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2章 豌豆王子(四)
    吃过早餐,温茶拿着盘子,提着桶往楼下走。

    老婆婆看到她下来,还拎了东西,赶紧跑上来接过去。

    “我的宝贝,你怎么能做这些事呢?你可是我的心肝儿,只要在床上待着就好,妈妈可舍不得你受苦。”

    温茶面不改色的看着她,别嘴道:“中午也不要吃肉。”

    不吃肉?

    老婆婆为难了,“可你必须要吃肉呀宝贝!你现在还小,不吃肉会长不大的!”

    “不吃!”温茶吸吸鼻子,鼻子朝天,撅的老高,“就不吃!”

    老婆婆见状,以为她是被王子的丑样吓到了,弯腰摸摸她的脑门,“宝宝,妈妈保证今天找的是长相最好看的好不好?”

    想起食人族的审美,温茶整个都哆嗦。

    大脑门,黑皮肤,大板牙,油头发,大胸肌,大粗腿。

    麻麻,我们还是把王子杀了吃吧。

    “不吃人。”

    她抓住老婆婆干枯的手指,一字一顿的说:“不,不吃,人!”

    话音未落,老婆婆差点吓得晕过去。

    上帝呀!

    食人族可不就是吃人长大的么?

    小宝贝居然说,不吃人不吃肉???

    温茶拉紧她的手:“我讨厌,讨厌人!”

    老婆婆立刻想到丑裂天际的王子。

    宝贝果然是被王子丑瞎了眼睛,现在都食不下咽了。

    下次再让她看到王子,非把他砍了丢在苹果树下当养料不可。

    她蹲下身体,同温茶对视一眼,苍老的脸上,浮现出慈和又亲热的笑意,“宝贝,你不吃肉可不行,不吃肉,你和妈妈,都活不下去的。”

    不知道老婆婆嘴里的活不下去究竟是个什么意思。

    温茶眼珠子转了几圈,“吃肉,不吃,不吃人!”

    肉还是要吃,这是原主的愿望。

    至于人,还是算了吧。

    老婆婆一听她还能吃肉,不觉得奇怪,反而还有些高兴。

    只要能吃肉,不吃人也没关系。

    “好!我的乖宝宝!”她艰难的抱住温茶的肩膀,“一会儿,妈妈就将将沼泽里的玩意儿抓回来,让你吃个饱。”

    沼泽里,有什么玩意儿?

    没过片刻,老婆婆就带温茶上楼,说自己要出门抓食物回来,让她不要出去,要是诺诺跑过来笑话她,就告诉他,再胡说,就把他家里的羊全都抓来吃掉。

    诺诺也是个食人族。

    不过,他是个不吃人肉的食人族。

    温茶点点头。

    老婆婆换了身衣服就出门了。

    等她出了门,昏倒在灌木丛里的王子醒了过来。

    他看看自己的处境,不禁悲从中来,嘤嘤嘤的开始抽泣。

    他生来锦衣玉食,哪里遭过这种罪。

    他爬起来,朝着雨夜待过的小屋看去,才发现这座屋子非常的漂亮。

    它就像荒原里的一块大糕点。

    屋顶是粉色的,看起来像是一块甜甜的麦芽糖,烟囱是淡紫色,奶油布丁的形状,房子的墙壁是浅蓝色巧克力,四角像是涂满了奶白的芝士,非常诱人,尤其是小楼的窗户,像是一块掏空的曲奇饼,可爱极了,最重要的是,窗帘是用糖果编制在一起的,远远看去,房子周围挂满了巧克力和糖果,五颜六色,色彩缤纷,像是荒漠里的奇迹!

    屋前的风铃也是用糖果做的,风吹过发出哗啦啦的声音,把王子听呆了。

    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屋子。

    比王宫的宫殿还好看。

    一夜的风雨也未给这座屋子沾上一丝污秽。

    真是一座漂亮的糖果屋。

    一想到自己曾经在这里住了一夜,王子忍不住向前走了几步。

    他敲了敲屋门。

    “有人在吗?”

    因为不经常说话,他的声音稚嫩而脆弱,听起来非常柔软。

    正在床上整理剧情的温茶愣了一下。

    这荒无人烟的地方,谁回来?

    她迈着步子下楼,从壁炉旁的窗户边,看到了颜容狼狈的王子。

    王子身上的衣服没有换,头发也是脏的,比流浪者还不如。

    温茶看了一眼,撇过头就要走。

    王子:“有人的话,你能帮帮我吗?我是一位王子,我迷路了,如果你能送我回家,我的父亲,他是国王,他一定会给你很多报酬的。”

    温茶愣了一下,王子都是,这么不长脑子的?

    她没理,继续往楼上走。

    王子听见声音走到窗边,看到了她的样子。

    他倒吸了一口凉气,“你长得好奇怪,你是妖怪吗?”

    温茶:“……”能让麻麻回来把这人埋到苹果树下吗?

    “你好,”他笑眯眯的对温茶打了个招呼,并不怕她:“我叫阿瑟,我是刚搬过来的王子,以后我会管理这个地方,你能把我送回去吗?”

    温茶:“不能。”

    麻麻说过不能出去,也不能让人进来。

    更不要和陌生人说话。

    王子:“……”

    他摸了摸自己凌乱的头发,有些苦恼的皱起眉头,“你相信我,我就是王子,以后我会有很多很多的金币和珍珠,你帮了我之后,我也会让你和我一起享福的?”

    温茶:“……”深刻怀疑王子是否有中二病?

    王子用衣袖擦干净自己的脸,他凑近窗户,把他那张如花似玉的脸庞对准温茶,“你看,我长得这么好看,这世上没人比我很漂亮了。”

    温茶扫了他一眼:“……”男人长得漂亮,值得炫耀吗?

    王子:“我姐姐说,谁要是欺负我,就露出这张脸,没人敢对我怎么样,谁要是不答应我的话,也给她看看我的脸,我的脸就是身份证明,她一定会答应我的。”

    他显然把之前自己被拒婚无数次的黑历史忘掉了。

    他殷切的看向温茶。

    蔷薇一样好看的眼睛里蓄满泪水,他楚楚可怜道:“你能帮帮我吗?”

    温茶:“……”这位王子莫非知道她是个看脸的?

    “求求你了,”王子真是没有一点尊严和架子,“我好想回家呀!”

    眼泪顺着他格外娇嫩的脸颊滑落下来,他哭的梨花带雨,上气不接下气,“这几天,我没有山泉喝,没有天鹅绒床褥睡,还没有好看的衣服穿,我受不了了,求求你……如果你帮了我,你就是我的大恩人!”

    温茶:“……”

    王子见她无动于衷,咬咬牙豁出去了,“好吧,如果你看不上这些,我就请求我父亲,让他许给你王妃的宝座,让你当我的妻子,你一定不知道,我还是个干净的王子,我,我,还没有结婚。”

    他小心翼翼的看向温茶:“这些,可以了吗?”

    温茶:“……”震惊到说不出话来,王子都是这么放的开?

    王子气的哇哇大哭:“这些也不行吗?”

    温茶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胳膊,再看看他的大腿,也气的想哇哇大叫。

    王子再次问她:“可以吗?”

    温茶:“………我得再想想……”

    金币可以买肉,买很多肉……

    但是王子太黏糊了。

    王子:“…………”哇哇哇!好气哦,他都这么降低身份了,她还要嫌弃,真是太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