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2章 一米阳光(三)
    “苏医生很喜欢孩子?”

    “喜欢。”女孩子微笑时,眼睛弯成了弦月,溢于言表的温情让秦淮侧目。

    他不动声色的收回目光:“苏医生对杨老师有印象吗?”

    “杨老师,我记得我任职时,和他有过一面之缘。”

    “之后还有吗?”

    “有的。”她记忆力似乎很好,不用回想就能很清楚的把发生过的事说出来。

    “大概是前一个月左右,他们班有个女孩子学习压力过大,情绪有些偏激,就是他带来找我的。”

    “找过你几次?”

    “大概三四次的样子。”

    “那苏医生觉得杨老师是个什么样的人?”

    “杨老师……”女孩子手指微微动了一下,似乎并不想给一个死去的人下什么定论。

    “他是一个别人眼中的老好人。”

    秦淮盯住她的脸:“苏医生作为心理医生,应该还有别的定论。”

    “定论?我从不给任何人下任何定论。”

    她扬眸一笑,对杨老师的死,并不感到半分动容。

    不知是心理素质强大,还是真的不在乎。

    “杨老师,为人亲和,人缘好,家庭和睦,是所有人眼中,十全十美的人。”

    “那你眼中的他呢?”

    “我没有给他做过真正的心理调查,不过他应该是个非常有压力的人。”

    压力?

    秦淮手指动了动,“可以详细说说吗?”

    “他很在乎学生们的成绩,评职称的前提就是成绩,为了成绩,他可以加班加点的给学生们补习,就连周六周末也不放过,秦警官应该有所耳闻。”

    “周末?”秦淮眉头微皱:“三天前下雨的周末,他也补习了?”

    “听周老师说,是补了的,还补到了天黑,下雨的时候,好些跑校的孩子差点没回家。”

    在下雨的周末补习到天黑……

    “还有呢?”

    “杨老师的女儿之前曾经到学校里来找过我一次,小姑娘心理有些问题,杨老师就带她来找我咨询了一些注意的问题,看的出来,杨老师很在乎自己的家庭。”

    秦淮面色严肃下来:“小姑娘真的有心理问题?”

    “杨老师的女儿很腼腆,也很怕生,几乎不和我交流,杨老师只说她不爱说话,也不喜欢和他相处,在学校里不合群,他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所以才来找我帮忙,其余并没有提及其他。”

    “不过,小姑娘的确很怕生,她拒绝任何人的靠近。”

    她浅浅的扬眸,盯住他修长的手指,轻声道:“按理说,以杨老师的性格,他的女儿不应该是这样的。”

    秦淮抬眸,对上她的眼睛,“苏医生觉得他的女儿有问题吗?”

    “秦警官如果想知道,可以去查一查小姑娘小时候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在心理学上,这种情况,绝不是偶然,更何况,小姑娘最初很开朗可爱。”

    “好。”

    秦淮合上资料,凝视着她的眼睛,动也不动的问:“杨老师补习那天晚上,苏医生在学校吗?”

    “不在。”

    她回答的很干脆,“周五放学后,就是我的假期,如果没有重要的事,我是不会到学校的。”

    秦淮放下笔,眼睛里的探视并没消散,“那苏医生觉得杨老师是个心理有问题的人吗?”

    她坦然迎上他的注视,微微一笑道:“在我这里,只要是我见过的人,没有不存在心理问题的。”

    “……”

    “区别只在于,有的人心深藏得深,有的人缺心眼藏不住而已。”

    这句话让秦淮面色顿了一瞬,他回神,面带微笑的女孩子低声说:“秦警官,外面不早了,你如果问完了,我就该回去了。”

    秦淮朝窗外看了一眼,天色已经完全黑了。

    他收拾东西站起来,向她伸出手。

    “谢谢配合。”

    她也站起来,看了他的手一眼,眼底的光芒让人看不清。

    他侧目,“怎么?”

    “没事。”

    她伸出手,轻轻的碰了一下他的手指就要收回来。

    男人似乎没意识到她的动作,回握时,握住了她的指尖。

    白皙孱弱的手,冰冰凉软绵绵的触觉,让秦淮条件反射的垂眸。

    黝黑的眼睛里,倒映着那只比他小很多,像小动物的手。

    她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利落的从他掌心里抽出自己的手,眉间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愠色,但嘴角还是笑的。

    “秦警官,我先走了。”

    她拿起自己的包,和之前的从容不太一般,脚步很快的转身就走,很快就消失在了视线里。

    秦淮站在原地,摩挲了一下指腹,将东西递给守在外面的徐冰,“明天一早,去查死者家庭关系。”

    徐冰把笔录翻开看了看,立刻来了精神:“好!”

    秦淮停住脚:“死者家属来了吗?”

    “下午就来了,见到尸体后哭的说不出话,范枝先让人送她回去了,明天一早再过来做调查。”

    “你们先休息休息。”秦淮继续往前走:“明天还要跑一趟学校。”

    “是。”

    “去吧。”

    秦淮进办公室拿着车钥匙就往外走,大步流星的样子让徐冰有些吃惊。

    老大这么急,是要去哪里取证吗?

    “你傻啊!”身后的范枝拍了拍他的后脑勺,“苏医生在这里做笔录,做到这么晚,还要一个人回去,这地很难打车知不知道?苏医生女神级别的,老大铁树开花,肯定要开个送美人回家的先例。”

    “我看你才脑子秀逗了!”徐冰看她就像在看白痴,“老大,就一万年不开窍的老魔法师,老铁树开花?送女生回家?你是不是还没睡醒?!”

    范枝简直牙痒痒:“有种打赌!”

    “赌就赌!”徐冰丝毫不让:“赌什么?”

    “一个月早餐!”

    “成交!”

    出了警局,温茶深吸了一口空气,才忍住把手指在身侧擦烂剁碎的冲动。

    她这次附身的身体,是个名为苏茶的心理医生。

    这具身体什么都好,独有一个很大的毛病。

    有极为严重的肢体接触恐惧症。

    平日在校办公室,她通常都会戴手套,尽量避免和他人接触。

    但这一次,她不想为戴手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结果就是,差点把手给整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