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章 一米阳光(十七)
    温茶走到她身边。

    看着她手上的玩偶,没有说话。

    杨晶晶听见声音抬起头来,看到温茶的瞬间,她的瞳孔猛然缩了一下。

    她低低的叫了句:“苏医生。”

    “还好么?”温茶坐在她身边,轻声问道。

    “一点也不好。”

    杨晶晶摇摇头,眼睛干涩的厉害,她甚至挤不出一滴眼泪,“爸爸死了,现在妈妈也死了,苏医生,我是不是就是孤儿了?我以后该怎么办?”

    “你不是孤儿。”

    温茶柔声道:“你还有爷爷奶奶,外公外婆,这些人都会照顾你,你不是孤儿,也不用怕。”

    “可我从此以后,没有爸爸妈妈了。”

    她睁大眼睛,看着温茶,哀楚而痛苦的问她:“苏医生,你告诉我,这到底是为什么?是我不听话,是我不懂事,是我太天真了,老天爷才要惩罚我吗?”

    “不是,你是个好孩子,老天爷只会惩罚作恶的人。”

    温茶从兜里取出一方手帕递给她,“擦擦脸。”

    杨晶晶没有伸手接,固执的看着温茶,“苏医生,老天爷带走我的爸爸妈妈,是因为他们做了坏事是不是?”

    坏事……

    温茶面不改色道:“你爸爸的事,我不清楚,不过你妈妈的事,是个意外,你不要钻牛角尖。”

    “我没有钻牛角尖。”

    杨晶晶站起来对着她大喊,“该死的人是我!她是为了救我才死的!”

    喊完这句话,她的眼角湿了,眼泪一滴一滴的顺着脸庞流下来。

    “苏医生,我不想要我妈妈死,我不想要她死,你把她还给我,你把她还给我!”

    温茶站在原地,没说话。

    杨晶晶奔溃的大哭出声:“谁能把她还给我,谁能把她还给我!我要妈妈!”

    我要妈妈……

    歇斯底里的一句话让不少忙的转不过来的人回头。

    杨晶晶抱着小熊玩偶坐在地上,哭的一脸眼泪。

    谁都知道,这个孩子刚才失去了母亲。

    母亲,大概是这世上最宝贵的称谓了。

    同脐而生,血脉相连。

    失去母亲的孩子,就像无根的浮萍,可怜又可悲。

    温茶蹲在杨晶晶身边没说话,在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时,抬手替她擦了擦脸。

    杨晶晶咬住下嘴角,咬的牙齿都快出血了,才站起身来,头也不回的推门离开。

    “苏医生,”关上门的刹那,她轻不可闻的说了三个字:“我恨你。”

    温茶闻言愣了一下,尔后无声的笑了起来。

    恨这个字。

    太珍贵了。

    “苏医生,小孩子情况怎么样?”

    徐冰推门进来,有些着急。

    “她没事。”

    温茶摇了摇头,都知道恨人,能有什么事。

    “她妈妈是怎么死的?”

    “追尾之后,挡风玻璃扎进了颈部大动脉,失血过多死亡。”

    温茶点点头,站起身来,看了一眼有些脏的衣服,“没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我让局里的车送你。”

    “不用了。”温茶罢罢手,“我坐地铁就好。”

    徐冰也没再坚持,“老大现在去了法医那里还没回来,你要是有话留给他,我可以帮你转告。”

    温茶:“……我没什么说的……”

    温茶拿起外套往外走,徐冰给秦淮发了条短信。

    “老大,嫂子回家了。”

    秦淮正听张胜男说话,接到短信看了一眼,放下手机,对张胜男点头:“接着说。”

    “死者主要是因为前后车辆挤压,再加上挡风玻璃碎裂时压力过大,身体受到强烈撞击,失血过多身亡,从车内摄像来看,这完全可以肯定是一场事故。”

    “死者开车时,头脑很清醒,体内也没有任何导致神经失常的药物,失事时短暂的晃神也是因为女儿想要后座上的玩偶,才出现了极为短暂的停顿,就是这样的停顿,酿成了悲剧。”

    “这完全可以排除预谋,他杀等嫌疑。”

    “我知道了。”

    秦淮点点头,道了谢就往外走,门外朱烨走上来,“老大,我们检查过失事车辆,车子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的零件没有被动过手脚,死者地下车库里的摄像也很正常,基本可以肯定这是一场事故。”

    秦淮没再过问什么:“定案吧。”

    朱烨在本子上写好东西后,跟在他身后,将报告给了徐冰,“要是没什么毛病,就可以定案了。”

    徐冰看了一遍,又让范枝看看有没有毛病,才说:“小姑娘,今年真是明犯太岁,爸爸才没了不到半个月,这次连妈妈也没了,你说可不可怜?”

    范枝也叹了口气:“小孩子没了爸爸,心理本来就出了点问题,这次又出了这样的事,以后很难说。”

    朱烨摸摸鼻尖:“老大不是请了苏医生帮忙吗?”

    “苏医生?”范枝摇摇头,“你没看到那孩子刚才跟苏医生发脾气的样子,歇斯底里,大哭大闹的,估摸着心里难过,把苏医生给恨上了。”

    “为什么呀?”徐冰搞不清楚,“这事儿跟苏医生什么事?”

    “谁知道呢?”范枝用笔敲敲报告,“刚才小姑娘走的时候,整个人阴恻恻的,你猜她跟苏医生说了句什么话?”

    “说了什么呀?”

    “她说,她恨苏医生。”

    “不会吧……”朱烨有点被吓到了,“苏医生一直都在帮她,她恨苏医生做什么?”

    “我也搞不清楚,”范枝压低声音道:“不过那孩子的表情,看着真的特别渗人,我觉得她应该再去看看心理医生。”

    “你们俩别说了。”徐冰扣扣桌子,“人家小姑娘失去了父母,心里难受,找了苏医生撒了一下气,你们怎么想这么多?”

    听到徐冰的解释,范枝顿觉恍然大悟,“说的也是。”

    他们大概真的想多了。

    秦淮从外面走进来,看到三只凑一起,扬起眉头:“做什么呢?”

    “没什么!”范枝打开报告开始动手,“我们就研究怎么写报告呢?”

    秦淮也不拆穿她,偏头看向徐冰,“上次让你负责郝万山的资料,弄好了?”

    徐冰赶紧从座位上扒拉出一厚沓资料,“老大,这位一中校长的背景,可真是让人望尘莫及。”

    秦淮翻开看了一眼,徐冰就咋呼道:“你们知道他爸爸是谁吗?”

    朱烨和范枝齐摇头。

    “那可是a市xx书记啊!”

    “你们知道她妈做什么的吗?”

    “做什么的?”

    “国家一级演员,庞红丽。”

    “我的天!”范枝捂住嘴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郝校长这是含金钥匙出生的二代啊,怪不得年纪轻轻就当上了重点中学校长,一当就是数十年,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再有本事的孤家寡人,也不如有对会来事儿的爹妈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