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1章 豌豆王子(十三)
    温茶背着王子到了屋门口。

    老婆婆在门口等他们。

    等走到面前,老婆婆恶狠狠的瞪向王子,这人实在太过可恶,竟然还要自己女儿背。

    王子被她看的腿脚发软,被温茶放下来后,直接站不稳,又往温茶身上倒。

    温茶:“……”

    她随手把人接住。

    老婆婆脸色更不好看了,看王子的眼睛,活脱脱是在看妖艳贱货。

    温茶笑眯眯对老婆婆叫了声。

    老婆婆眼神柔和下来,抬手就把王子从她手臂上捋下去,“宝宝,妈妈今天又给你做了好吃的,你快跟妈妈过来。”

    王子:“……”感觉自己又是多余的了。

    温茶伸手抓住王子,“你也快点。”

    王子扬眉,弯弯一笑,握住了温茶的手。

    才不是多余的呢。

    走进屋子,吃过饭之后,老婆婆在楼上的坊轮边做衣服。

    小食人族的衣服又小了,她必须得给温茶做新衣服穿。

    温茶和王子坐在房间的窗户边看着辽阔的荒原说话。

    “这个地方真是太大了。”

    王子说:“我管不过来。”

    温茶拍拍他的脑袋,“那你要慢慢的学会啊。”

    “我学不会的。”

    王子低下头,有些沮丧,“我连自己都管不好。”

    温茶赞同的点点头:“你的确是连自己都管不好。”

    王子瞪大眼睛,她又说:“但是你可以学会啊,你现在可比以前勇敢多了。”

    “有朝一日,你一定会是一个非常成功的王子。”

    王子被她说的有些不好意思,脸红的低下了头,“谢谢你。”

    “嗯。”

    温茶眯起眼睛微微一笑:“你如果变不好的话,就把你吃掉。”

    王子:“……”好好的气氛,瞬间就坏掉了……

    傍晚,老婆婆进厨房给他们做饭。

    窗棂下,忽然奔过几群英俊的烈马。

    为首的是一位身穿骑士服的男子。

    从窗户下经过时,男人回头看了温茶一眼,湖蓝色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盯住温茶,他张嘴问她:“你好,请问你们这里有妙龄少女么?”

    温茶也眨眨眼,有些搞不明白他问题的意义何在。

    男人扬唇一笑,仿若浑身都在发光。

    他说:“我叫爱德华,是荒原边上国家的王子,前些天,我举办了三场舞会,舞会过后,遗失了我的未婚妻,现在我要找到她,和她举行一场盛大的婚礼,你能帮助我吗?”

    温茶摇摇头,“这里可没有什么妙龄姑娘。”

    那位王子失望的叹口气,“我只找到了她的水晶鞋,希望这只鞋能够帮我找到我的未婚妻。”

    温茶回以笑容,“祝你好运。”

    那位王子和温茶告别之后,朝着荒原更远的地方乘马而去。

    温茶关上窗户,还没说话,老婆婆就叫他们吃饭了。

    第二天一早,那位寻找未婚妻的王子在楼下,停了下来,他雪白的马背上,坐了个身穿华服的精致姑娘。

    那姑娘一头玫瑰花色的头发,红嘴唇,高鼻梁,一张雪白而艳丽的脸,看起来非常漂亮。

    王子跳下马,对着温茶笑着说:“承蒙你的祝福,我已经如期找到我的未婚妻,我要立刻带她回王宫举行婚礼。”

    温茶的目光从姑娘的脸上落下来,轻声对他说:“你的未婚妻真漂亮。”

    王子与有荣焉的挺起胸膛,“你说的实在太好,她是你们国家一位公爵的女儿,那只水晶鞋穿在她,犹如白雪上碎落的星星,美轮美奂,简直就是天生一对。”

    温茶点点头。

    那位王子又说:“还好我捡到了她的水晶鞋,否则,我恐怕天涯海角都找不到她,她已经答应我的求婚,我们回到王宫,就要宣布婚礼,到时候请你一定要到场。”

    温茶笑了笑,没有答应他,只问:“这真是你的未婚妻吗?”

    王子愣了一下,不知道她问这个问题有什么意义。

    “鞋子为她量身定做,衣服穿在她身上,也是美不胜收,我无比确认。”

    温茶没说话,目光又落到了姑娘身上。

    那姑娘坦然而爱恋的看着王子,眼神灼灼如火,显然已经情根深种。

    温茶没再说什么,挥手和王子道别。

    王子带着她的未婚妻,乘马离去。

    温茶关上窗户,愣了一会儿,才从床上扒出了阿瑟。

    阿瑟王子睁开惺忪的睡眼,温茶扒住他的脸。

    盯着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

    “如果有一天,你请我跳了一支舞,却没看到我的样子,在我离去后,捡到了我的鞋,你会用鞋子找我么?”

    王子刚醒,脑袋有些转不过来,回神后,他将脸轻轻靠在她手心。

    “才不要。”

    “为什么呢?”

    “世界上穿一样码数的人那么多,如果用鞋子去找,太浪费时间了。”

    “……”

    “我要是找的话,才不会这么笨。”

    “那你怎么找?”

    “凭心啊,”王子睁着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她,“你既然已经和我跳过舞,我又怎么会忘记,你给我的感觉。”

    温茶:“……”

    “怎么了?”王子以为自己说错了话,询问的看向温茶。

    温茶摇摇头,抬起另一只手,揉了揉他凌乱的头发,“就是忽然觉得你变聪明了。”

    王子:“还有更聪明的。”

    “什么?”

    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她的手掌心,像只猫儿似得,扬起大大的眼睛,无辜的仰头问她:“可不可爱?”

    温茶:“……谁教你的……”

    “诺诺哦。”

    王子又舔了舔她的指尖,“他说,他的房子里藏了很多画册,只要我看完,学会那些事,你就会喜欢我的。”

    “你什么时候拿的?”

    “昨天啊。”

    王子对她很坦然,“诺诺偷偷告诉我,钥匙放在哪儿了,我拿了之后,就和你一起出来了啊。”

    温茶:“……”

    “你不喜欢吗?”

    王子伸手扯了扯她的衣袖,想着说“诺诺告诉我,你们食人族最喜欢乖乖的宝宝了。”

    温茶:“可你已经不是宝宝了。”

    王子一怔:“我怎么就不是宝宝了?”

    温茶:“没你这么大的宝宝。”

    这句话深深地伤害了王子。

    他撇过头,把温茶的手撂了,将头藏进被子里,什么话也不想说,每个呼吸,每个毛孔都在告诉温茶,他生气了。

    温茶:“……”

    好吧,她说的过分了。

    她抬手去碰碰王子的脑袋。

    王子不理她,把脑袋藏的更深了。

    温茶:“对不起,是我说错了,你还是个宝宝好吗?”

    王子还是不理。

    温茶:“不管多大你都是宝宝,就算别人不承认你是宝宝我也不能不承认,你放心,你是我的宝宝,你能不生气吗?”

    “不能,”王子把头伸出来,瞪她一眼:“你和他们一样坏,我生气!”

    温茶:“……”怎么就一样坏了?

    王子瓮声瓮气的说:“你和他们一样坏,可是你和他们对我的意义不一样。”

    “……”

    “我不能就这么简单的原谅你。”

    温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