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8章 豌豆王子(十)
    公主说完这句话,就要离开。

    温茶挡在她面前:“你骗了我们,就想这么走?”

    公主捂嘴微微一笑:“我可没骗你们,我是凭借我的本事让他吻我的,他心甘情愿,跟我什么关系?”

    温茶:“……”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一旁的诺诺更是被气得哇哇大叫,“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就是个欺诈犯,你给我等着,我马上回家让我爸爸把你吃了!”

    公主被他天真的话逗笑:“我的军队马上就会来接我了,如果你们想惹恼我父亲的话,你可以试试。”

    温茶冷笑一声:“这里是爱丽丝王国,你的军队想要进来,恐怕得费些力气。”

    “你以为爱丽丝的国王会知道吗?”

    公主对温茶的话嗤之以鼻,“你识相,就不要挡路,否则,我就让我父亲踏平这个地方。”

    食人族什么的,虽然生活在这片土地上,可他们以人为食,就是这里的国王也对他们不假辞色。

    食人族遭殃,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件好事。

    公主显然把事情弄得很清楚。

    温茶忍不住赞叹道:“你真是位称职的公主。”

    “那当然。”

    公主笑容里带上了一丝骄傲,在她的王国,就没有女孩子比她更聪明:“你既然知道我的尊贵,就最好对我尊重些,我还可以饶你一命。”

    温茶:“……”那还真是谢谢你了……

    公主见她愣神,以为她被自己吓到了,笑的越发绚烂,“你最好现在就把我送出去,等到我父亲来,我还可以替你求求情。”

    温茶差点被她逗笑了,盯着她,话锋一转:“可是,你的手碰到了不该碰的地方,你说我该怎么放过你?”

    公主一愣。

    温茶:“你说,我砍了你的手,等你父亲来接你时,你还是最尊贵的公主吗?”

    公主呆住,终于发现这个一直没说话的小侏儒似乎并不好惹,她后退一步:“你,你想做什么?”

    “不做什么。”

    温茶把王子放在一边儿,走上前,去抓公主的手。

    公主匆忙躲过,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她眼睛里划过一缕惊惶,拔腿就逃。

    温茶漫不经心的抓住她的头发,将她狠狠地拖了回来。

    公主疼的哇哇直叫。

    温茶:“在你父亲来把我们都杀光之前,我想先把你变回去。”

    公主吓得大叫出来:“你不能这么做!你这个无礼的侏儒!”

    温茶似乎听不到她在说什么,揪住她的头发,从石头上抱起已经快吓得哭出来的诺诺。

    诺诺嫌恶的盯着近在咫尺的公主。

    他从来没见过这么丑陋的女人。

    比温茶的玩具还要丑陋。

    温茶扣住公主的脖颈,让她去吻诺诺,公主害怕的大喊大叫,眼泪哗啦啦从眼睛里滑落,看起来真是可怜了。

    只可惜,这一次,可没有人再怜惜她了。

    公主大叫着不要,手脚并用的想挣脱温茶的桎梏,温茶并不理会,几乎是瞬间就让她将偷来的吻还给了诺诺。

    可惜的是。

    那个吻并没有起到一点作用。

    公主见此,从温茶手里挣脱,坐在湿漉漉的地上,大笑起来,“你以为我会像他一样蠢吗?”

    那个吻,应该是心存善意,怜悯的真诚之吻。

    她既然已经从诺诺那里得到,就再也不可能,让诺诺解脱。

    “他变不回来了。”

    公主得意的跺跺脚,“我可不会对一个食人族心存善意。”

    温茶:“……”这位公主还真是有点可恶……

    一边的诺诺心都凉了。

    他简直痛恨死自己要命的多管闲事。

    这下好了,他变成了一只谁也认不出来的青蛙。

    他该怎么办?

    他才十六岁,作为一个刚刚成年的食人族,一想到自己的以后都要像丑恶的公主一样欺骗他人的真诚之吻才能解脱,他忍不住哭出来。

    哇哇的声音,非常难听。

    温茶耳朵被他哭的疼。

    她把他抱在怀里,脑袋里闪过什么。

    她转身,走向还在自鸣得意的公主身边。

    “你的确是凭借自己的本事得到了解脱,不过,我这人,天生反骨,有时候还爱多管闲事,如果你单独骗了他倒好,但你是在我面前。”

    公主一开始是把主意打到了王子的身上,见事不成,退而求其次的装可怜赢得了诺诺的同情。

    温茶虽然也不喜欢诺诺,但她更不喜欢公主。

    在公主惊恐的眼睛里,温茶一掌劈在了她的后颈上。

    公主翻个白眼昏迷了过去。

    诺诺看到公主的样子,哭的更厉害了。

    温茶将他放在肩膀上,抬手把公主拖起来,回眸对一直乖乖的王子说:“不能再背你了,你好好跟在我后面。”

    王子愤愤的瞪了一眼搞事的公主,轻轻的点点头。

    几人走出草地,直奔幽暗森林。

    赛琳娜正在往头发上抹膏脂。

    自从那天送小侏儒和王子下树后,她发现自己心爱的头发掉了很多,光泽也不美好了。

    她可心疼死了,当天就开始保养,现在好不容易有点起色,屋子外面竟然又开始有人叫她。

    “赛琳娜赛琳娜,把你的头发放下来,我要上去。”

    赛琳娜从窗户伸出脑袋,往下一看,看到那张噩梦里的脸,马上又关上窗户。

    该死的小侏儒,又过来找她麻烦了。

    楼下的温茶把公主往地上一丢,再叫:“赛琳娜你要是装听不见的话,我就爬上来了哦。”

    赛琳娜被吓得浑身一抖,她才不相信凭借小侏儒一身肥肉能爬上来。

    “好吧,我还想跟你说个有趣的事情呢。”

    温茶感叹一句:“现在看来你是不想听了。”

    赛琳娜耳朵动了动,把头往外探:“什么有趣的事?”

    温茶扬唇一笑:“喏!”

    她指指地上公主,“她说她是一位被诅咒的公主,只有得到善意的吻,才能摆脱诅咒,你是女巫,你知道这个诅咒吗?”

    赛琳娜可是一个称职的女巫,她当然知道啦。

    “这个诅咒是女巫专门用来惩罚坏心思的人的,是一个很古老的诅咒,得到惩罚的人,只有做够了好事才会得到救赎,这个女人,是被诅咒者吗?”

    温茶点点头。

    赛琳娜立刻对公主投以鄙夷的目光,“那她一定是位坏姑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