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章 一米阳光(五)
    送走了小姑娘,温茶往回走,走回屋里,她第一时间去洗手间洗手,洗完手,又洗了个澡,才静静地窝在了沙发里。

    她闭上眼睛休息了一会儿,手机响了一声。

    她拿起来一看。

    是个加好友请求。

    秦淮:苏医生,我们明天要去学校再次勘察案发现场,有些基础问题希望你能替我解答。

    温茶揉了一下脑袋,把手机扔到一边儿,去厨房熬了点粥,才加了这个好友。

    苏茶:秦警官,你有什么问题,现在就可以问我。

    那边停顿了一会儿,才回复。

    秦淮:你休息了?

    苏茶:还没有。

    秦淮:现在很晚了,你先睡觉,明天去学校再问。

    温茶:“……”

    这人是来干什么的?

    温茶把手机放下,喝完粥,收拾好才躺在了屋子里。

    原主的房子,是一处已故亲人的遗产,离上班的地方近。

    从德国回来后,她收拾好就住在了这里。

    这里的房子稍显陈旧,不过屋里倒是保存完好。

    温茶在窗台上养了点花,睁开眼睛盯着窗外,正好可以看到晚香玉倒影在窗帘上的模样。

    温茶闭上眼睛,又睁开眼睛,反复好几次,才平静了呼吸。

    第二天一早,温茶到办公室,边上的校医说因为杨老师的事,学校要停课半周,其他老师要配合警方调查,但之前约好的心理咨询,不受影响。

    等到调查结束重新上课,恐怕还需要给学生们举办一场心理讲堂。

    演讲的人,自然是她这个心理医生。

    温茶微笑的听他说完,点了点头。

    上午约好的学生们陆陆续续的到来,温茶惯例给他们做了心理测试,又问了几个要害问题,替他们放松心情后,约定了下次咨询时间。

    心理问题,不是一蹴而就的事,这期间的状态变化,需要一个渐变的过程。

    中午,温茶收拾好出门。

    秦淮带着人正从校长办公室出来。

    郝校长替他们打开屋门,看到她还笑了一声,对秦淮说:“这是我们学校的苏医生,你们要是有什么问题想问她,可以找个时间。”

    温茶对他们点了点头,抬脚往外走。

    秦淮在她身后淡淡道:“的确有问题想请教苏医生。”

    校长叫住温茶:“苏医生。”

    温茶回眸。

    郝万山温声道:“秦警官需要你的帮助,你可要好好配合他破案。”

    温茶应了一声,秦淮就带人朝她走过来。

    他身后跟着的是徐冰,经过她时,他沉声说:“苏医生还没吃午饭,我们下午再来。”

    “好好好!”郝万山满口答应:“秦警官办案,需要什么协助,只管开口。”

    秦淮没再说什么,带着徐冰走到了她前面。

    郝万山看他们都下楼,才走了进去。

    温茶慢吞吞的跟在秦淮身后走了一段路,两人步子大,很快就把她撂的老远,她乐得清闲,正要抄小路回家,手机叮的一声响。

    秦淮:苏医生,你是属绵羊的吗?

    温茶:“……”

    秦淮:我在校门口等你。

    温茶:“……”

    温茶走到校门口,男人正靠在越野车边,他今天穿了一身便服,身姿挺拔,动作慵懒,整个人显得十分清峻优雅。

    看到她出来,男人黝黑如同黑夜的眼睛眯了一下。

    温茶背着包走到他面前。

    “秦警官。”

    “上车。”

    秦淮转身,拉开了车门。

    温茶顿了一下,“秦警官要带我去哪儿。”

    “吃饭。”

    温茶:“……”

    “快点上来吧。”前排的徐冰朝她嚷一声:“吃过饭,我们需要你帮忙。”

    “帮忙?”

    徐冰解释道:“死者家属,情绪一直很不稳定,尤其是他女儿,见到死者后,什么话也不说,魔怔似得,看的人心慌,我们必须要找个心理医生。”

    “我记得警方有专业的犯罪心理学专家。”

    “她不说话。”

    秦淮关上门,坐到她身边,“最重要的是,她的态度有问题。”

    态度有问题……

    徐冰解释道:“死者妻子见到死者后,哭个不停,跟天塌下来一样,死者的女儿却一点也不动容,似乎对她爸爸的死,没感觉,你说奇不奇怪?”

    “犯罪心理学专家无法跟她交流。”

    秦淮面色沉沉道:“你之前是她的心理医生,对她的情况大致有些了解,我希望你能帮助她。”

    他说的是帮助她,而不是帮助警方。

    “好。”温茶手指轻轻动了动,“我会尽力帮她。”

    “嗯。”

    秦淮偏过头,不再看她,棱角分明的侧脸,还是让温茶觉得压迫。

    她往边上移了一点位置。

    秦淮眉头一挑,“苏医生很怕我?”

    温茶面带微笑的回眸,坦然道:“我只是不习惯和人近距离接触。”

    秦淮面色微沉,“职业病?”

    温茶失笑:“心理医生可没有这样的职业病,是我自己的原因。”

    秦淮没再说话,目光也没有停留在她身上,同样也没有因为她自己的问题,腾出更多的空间给她。

    温茶动也不动的窝在角落里,很小的一只,看起来有些可怜。

    前面的徐冰从后视镜里看了好几眼,心里啧啧不断,这位苏医生,还真是……让人吃惊。

    当然更让人吃惊的是,老大竟然会问这种牛马不相及的问题。

    什么叫做你怕我???

    他有种不详的预感,自己恐怕会失掉一个月的早餐钱。

    到了目的地,温茶打开车门,很快的走了出去,那迫不及待的样子,好像身后有洪水猛兽。

    秦淮扫了她一眼,散出来的低气压,徐冰简直没眼看。

    他急忙下车叫住温茶:“吃过饭再去啊!”

    温茶回头笑道:“我先去看看情况。”

    秦淮开门跟在了她身后,脚步不紧不慢,很快就走到了离她很近的位置。

    “苏医生说过,每个人的心理,或多或少都存在问题,苏医生的问题也是其中之一吗?”

    温茶停住脚,身后的男人同样停在她身后,是在很近,近到触手可及的距离。

    温茶不动声色的往前一步,回头对上他暗含锐意的目光。

    “秦警官想说什么?”

    秦淮逼近一步,目光将她完全笼罩在视线里。

    “我想苏医生存在的问题。”

    “秦警官,你是以警官的身份询问我吗?”

    温茶抬起眼睛,丝毫不惧怕跟他对视,她的眼睛很干净,里面没有一丝情绪也没有,平和安静,令人窒息。

    秦淮目光一沉:“如果我不是以警官的身份呢?”

    “我有权拒绝你的任何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