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4章 一米阳光(十五)
    在门口没等一会儿,一个穿着小西装的女人走出来迎接他们。

    女人看起来约莫四十多岁,保养的却很好,看到他们,她表现得不冷不热。

    只说自己是学校的教务主任。

    让门卫开门之后,便领着他们往教学楼里走。

    温茶静静地跟在她身后,看着她努力挺直,却还有些弯曲的身体,嘴角动了动。

    “高主任在这里教了几年的书?”

    高春玲回头看了她一眼,“二十五年。”

    温茶点了点头,“那您一定教过我姐姐。”

    高春玲知道她指的是谁,面色不渝道:“你姐姐当时正在读初一,教她的是杨为民。”

    “那高主任,还记得我姐姐在哪个班吗?”

    “初一只有一个班。”

    高春玲几乎没有思考,报出了那个位置,“在教学楼的三楼,最左边教室。”

    说完这句话,她似乎感觉到自己说的不妥,急忙加了一句:“这是我印象里的班级,到底是哪一个班,还得去查资料。”

    温茶却是浅浅一笑,“高主任记性真好,我姐姐就坐在那间教室,靠窗的位置,她那时候和我说过。”

    高春玲干巴巴的笑了一声,“你的记性更好。”

    温茶心想,那当然,她对资料可是过目不忘。

    “高主任还记得二十年前学生溺水的那件事吗?”温茶口气淡淡的问。

    高春玲身体蓦然一僵,“那么久的事,印象不深了。”

    “那一定还记得溺亡学生的名字吧。”

    “抱歉,我想不起来了。”高春玲不动声色的摇摇头,“学校每一年都会有新的学生入学,我们做老师的,就算有再好的记性,也不可能每一个都记得那么清楚。”

    “是么?”温茶静静地盯住她,眼睛里很安静,安静的让高春玲有些毛骨悚然。

    “当、当然!”

    “高主任不用紧张。”

    温茶微微一笑,语气非常温和:“我们来学校,是因为前几天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姐姐对我说,有魔鬼要将她拖入地狱,再加上杨老师无故身亡的事,忽然就想来学校看看,毕竟我姐姐就是在这附近出的事。”

    高春玲在听到魔鬼两个字的时候,手脚都有些发冷了,她勉强笑到:“都二十年过去了,你姐姐怎么会托梦给你?”

    “大概是一个人在地狱太寂寞了吧。”

    温茶笑的眼眸微弯,她眼睛里的光芒非常明亮,“我就想,我姐姐的死,会不会不是偶然呢?”

    高春玲伸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你姐姐在学校里一直都是品学兼优的好孩子,深受老师和同学的喜欢,没有人会伤害她的,你应该是想多了。”

    “可我姐姐说,有人要把她送到魔鬼的手里,高主任知道我姐姐说的魔鬼是什么意思吗?”

    “不,不知道。”

    高春玲走路都开始有些踉跄,浑身跟没力气似得,“你们如果要参观学校,可以尽管参观,叶小小之前的座位也还在,我让新来的老师带带你们。”

    说完这句话,高春玲再也忍不住,迈脚离开。

    “高主任!”温茶高声叫住她,“你还记得,我姐姐死的时候的样子吗?”

    高春玲停下脚步时差点摔出去,她手忙脚乱的停下来,惊慌失措道:“不,不记得了!”

    “可我还记得。”

    温茶轻轻柔柔道:“我姐姐死的时候,身上全是伤口,你知道那种伤口吗?是被刀子,一刀一刀割断血管的形状,有人割断了她的手腕大动脉,在她肚子上划了很多刀,把她丢进了池塘里,她被捞上来的时候,身体被泡的发白,身体臃肿,面目全非,跟她活着的时候,一点也不一样,但所有人都说她是被淹死的,你见过她活着的时候吗?”

    “……”

    “她活着的时候,是村里最漂亮的小姑娘,大眼睛,白皮肤,说话的时候,脸上还有小酒窝,那时候,我们村里所有人都喜欢她,我也最喜欢她。”

    “你喜欢她吗?”

    “我……”高春玲小腿肚颤抖的厉害,她心里害怕到极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您一定也喜欢她。”

    温茶笑了一声,“没有人不喜欢她。”

    “是、是啊!”

    高春玲找回一点力气,心里却凉到了极点。

    “我姐姐死后,我叔叔也死了,他是在监狱里用牙刷割喉自杀的,我见到他遗体的时候,他喉咙上有非常大的窟窿,我吓得三天吃不下饭,你见过那种窟窿吗?好像只要轻轻一碰,脑袋就能从脖子上掉下来一样,叔叔死的时候一定很疼,于是,我就想,姐姐死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么疼?”

    她直直的盯住高春玲,想要从她这里得到什么答案。

    高春玲显然已经不能说话了,她不敢正视温茶的眼睛,瞳孔里涌现出无尽惊恐。

    “我小的时候,常常会梦见姐姐,她常常责问我,说魔鬼怎么还没有回到深渊里陪她玩,我一直都不敢看她,因为我找不到魔鬼到底在哪里,高主任,你见过魔鬼吗?”

    高春玲已经吓得牙齿打架了,“什么、魔鬼?”

    “就是那种没有獠牙,没有角,笑起来温和有理的魔鬼,姐姐说,这样的魔鬼,露出牙齿的时候,眼睛是红色的,像血一样,你见过吗?”

    “没!没有!”

    高春玲大叫一声再也不敢在温茶身边逗留片刻,转身就跑,似乎身后有什么东西在穷追不舍一样,转眼就消失不见了。

    温茶耸了耸肩,回头看了一眼秦淮,“秦警官觉得我的演技怎么样?”

    秦淮目光晦暗的盯住她,看到她清澈透明的眼睛,沉声问:“你怎么知道叶小小死的时候,身上有伤?”

    这是资料上都没有的东西,而她竟然张嘴就来。

    温茶:“我是心理医生,你忘了吗?”

    心理医生最擅长的不就是心理战吗?

    编织一个看似真实而又虚假的假相,对她来说简直轻而易举。

    高春玲没有看到过叶小小的尸体,不知道具体的情况,当然不会对她的话产生怀疑。

    她只会自我怀疑,然后暴露自己。

    温茶淡淡一笑:“秦警官觉得我的战术有问题?”

    秦淮摇摇头,“我只是忽然发现,心理医生,比魔鬼还要可怕。”

    温茶挑眉:“那秦警官可要小心了。”

    秦淮哭笑不得:“小心什么?”

    “我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