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章 一米阳光(十)
    “你要带我去哪儿?”

    坐上车,温茶习以为常的淡定。

    “去查案。”

    秦淮伸手提她拉了一下安全带。

    温茶系好安全带,抬起眼睛,“去哪个地方?”

    “扶摇村。”秦淮漫不经心回答。

    温茶愣了一下,似乎没反应过来,这个地方在哪里。

    “你怎么想要去这里?”

    “有一件二十年的大案子需要查。”秦淮对她没什么隐瞒的,“那地方很偏僻,人的思想也很落后,带你去,也许会有些收获。”

    毕竟心理医生敏锐的感知,能够得到很多他们感觉不到的东西。

    “好。”

    温茶没有再问,靠在座位上闭目养神。

    秦淮淡淡道:“先带你吃饭,吃过饭后,送你回家收拾衣服。”

    温茶点点头,窝在位置上不再动弹。

    到秦淮家吃过饭,温茶回屋收拾收拾就跟秦淮去了扶摇村。

    那是a市非常边缘的一个落后村子,村子靠山,只生活了两百口人,由于村落距城镇较远,在村子里有一所简陋的中学。

    扶摇中学。

    村里的孩子在念完小学后,大多数是要在扶摇中学读初中的,只有初中毕业,才会到村子外的镇上读寄宿制高中。

    一直以来,扶摇中学都是村子里教育的核心所在。

    将车开出城市,路过一个个小镇,几乎要开一整天的车才会抵达目的地。

    等两人把车开入扶摇村的崎岖小路,天色已经伸手不见五指。

    沿途深深地草木在夜色里非常朦胧,周遭寂静,看得人心里发颤。

    秦淮从后座取出一包零食递给温茶,“饿了,就先吃点东西。”

    温茶拧开一瓶苏打水,问他:“到了地方,我们住哪儿?”

    秦淮挑了一下眉,眼角带了些许笑容,“你担心我们会露宿街头?”

    温茶喝了一口水,摇摇头,“秦警官做事细致谨慎,我只是好奇而已。”

    “我们有地方住。”秦淮也不卖关子,“之前联系了一户村民,给我们留了屋子。”

    温茶点点头,秦淮又道:“这次我们是便衣查访,不便暴露自己的行踪,希望苏医生能够理解。”

    “当然。”温茶没觉的哪里有问题。

    秦淮:“同样,我们之间需要一个恰当的身份。”

    温茶没反应过来。

    “秦警官觉得我们应该是什么身份?”

    兄妹?学生?还是体验农村生活的中二病?

    秦淮:“根据设定,我们的身份是夫妻。”

    温茶:“……”就知道没安好心……

    秦淮似乎知道她心里怎么想的,“苏医生心里有异议,也请克制,为了你的安全,你必须活跃在我的眼睛底下。”

    温茶:“……”什么话都不想说,只想静静。

    秦淮继续道:“具体来说,我们是结婚之后,回村寻找亲人的新婚夫妇。”

    这个头衔,可以让他们拥有足够的理由在村子里找到想要的东西。

    可这个噱头,对温茶来说,一点也不好笑。

    温茶扬起眼睛盯住秦淮,“我能拒绝吗吗?”

    秦淮:“拒绝无效。”

    温茶:“……”

    车子在经过一段非常陡峭的路之后,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一座在三更半夜,安静而没有一点声音的村子。

    秦淮把车停在了村口的大树下,带着温茶往村子里走。

    山里的天气比外面冷,午夜过后的寒气更是冷的人打哆嗦。

    天色很黑,路也不平,温茶走的很慢,秦淮放慢步伐等她,她也有些跟不上。

    秦淮站在前方,回眸看了她一眼,“苏医生的脚,受过伤?”

    他看似在询问,实则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温茶没吭声。

    秦淮又说:“那次,你不换拖鞋,不是因为你讨厌我,是因为你的脚,是么?”

    她怕有人看到她的脚。

    温茶撇过头,没理会他。

    秦淮也不恼,手掌摊开在她面前,声音缓慢:“如果走的难受,就拉我的手。”

    温茶看了一眼他的手,错过他的肩膀继续往前走。

    她走的很费力,也很固执,一点也不需要帮助。

    秦淮收回手,在她身后,目光深深的看了她一阵,从后面追上去,把电筒打在了她前面。

    四周蜂拥的黑暗,骤然被光束狠狠划破。

    她看到了自己长的看不到尽头的影子。

    仿若有光所在的地方,脚下寸寸都是天堂。

    她回眸,秦淮把手电放到她手里,“走吧。”

    她没说话,手指轻轻的扯住了他的衣袖,这已经是她最大的接受程度。

    秦淮没说话,嘴角蓦然扬了一个弧度。

    两人慢腾腾的走到那户村民家,天气已经开始微微泛亮。

    那户村民留了人在屋里等他们,昏黄色的灯光下,等他们的老人家正在门口抽旱烟,空气里弥漫着一股刺鼻的辛辣气息。

    看到灯光,老人霍然从门口站起来,朝他们迎了过来,开口是一嘴非常艰涩的普通话。

    “是城里来的那对小夫妻吗?”

    秦淮快步走到他面前,“刘大叔是我们。”

    一听秦淮能叫出自己姓氏,刘老头面色缓和下来,免不了抱怨几句:“你们怎么来的这么晚?我都等了你们一晚上。”

    秦淮连忙报以微笑,“路上堵车,再加上我妻子身体不太舒服,耽搁了些时候,刘大叔见谅。”

    刘老头这才注意到他身后小巧漂亮的温茶。

    看温茶一脸苍白孱弱的样子,刘老头罢罢手,“算了,你们先去休息休息,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说着就转身带他们去住的房子。

    刘老头今年六十多岁了,在扶摇村算是温饱户,因为儿女都在外务工,家里多少有余钱,修了一套红砖房。

    他把秦淮领到红砖房边上的一间小屋边,将钥匙递给秦淮,“这是你们的房子。”

    秦淮把门打开,麻雀虽小,却是五脏俱全。

    他冲刘老头道了声谢。

    刘老头只说了句不要糟蹋房子后,就回屋睡觉去了。

    刘老头一走,温茶站在屋外,同屋内的秦淮面面相觑片刻。

    温茶:“只有一间房吗?”

    秦淮:“我们的身份是夫妻。”

    温茶:“……”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

    “进来吧。”秦淮伸手拖住她的背包带子,把她往门里一带,“我好歹是个人民警察,你在担心什么?”

    温茶:“……”我什么也没担心,我怕自己犯病……

    秦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