是,让我分手?”

    “我的意思是,你还太小了。”

    温茶:“我已经成年了。”

    傅白:“我是觉得你年纪太小,分不清好坏,等再大两岁谈恋爱再合适不过。”

    温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