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8章 一米阳光(九)
    徐冰笃定道:“杨为民的死,很有可能和二十年前的事有关。”

    朱烨点点头:“听说叶堂死的时候,脖子断了一半,流了一地的血,墙壁上凝固的大字,触目惊心,就是殓尸人,也做了很长时间的噩梦。”

    “可他已经死了。”范枝不赞同道:“现在是相信科学的法治社会,难道他还能从地底下爬起来复仇吗?”

    “他不用爬起来复仇,”徐冰反驳,“没看到吗?他根本没动手,杨为民就已经死了。”

    在他前途恢宏,家庭圆满的时候,死在卫生间那样的地方,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最重要的是,他还像叶堂遗言里的那样,不仅付出了代价,甚至还用血为笔,回应了叶堂。

    他说,我有罪。

    这好像是冥冥之中,他承认了自己的罪孽,证实了当初真正的真相。

    如果杨为民是有罪的。

    那么叶堂,叶小小,还有叶晨,是不是就是无罪的呢?

    那他们的遭遇,他们的死亡,也就不该是理所当然。

    “我们应该去扶摇村再看看。”

    徐冰站起来,拳头捏的紧紧的,“不管怎么样,我们必须找出真相。”

    “当务之急应该是找到谁才是杀死杨为民的凶手。”范枝难得沉住面色,“杨为民的死,也不应该是他的良心发现。”

    照常规破案推理,如果杨为民真的有罪,那在二十年前,他就已经狡猾的逃脱了法律的制裁,想要一个现在生活的如鱼得水的人自杀,简直是天方夜谭。

    “可谁会帮助叶堂复仇?”

    朱烨眼睛里闪过一缕思索:“叶小小,叶晨,所有能帮他的人都已经死了。”

    谁还会记得这样久远的事?

    秦淮站起身,敲着桌子道:“即刻开始,朱烨去查叶堂前妻的踪迹,徐冰负责郝万山这些年所有的资料,范枝跟进死者家属,周振和刘华继续负责死者这些天接近的女人,如有消息,立刻汇报。”

    “是!”

    五人站起来,行了个礼,领任务而去。

    徐冰走了两步,又停下来看秦淮。

    “老大,谁负责去查扶摇村的事啊?”

    范枝提着他领子,给他一个大大的盖帽,“你是不是傻?这么重要的事,当然是老大亲自去啊!”

    徐冰:“……”

    “走了!”范枝拖着他往外走,张胜男正从外面拿着资料走进来。

    范枝跟她打了个招呼。

    张胜男敲开门走到秦淮身边,“这是杨为民的尸检报告。”

    秦淮接过去。

    张胜男继续道:“他口鼻和体内没有任何药物残留成分,死之前也没有任何挣扎过的痕迹,死后呈现出的直接状态就是自杀,从尸检方面,暂时得不到他杀的结果。”

    秦淮点点头,道了声谢。

    张胜男摇摇头,“如果你真认为他不是自杀,那你就要做好准备,你们这次遇到的,可不是一般人。”

    有这样本事的人,不是天才,就是心理变态。

    这个城市鱼龙混杂,想要找到这个人,简直难如登天。

    秦淮没说话,拿着资料翻着看了一遍,才问:“催眠能够做到吗?”

    催眠?

    张胜男挑起眉毛,“你太高看催眠了,催眠只会让人意识和身体进行极为短促的分离,很难做到蛊惑人自杀的地步。”

    “更何况,催眠成功的对象都是心理极为薄弱的人,心理越薄弱,被催眠的时间就越久,你认为凭借死者的心理素质,是能够被催眠蛊惑的人吗?”

    想到杨为民的心理,秦淮微微颔首,觉得是自己想多了。

    他将资料放到办公桌上,拿起外套往外走。

    张胜男叫了他一声:“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再来找我。”

    秦淮招手示意了一下,开着车往学校里走。

    温茶看完最后一个孩子,收拾好东西,就要回家吃午饭。

    郝万山站在门口,笑眯眯的看着她,似乎站了有一会儿了。

    见她穿上外套,郝万山笑着问:“苏医生,最近学校的学生们,状态都怎么样啊?”

    温茶隔着一段距离,都能嗅见他身上浓的让人眩晕的香水味。

    她微微一笑,回答他:“学生们最近状态都好了很多,校长不用担心。”

    “这就好。”郝万山朝着她走近两步,目光隐隐落在她脸上,声音柔和道:“苏医生最近一直在学校加班,真是辛苦了,我这个校长心里实在过意不去,苏医生如果不介意,我们中午一起吃个饭?”

    温茶不着痕迹后退一步,“谢谢校长,不过,我已经约好人了。”

    “约好人?”郝万山面色一滞,似乎没想到会碰壁,他马上笑道:“看来苏医生很在乎自己的男朋友啊。”

    温茶没有反驳,“校长如果没有事,我先下班了。”

    她背着包,朝他走了两步,忍住想要呕吐的感觉,穿过郝万山身边,就要朝楼道里走去。

    郝万山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在她经过时,手指恰好落在她的肩上,“苏医生着什么急,当心摔倒。”

    隔着衣服,温茶能感觉到那只手的模样。

    她垂眸,眼睛里的晦涩让人看不清楚。

    “校长,我要走了。”

    她回头,目光淡淡的看向郝万山,“我男朋友就在门口等我,再晚,他恐怕就要上来找我了。”

    郝万山被她那双眼睛看的一愣,手指从她肩膀上缓缓的抬起来,似带善意的感叹道:“我现在才发现,苏医生的眼睛,生的可真是漂亮。”

    温茶没再回答他,转过身就要离开。

    郝万山似乎有些不满她对自己的不敬,“苏医生,谈恋爱也要有个分寸,千万不要因为恋爱影响了工作,你要知道,就算我是校长,也不能次次都维护你。”

    温茶停下脚步,直觉他手指停留过的地方恶心的让人发吐。

    “我知道了,校长。”

    说完这句话,她没回头,很快就在楼梯口消失不见。

    郝万山站在原地,捻了捻手指,想象着那双清澈的猫瞳,喉结动了动。

    可真是……好看啊……

    温茶走出教学楼的第一件事,就是将外套脱下来扔到了最近的垃圾桶里。

    秦淮走进校门,她正把外套丢完,手指不受控制的去擦肩膀的位置。

    秦淮走到她面前,静静地阴影像雾一般,笼罩在她头顶。

    她扬起脑袋,秦淮开口道:“苏医生,今天是周一。”

    温茶眨眨眼,他面色淡淡道:“我来找你兑现,你答应过我的事。”

    温茶看了一眼时间,“你只有两个小时。”

    “不止。”

    秦淮摇了摇头,“我有一周。”

    温茶的疑惑不加掩饰。

    秦淮:“我刚才以你需要协助我外出办案为由,帮你请了一周的假。”

    温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