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6章 现实世界(十)
    第二天,温茶就进了剧组。

    花了差不多一个月拍好了变态心理医生的戏份,又马不停蹄的进了少女画家剧组。

    等拍完手里的所有戏份,已经是夏末了。

    有之前几个配角刷脸,她终于不是什么籍籍无名的小透明了。

    苏安给她放了几天假,让她在屋子里好好休息。

    温茶在屋里好好休息了几天,让系统查了查还有多少积分。

    系统:“兑换天数,还有一个多月。”

    温茶点点头,准备找个风景优美的地方放松一下。

    那位陈先生的电话,不偏不倚的打过来。

    “温小姐,海绵已经一天没吃饭了。”

    温茶打消所有的计划,换好衣服出门,陈家的司机已经在楼下等着了。

    别墅里,小短腿精神不济的窝在花丛里,可怜兮兮的。

    看到她,它眼睛亮了一下,忽而又黯淡下去。

    温茶把它从花堆里抱出来,它乖乖的窝在温茶怀里,没有一点活力。

    她拍戏的时候,隔三差五也会抽出时间来看它,一开始小家伙还开心的不得了,可是时间一长见不到她,整个就焉掉了。

    温茶把它抱到葡萄架下,让瑞恩去准备食物,手指静静地给小家伙顺毛。

    小短腿睁着大眼睛看她,见她还是那个爱自己的主人,一开始的气愤,跟气球似得,砰的一声,爆了。

    它伸出舌头,舔了舔温茶的手背,有些委屈的窝在温茶怀里。

    它一点也不想离开主人,可是主人每次只来一会儿就走了,她要是天天在这里陪它该多好呀。

    瑞恩说,主人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如果天天陪它的话,主人就会饿肚子,它就更难过起来。

    它是不是变成了主人的拖累?

    它不要拖累主人。

    所以,它要变得懂事起来,到时候,主人来看它,看到它健健康康的,就会觉得它棒棒的!

    可是,一天天见不到主人,它再怎么棒棒的主人也看不到,它忽然就没力气了。

    小短腿无比失落的想,主人为什么不能天天和它待在一起呢?

    温茶不知道它心里的想法,在瑞恩端来食物和水之后,安静的给它投喂。

    “你现在正在长身体,要多吃东西好吗?”

    小短腿就着她的手,吃了很多,但是这并不能阻止它忧郁的心情。

    投喂过后,温茶又带它去洗澡。

    洗完澡,和往常一样哄它睡觉。

    可是这一次,无论她说什么,小短腿也不睡了。

    以往,它每次,只要一睡着,醒过来主人就不见了。

    瑞恩说,主人不能总围着它打转,可是,它只想和主人多待一段时间。

    小短腿渴求的望着温茶,可爱的嘴巴发出了两声从前没有的声音。

    似乎在说,等我醒过来,你别走好吗?

    温茶揉了揉它的脑袋,“这几天,都可以用来陪你。”

    小短腿眨了眨眼睛,用爪将温茶的手,刨在自己的脑袋下面。

    它要枕着主人的手睡觉,那样,等它醒过来,主人就不会不在的。

    温茶:“……”

    小短腿最终还是扛不住疲倦,进入了甜甜的梦乡。

    温茶坐在它的小窝边,伸手顺了顺它的毛,眼睛柔和起来。

    一旁的瑞恩忍不住说:“小家伙很喜欢你呢。”

    温茶笑了笑,轻声说:“它还小,等它长大一点,就好了。”

    瑞恩摇摇头:“小动物这些,只要认了主人,就再也长不大了。”

    它们的记忆只会停留在主人带给它的温暖里,然后一直一直的记到死亡。

    尤其是狗。

    它们最是忠诚。

    温茶垂下眼睛没说话。

    瑞恩转过身给她倒了杯茶,“温小姐,也不必觉得困扰,小家伙喜欢你,对你来说,是件好事。”

    温茶安静的喝了口茶,点了一下头。

    没一会儿外面有事,瑞恩关上门走了出去。

    等到下午天色渐晚,小短腿从睡梦里醒过来。

    它睁开眼睛,一眼看到温茶,一双眼睛都亮了,跟藏了星星似得。

    温茶把酸软的手臂从它脑袋下面取出来,小短腿迫不及待的扑进她怀里。

    温茶抱着它去花园里放风,没过一会儿,瑞恩说家主回来了,有事请她去书房。

    温茶把小短腿交给他,转身往楼上走。

    那位陈家家主已经在等她了。

    他还是和之前一样,空有一副惊人美貌,看起来却太过刻板和严肃。

    温茶打了声招呼。

    书桌前的男人抬起头,招手让她坐在自己对面。

    温茶落座,他淡淡道:“你最近没什么戏份?”

    温茶笑了一声:“陈先生很清楚我的行程。”

    男人面不改色道:“对于合作对象,我一向了如指掌。”

    温茶:“……”这么清楚,听起来,好可怕的感觉……

    “你如果有充裕的时间,我希望你可以好好的来照看它。”

    “陈先生的好好照看,是指它吃东西吗?”

    “不,”男人摇摇头,“不止吃饭,我想让你教它独立些。”

    温茶:“……”如果要教小短腿独立什么的,找她简直就是最大的错误啊!这人会不知道?

    “陈先生的独立包括什么?”

    “不要粘人。”男人的目光静静地落在她脸上,一字一顿的说:“最好是不要舔人,不要过于亲密的接触人。”

    温茶:“亲密人,是小动物的天性,陈先生不觉得这个要求有点过分吗?”

    男人沉默了一瞬,“这就是我的要求。”

    温茶:“……”这要求不是一般难。

    “如果是这样的话,在我教会它独立的同时,我们的合约也就不做数了对吗?”

    “温小姐,”男人低低的叫了她一声,目光里隐藏着深邃的认真:“我们的合约,不论如何,只要它还活着,就永远算数。”

    温茶:“……”有种被人坑了的感觉……虽然占便宜的是她……

    “我知道了。”

    “嗯,”男人的目光没有从她脸上移开,他的手指不露声色的在桌子上敲了敲,“温小姐这几天有假期,我有个提议。”

    “什么提议?”

    男人云淡风轻道:“搬进别墅里来。”

    温茶面色一顿,猛然抬起眼睛:“合约里并没有这一条。”

    “合约最后一条,温小姐还记得吗?”

    温茶回想了一下。

    为了海绵宝宝的身体健康,在合约有效期内,甲方陈家有权对乙方提出与合同内容相关的合理要求,例如带海绵宝宝踏春,带它出去放风,给它打预防针,长时间照顾等。

    最后,一切解释权归陈家所有。

    温茶:“……”她就说,自己被坑了……

    男人似乎没感觉到她的心情,淡淡道:“现在海绵的身体非常脆弱,希望温小姐配合。”

    “但是合约里,并没有提及要我住进来。”

    “这是我新加的。”

    男人轻描淡写道:“我觉得加这一条,非常合理。”

    温茶:“……”我觉得一点也不合理!

    可恶的资本主义土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