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章 一米阳光(二一)
    出了校门,秦淮问温茶想吃什么。

    温茶偏头看他一眼,“我以为你会先问我,郝万山的事。”

    “问他做什么?”

    秦淮摇摇头,“我觉得我应该问别的。”

    “什么?”

    “我什么时候,成了你男朋友?”

    温茶:“…………”难得说一回谎,都能被当面撞到,她这运气到底有多背??

    见她不说话,秦淮凑近她,轻笑一声:“苏医生拿来搪塞我的理由,想好了吗?”

    温茶:“……”本来想好的,但现在急得什么也说不出,怎么办?

    “苏医生如果说不出来,可以不用解释。”

    秦淮伸出手,放到她面前,目光静静地盯住她:“苏医生如果能平静的抓住我的手,我就不追究你给我安排身份的事。”

    不追究……这人还真会给自己贴金。

    温茶打量了他的手一眼。

    手很好看,五指修长,指节分明,比专业手模还要出色几分。

    秦淮问她:“苏医生,你可以吗?”

    温茶:“如果我不可以呢?”

    “那我可能就要坐实你给我安排的身份了。”

    温茶:“……”这人好凑不要脸!

    “苏医生,你可以不拉我的手。”

    年轻的男人目光紧紧锁住她的脸,一改往日的冷静,声音缱绻道:“你不拉我的手,我就能不费吹灰之力的有个漂亮女朋友,一点也不亏。”

    话音未落,温茶抬手,握住了他的爪子。

    她握了一下,就要松开。

    秦淮眼疾手快的握住她的手,扬眸笑出来,眼睛里的光芒比倒影在湖泊里的星辰璀璨。

    “苏茶,”他第一次叫了她的名字,声音温柔的不像话,“你看,你也是可以牵我的手的。”

    温茶怔住。

    他又说:“牵手只是第一步,以后,你不仅可以牵我的手,还可以接受我的拥抱,接受我的一切,多好。”

    温茶:“……”牵个手都能想这么多……

    “走吧。”他没放开她的手,紧紧握在手掌心晃了晃,“今天带你回家吃烛光晚餐。”

    温茶缩了缩手指,没缩开。

    秦淮把手握的更紧了,“你不用觉得难为情,我不是救世主,没指望过你的毛病能好,也不想治好你,我甚至希望你永远也好不了。”

    “……”

    “那样,你就只能,为我一个人破例。”

    温茶:“…………”他想的好美……

    “上车吧。”

    他一本正经替她打开车门,似乎刚才说肉麻话的人不是他一样,“有什么话,你也别说出来,你很破坏气氛的。”

    温茶:“……”还能不能好好说会儿话了?

    他从后座上拿了些沿途买的零食给她,“饿了先吃点,但不要吃多了。”

    温茶接过东西,拿眼睛瞥他。

    秦淮:“你再乱看我,我不会这么循序渐进的来,信不信?”

    温茶:“哦。”

    “哦是什么意思?”

    “就是不看你了。”

    秦淮:“…………”这家伙到底有多嫌弃他?

    回到秦淮屋里,秦淮给她拿了一双拖鞋出来。

    温茶迟疑了一下。

    秦淮:“我不看你的脚,我没有恋足癖。”

    温茶:“那可不一定。”

    秦淮抬起眼睛,温茶就要弯腰去脱袜子,她微过肩膀的头发散落下来,落在他鼻尖上,一阵淡淡的香气迎面而来,清清浅浅,非常好闻,他有一瞬间的眩晕。

    他忍不住伸出手,捧住了她的脑袋,“苏医生,我可以抱你吗?”

    温茶面无表情,推开他的手,“秦警官,我能打死你吗?”

    秦淮:“……”天就是这么被聊死的t^t

    温茶脱掉袜子,露出两只略带苍白的脚,她脚生的非常好看,脚掌不大,脚趾带了点肉,很温润,指甲也是圆圆的,宛若小贝壳,看起来还有些可爱。

    秦淮看了一眼,眼睛就有点拔不下来。

    谁说男人没有恋足癖了?

    温茶穿上凉拖往沙发边走。

    秦淮一把握住她的脚腕,手掌下,一道扭曲难看的疤痕,正横亘在她的脚腕后,深深地伤疤看起来似乎痊愈,却还是灼伤了他的眼。

    这样的伤,十有**伤到了脚腱,如果再深一点,她很有可能就……

    怪不得她总是跑不快。

    “疼吗?”他抬手触碰了一下那个位置,声音轻的像是在问小孩子。

    温茶被他摸得缩了一下脚趾,抬脚去踢他:“秦警官,你今天的问题好多。”

    秦淮顺势抱住她的脚,“苏医生不爱说话,如果我也保持沉默,苏医生是不是转眼就把我忘了?”

    温茶:“有可能。”

    秦淮:“……”

    “去做饭吧。”温茶从他手里把脚抽出来,“做饭之前,先洗个手。”

    秦淮:“……”这跟他想的有点不一样……

    难道不是他问过之后,温茶对他大吐苦水,然后他就顺势抱住她,两人循序渐进的发生点什么吗?

    温茶:“……”脑补的真过分……

    “我吃牛排吃全熟。”

    温茶走到沙发边坐下来,回头看他一眼,见他还不动弹,手指动了动,“我不进厨房。”

    秦淮:“……”所以,一起做饭什么的温馨场景,他只能在脑子里稍稍脑补了?

    他站起身,走去厨房做饭。

    温茶窝在沙发上,从茶几下取出电视遥控器,打开电视,满屏都在播放扶摇村的猥·亵事件。

    新闻只是避重就轻的播报了案件的冰山一角,就已经引起了社会上的剧烈反应。

    谁能接受为人师表的存在,做出这样的事?

    孩子是一个国家的未来,如果孩子在这样的境况下学习,在半路被人腰斩,那么一个国家的未来哪里来?

    这绝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糊弄过去的事。

    扶摇中学已经被封了,邓华,何东南狼狈不堪的样子一次次出现在公众面前,他们翻然悔悟,痛哭流涕的样子,非但没让人觉得大快人心,反而让人厌恶到极点。

    多少孩子被他们毁了,这样的人渣还想得到原谅?想得美!

    看了一会儿,温茶调到音乐频道,选了几曲悦耳的轻音乐,闭上眼睛,靠在了沙发上。

    外面已经是将夜。

    秦淮端着盘子出来,看到的就是温茶整个陷在沙发里,没有半分忌惮的模样。

    他愣了一下,把盘子小心的放在餐桌上,转身就去卧室里拿毯子。

    他把毯子盖在她身上,正要起身,温茶蓦然睁开眼睛,目光怔怔的看着他,眼底有一丝惺忪,“我刚才睡着了?”

    秦淮给她把毯子拉了拉,“你要是想睡觉,先吃过饭再睡。”

    温茶看着他的眼睛,低低笑了一声,“秦警官,你今天好温柔。”

    秦淮沉默片刻:“……如果你坐实我的身份,我可以每天都这么温柔。”

    温茶:“那我还是先吃饭吧。”

    秦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