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3章 一米阳光(十四)
    回到屋子后,温茶去边上的盥洗室洗漱过,就爬上了床。

    秦淮从刘老头那里抱回一床被褥,在她移了一半位置后,躺在了她身边。

    床是双人床,他躺下之后,显得有些狭窄,温茶窝在靠墙的位置一动不动,非常僵硬。

    秦淮抬手关掉灯,整个空间窄小到令人窒息。

    温茶手脚蜷缩在一起,将自己缩成一团,留给秦淮一个后脑勺。

    秦淮看了一眼,叫她:“苏医生,你睡着了吗?”

    温茶瓮声瓮气的回答:“睡着了。”

    秦淮笑了一声:“你要是没睡着,我们说说话。”

    “说什么?”

    “就说,今天的李阿姨。”

    “她怎么了?”

    “你觉得她说的话,可信度有几分?”

    听到这,温茶转过身,跟他面对面,“秦警官是觉得她说的话不可信?”

    “不是不可信。”秦淮摇摇头。

    温茶眉头一挑:“你是觉得她有所隐瞒?”

    “我是觉得她,对你有些不一样。”

    秦淮目光灼灼的盯住她的脸:“苏医生以前来过这里吗?”

    “没有。”温茶语气平平道:“我自小生活在a市,十六岁那年出国留学,今年才回来,怎么可能来这个地方。”

    “也是。”秦淮没追究这个问题,“那根据李老太太的话,苏医生心里有没有什么推测。”

    温茶静默了片刻,“从你们犯罪心理学上的推论,叶小小中学时,很可能有过被猥亵或者是被威胁的经历。”

    沉默寡言,易怒易燥,还做噩梦时一个人哭醒,这样的经历,绝不是简单的虐待体罚就可以造成的。

    “根据李老太太的话,一切都是在一个雨夜改变的,当时还死了两个学生,如果这一切都不是偶然,那么,反过来想,学生们为什么会迷路?那条路是他们上学的必经之路,离村子很近,走过无数次,怎么可能因为一场暴雨就迷路?还是说,她们迷路并不是偶然?”

    “还有,淹死的学生,在明面上,学校对外宣称是贪玩失踪,意外丧命,非但没有选择报警,反而用钱来息事宁人,你不觉得太奇怪了吗?”

    哪个学校,会在出人命之后,还装的这样若无其事?

    是已经麻木了,还是想要掩盖事情的真相?

    最重要的是,叶小小的噩梦里,不止出现了她的同学,还出现了让她不敢正视的魔鬼。

    她说,有人要带她一起去快乐的地方,但那些人都被魔鬼拖入了深渊里,她们也想把她拖进去,但是她怕死,她想找人帮她,但是她到死也没有找到。

    如果说,叶小小没有精神失常,她说的话都是真的,那么,这个魔鬼又是谁?

    是谁把她们拖进了黑暗的深渊,又是谁,想把她们送给心怀叵测的魔鬼?

    这些问题,暂时都得不到答案。

    仔细琢磨,却让人毛骨悚然。

    秦淮回想着看过的资料,沉声道:“学校当时有五位教职工,除去支教的杨为民和郝万山,还有三名老师,一位是教初三的高春玲,一位时教初二的邓华,最后一位是当时的校长何东南,这几位老师几乎包管了村里所有的中学生,在村里十分受欢迎,这些年也没听到什么不好风声。”

    温茶闻言沉思片刻,“秦警官是怀疑他们?”

    秦淮不置可否道:“没有证据,我不怀疑任何一个无辜的人。”

    温茶失笑道:“秦警官如果有兴趣,明天一早,我们可以去学校看看。”

    “好。”

    两人又说了会话,相继闭上眼睛进入了梦乡。

    等平静的呼吸从身侧传来。

    秦淮睁开眼,偏头看了一眼背着他的温茶,抬手碰了碰她抓住被褥的手。

    没有安全感的人,睡觉时会蜷缩在一起。

    似乎只有这样,会让自己安心一些。

    他眉头皱了一下,伸手去碰她的额头,她额头上起了一层冷汗,似乎做了什么不好的梦。

    秦淮从边上拿过纸,给她擦了擦汗,正要起身,手指被紧紧的拉住。

    “姐姐……”

    睡梦中的女孩,低不可闻的叫了几个字:“不要……离开我……”

    秦淮愣了一瞬,正要仔细听,那只握住他的手猛然一松,温茶大喘了几口气,从噩梦里睁开眼睛,一脸苍白的看着他。

    “秦警官,你在做什么?”

    秦淮看了一眼自己搭在她脑门上的手,面不改色的收回来。

    “我看苏医生像是做了噩梦,本来想叫醒苏医生的。”

    温茶侧过身,面对着他,脸上没有半点恼色,淡淡道:“抱歉,是我吵着你睡觉了。”

    秦淮也躺下,和她面对面那种,正色道:“苏医生要是害怕做噩梦,那就争取为我破个例,我的手就在边上,你可以鼓足劲,来牵我的手。”

    温茶翻个白眼,对这种不要脸的行径表示万分鼻翼。

    “秦警官,我不害怕。”

    秦淮:“……”都吓的差点哇哇叫了,还死鸭子嘴硬……

    他退而求其次道:“我就在你身边,不舒服就告诉我。”

    “嗯。”

    温茶睁开双眼,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秦警官,你真是个好人。”

    秦淮:“……”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接到好人卡……能不要么?

    翌日,两人收拾好,就朝学校走。

    偌大的学校,学生并不多,零零散散,三个年级加起来也不到一百人。

    秦淮通过门卫联系到了已经是校长的邓华,说自己是叶小小的亲属,想要来了解了解之前叶小小在学校里的境况。

    那头的邓华一听是来了解二十年前的那桩,差点让学校抹黑的事情的,语气并不好,“二十多年的事,过都已经过去了,死者为大,你们还想问什么?”

    秦淮沉声道:“校长如果不愿意,我可以去问问当初的学生。”

    一听要去问学生,邓华语气顿时变了,“你们这些人,非要揪住一件事不放,这么多年了,该死的都死了,你们还想怎么样?”

    “我只想知道真相。”

    “真相?”邓华在那边冷笑起来,一点也不怕这两个字,“真相早就被狗吃了,你们要是真有本事找到真相,二十年前怎么不找出来?”

    “二十年前为什么没找出来,校长难道不清楚吗?”

    秦淮冷笑道:“校长如果不能通融也没关系,我想杨老师的死,你应该也有所耳闻,你难道真认为杨老师是自杀的?”

    邓华被唬的愣住,杨为民曾经在这里支教过一年,他对他印象非常深刻。

    没想过他会自杀。

    而且那样的人,根本就不存在自杀的理由。

    “凶手就是为了二十年前的事情来的。”

    秦淮漫不经心道:“如果校长问心无愧,凶手自然不会找上门,如果校长问心有愧,那恐怕得担心一下自己的安危。”

    毕竟凶手,是为了复仇而来。

    “你们想要干什么?”

    “我们是叶小小的亲人,想要看看她之前生活过的地方。”

    一听到叶小小这个名字,邓华第一反应拒绝。

    “请你们立刻离开学校!我们不欢迎你们!”

    “校长如果真的这么固执,我只好提出翻案,让警方亲自来处理,今时不同往日,科技也在不断进步,很多事情,年岁是掩盖不了的,校长可要想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