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7章 豌豆王子(十九)
    温茶带着王子回了屋。

    老婆婆已经做好了饭。

    温茶吃过饭,等她收拾好厨房后,跟她一起上了楼。

    老婆婆有些诧异的回头,正要问她怎么了。

    温茶把诺诺身上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她。

    老婆婆听后,面上没什么表情。

    她直直的看着自己傻乎乎的孩子,对诺诺并不感兴趣。

    “他跟你没什么关系,以前还嘲笑过你,你不许去。”

    安吉丽娜说的地方是海底。

    那是比陆地要危险的多的地方。

    老婆婆不能冒这个险。

    温茶有些固执的对她说自己必须要去。

    老婆婆面色有些难看下来。

    温茶没有逃避的对上她的目光。

    “妈妈,我现在已经十七岁了。”

    十七岁早就可以自己拿主意。

    “你就算十七岁也是我的女儿。”

    老婆婆对她的说辞,并不感冒,“对我来说,你的安全最重要,那个小食人族,跟你没关系。”

    “可是除了我,谁也去不了。”

    “那就不去。”

    老婆婆正色道:“他自己做的蠢事,自己买单,理所当然。”

    温茶没有退让,她走近老婆婆,轻声说:“妈妈,诺诺不是我唯一的理由。”

    “你还有什么理由?”

    温茶面露悲伤道:“你从来就没对我提起过我的父亲。”

    老婆婆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理由,顿时怔在原地。

    她魔怔了一般,盯着温茶柔和的侧脸,心里升起无数苦涩。

    “说他做什么?”

    老婆婆摇摇头,“你一出生,他就抛弃了我们母子,不提也罢。”

    老婆婆的面色很静,眼神也很深。

    温茶探不出所以然来。

    “你不想知道他在哪里吗?”

    老婆婆的身体颤抖了一瞬,她很快否决道:“知道了又怎么样呢?知道了,也改变不了,他放弃我们的事实。”

    “可是赛琳娜的母亲说,父亲一定是个强大的人。”

    “是啊,他是个有魅力的男人。”老婆婆也很认同这个观点,她似乎想起了什么,嘴角不由自主的扬起来,在接触到温茶的目光后,又淡淡的垂下去。

    “但,这都已经过去了。”

    温茶脑海里蓦然的浮现出什么。

    “赛琳娜的母亲说,我体内有父亲的血脉,可以安然无恙的去到海底,海底的女巫知道世间一切的事物,我想问问她,我的父亲在哪里?”

    老婆婆面色一滞,不可置信的盯住温茶,“你,你怎么会想到问这个?”

    “因为诺诺有父亲啊。”

    温茶眨眨眼,“阿瑟也有,所有的孩子都有。”

    就她没有。

    老婆婆被这句没有任何攻击力的话刺激到了。

    她看着温茶的眼睛里,第一次聚满泪水,她伸手摸了摸温茶的脑袋,带着哭腔说:“对不起。”

    温茶眷恋的蹭了蹭她的手掌心,“妈妈,让我去吧。”

    去问问海底的女巫,父亲还在吗?

    他在哪里?

    过得好不好?

    或者,他还记得我们吗?

    “我知道,你也是想他的。”

    否则,她不会对她这么好。

    也不会提起他,就失了平静。

    老婆婆没说话。

    只是伸手抱了抱她。

    第二天一早,温茶趁王子还在睡觉的功夫爬起来,穿好衣服,朝外走去。

    老婆婆已经在屋门前等她了。

    她的手里提着给她准备的新衣服和食物。

    等她走近,老婆婆把东西放在马车上。

    她伸出手让温茶走到她身边,对她说:“一直往南走,那里是人鱼的领地,女巫就在那里。”

    温茶惊讶的睁大眼睛,她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老婆婆似乎没注意到她的惊讶,从怀里取出一个小小的荷包递给她,“这里有妈妈给你准备的防身咒术,它会保佑你一路平安。”

    温茶更是诧异。

    老婆婆微微一笑道:“我姑且也是个女巫。”

    温茶:“……”之前一点也没有发现……

    “去吧。”老婆婆拍拍温茶的肩膀,“你已经先长大了,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想做什么,妈妈,这一次,不会再跟着你了。”

    “我知道。”

    温茶点点头,“我一定会平安回来。”

    老婆婆不舍的将马车赶到了正轨上。

    等温茶坐上去,她拍了拍马背,矫健的烈马,像是一阵风,飞速的冲了出去。

    温茶回过头朝屋门前看去,老婆婆正站在屋门口,像一棵永远不妥协的树。

    温茶抹了一把脸,掀开马车的帘子,正要看看老婆婆准备的新衣服。

    马车里,正坐着一位娇生惯养的王子。

    他瞪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温茶,非常可爱。

    温茶:“……”

    “你怎么在这里?”

    王子抿了抿嘴唇,“早上你起来,我就醒了啊,我,我看你和妈妈一起说话,就偷偷溜上来了。”

    温茶:“……下去……”

    “什么?”

    王子差点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你说什么?”

    温茶很有耐心的重复道:“我让你下去,回家去。”

    “不行!”

    王子抗拒的盯住她:“都出来这么远了,我不回去。”

    温茶停下马车,不容置疑道:“不回去,也得回去,你不能跟着。”

    看温茶油盐不进的模样,王子小性子发作了。

    “我就跟着!我就要去!”

    温茶扶额:“你跟着做什么啊?”

    “我也不知道我能做什么,”王子认认真真的说:“不过,我就要和你一起去,你不让我去,我就偷偷跟着,就算你把我送回去了,我也跟着,要是我出了什么事全怪你!”

    这还杠上了……

    温茶啧啧两声:“你现在一点也不像个王子。”

    王子吸吸鼻子:“我从来就没像个王子。”

    “怎么不,”温茶举了几个例子:“你当王子的时候,不是喝葡萄酒,睡天鹅绒,踩狐狸皮么?”

    王子被她说的脸红,他喏喏道:“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温茶:“听过你名字的人,都知道。”

    说起玫瑰王子,谁人不知,那可是爱丽丝王国的掌上明珠。

    王子哼了一声:“他们只会记这些无聊的事。”

    温茶:“对我来说,这并不无聊。”

    “好吧……”

    王子低下头,避开了温茶的目光:“我的确过了很长一段时间醉生梦死的日子,但是我却从来没有承担起身为王子的责任,我一直都是个不合格的王子,他们嘲笑我,也是应该,但是……”

    “在你面前,我不是王子,我只想做个合格的伴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