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9章 豌豆王子(二一)
    温茶正色道:“如果你是辛迪女巫,我想和你做个交易。”

    “交易?”辛迪绕着温茶的身体转了一圈,眯着苍老的眼睛笑着说:“我每天会做很多的交易,海底有太多小家伙找我了,你找我可真是找对了。”

    “我知道。”

    “你知道?”辛迪笑的更开心了,“那你也一定知道,找我做交易是要付出代价的。”

    温茶扬起眼睛盯住她,“这个道理我懂。”

    见她这么上道,辛迪女巫笑的合不拢嘴,“我就喜欢你这样聪明的小姑娘。”

    她重新走进屋子,坐在自己人骨堆叠而成的椅子上。

    “说吧,你有什么愿望?”

    温茶走近她,坐在她面前,同样用人骨堆叠的座位上。

    “我想问一个诅咒。”

    “诅咒?”辛迪女巫挑起眼睛,舔了舔自己的嘴角,“什么诅咒?”

    温茶:“你还记得那位人鱼公主吗?”

    “人鱼公主?”辛迪面不改色道:“你是说宫殿里的公主们吗?”

    “不,”温茶淡淡道:“我是指,被你收割了生命的那位公主。”

    辛迪的表情变了一瞬,她很快恢复平静,“你问她做什么?”

    “你还记得你最后承诺给她的那个诅咒吗?”

    “当然记得。”那是辛迪记忆里,印象中最深刻的一位公主了。

    “我想知道,消除诅咒的办法。”

    辛迪眯起眼睛看着温茶,“当然可以,不过你需要付出让我心动的东西。”

    “当然有。”

    “我指的是,和人鱼公主生命等价的东西。”

    辛迪目光锐意的盯住温茶,“你能做到吗?”

    “有啊。”

    温茶从怀里取出安吉丽娜准备的荷包,递给辛迪,“这里面有足够让你心动的东西了。”

    辛迪饶有兴致的拆开荷包看了一眼,她眼底闪过一丝几乎发现不了的诧异。

    她合上荷包,正要说话。

    温茶:“我记得女巫的交易规则,女巫是不会说谎的对吗?”

    辛迪面色难看了一瞬:“你说的很对。”

    她把荷包收进自己怀里,“我的确是心动了。”

    她回头从五颜六色的药剂里翻了翻,最后翻出一支颜色极为难看的药剂递给温茶,“这是解药,给被诅咒的人喝掉之后,诅咒马上就会失效。”

    温茶接过来,放到了怀里。

    抬起头,辛迪正笑意盈盈的看着她,“小宝贝,你就没有别的交易想做吗?”

    温茶面不改色的跟她对视一眼。

    “如果有呢。”

    “我当然无比欢迎了。”

    辛迪女巫笑的眼睛合成一条缝,“我就喜欢和你这样爽快又拿的出东西的小姑娘做交易了。”

    温茶手指动了动,“的确还有个消息想问你。”

    “你说。”辛迪的表情有些狂热起来,“世上就没有我不知道的事,只要你说得出来。”

    前提当然是,付的起与之相当的筹码。

    温茶思索了片刻。

    “我想知道,关于我母亲的所有事。”

    “你母亲?”听到是问这个,辛迪的表情微妙起来,“你如果能说出你母亲的名字,和她出生的日子,我可以为她做一次占卜。”

    温茶思考了一下,说出了老婆婆的名字和生日。

    辛迪的表情顿时就变了。

    这个名字让她变得有点不像她自己。

    “原来是她……”

    温茶问:“怎么了?”

    “没什么,”辛迪罢罢手,“你想好用什么来跟我交换了么?”

    温茶从衣服里取出一支快要被压扁的玫瑰花。

    辛迪的眼神几乎在她拿出花的瞬间,就黏在了上面。

    “你怎么会带这个?”

    “我妈妈说,你非常喜欢玫瑰花,只要有这个,无论什么问题,你都会好好的回答我。”

    辛迪忍不住笑出来,“她还是曾经一样了解我。”

    “好吧,”她从温茶手里接过这一路跋涉过来还没有凋谢的花儿,扬着眉头说:“我答应你的交易。”

    “我想知道,我妈妈曾经所有的经历,以及她的爱情。”

    辛迪拿出女巫专用的塔罗牌,做了占卜。

    得到想要的结果后,她收起塔罗牌,目光悠然的落在温茶身上。

    “说起来,你母亲小的时候,我还抱过她。”

    温茶睁大眼睛,无法想象眼前这个貌美年轻的女巫抱过自己糙的像男人的母亲。

    “别不信,”辛迪嗅了一下玫瑰花的香气,着迷的闭上了眼睛,“她出生的时候,是王国最美的春天,院子里的玫瑰开的特别好,国王给她取名叫凯瑟琳,寓意她出生的吉兆。”

    温茶整个都懵了:“她是一位公主?”

    “是啊。”

    辛迪笑的弯起眼睛:“你别不信,你母亲不仅是位公主,还是一位非常美丽的公主,她是国王唯一的女儿,是上帝留在人间的遗迹,每走一步路,脚下就会开出一支鲜丽的玫瑰花,她经过的地方,永远都鲜花盛开。”

    “所以,在她满月的时候,国王为了庆祝她的出生,请了王国上下所有的女巫来给她祈福,希望她可以健健康康的长大。”

    国王和王后对公主的期望很高。

    然而,太过高兴的国王,粗心的遗漏掉了其中的一位女巫。

    “这位女巫和我一样是个黑暗女巫,没被邀请的她觉得颜面失尽,愤怒之下诅咒了你的母亲。”

    她对国王说,公主是不会平安的长大的。

    到她十六岁那年,她会碰上纺纶上的锐器,在锐器扎破公主手指那一刻,公主会得到应有的惩罚。

    她会带着整个王国,陷入沉眠,并且永远不会醒过来。

    “国王感到十分惊慌,当即派人收起了所有的纺织车,可到了十六岁那年,你母亲,还是陷入了沉眠。”

    她跑到了阁楼上,碰到了纺纶上的缝纫针,她昏睡过去,整个宫殿跟着她陷入了一场醒不过来的梦境。

    辛迪说:“你母亲真是个可怜的公主。”

    温茶若有所思道:“诅咒都有解决的办法。”

    “你说的很对。”

    辛迪无比认同,“你母亲想要得救,需要得到一个能为她披荆斩棘,无所畏惧的男人的真爱之吻。”

    当那个人栉风沐雨,一往无前的抵达被玫瑰和野兽包围的宫殿,充满爱意的亲吻阁楼上的公主,一切就会复原。

    说起来似乎很容易。

    “可事情,哪会这样简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