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章 现实世界(六)
    人影稀少的路边。

    手忙脚乱的少女转过身时,露出一双莹润干净的猫瞳。

    她指着男人手上的小短腿。

    “这位先生,请把我的狗,还给我。”

    提着小短腿的男人垂眸,似乎才看到她,对上她认真的目光,他轻不可闻的怔了一瞬。

    目光凉凉的瞥过她的眉眼,眼睛跟锋锐的利器,巡视着她每一寸肌肤,直到看的她头皮发麻,不寒而栗,他才收回目光,什么也没说,提着小短腿,转身就走。

    大长腿迈开,修长有力的样子,看的人心惊肉跳。

    温茶硬着头皮叫住他,“那个,那是我的狗。”

    她跑上前拦在他面前,盯着他手里已经瑟瑟发抖,吓得变成鹌鹑的小短腿,整个一女战士。

    “如果你想带它走,请先过问一下我。”

    小短腿本来在铲屎官手上吓得不敢乱动,听着主人的声音,终于在男人手里小幅度的挣扎起来。

    主人好像很担心它的样子……

    它如果回去了,主人怎么办?

    她就剩一个人了……

    它不要和这个人回去!

    注意到小短腿的不喜,温茶皱起眉头。

    “请你不要那样拎着它,它会不舒服。”

    说罢,她就要去他手上,把小短腿抢回来。

    小短腿扒拉着小腿儿,也要扑进她怀里。

    男人一句话也不说,把小短腿,拎高了些,似乎还想让它更不舒服一点。

    以她的身高,想要在他手上抢到东西,那才叫怪。

    温茶够了几次没够着,正要和人理论,让他意识到小动物要细心爱护之类的。

    追了许久的苏安终于穿过马路,眼见着她对男人的作为,再忍不住对着她大叫了一声:“温大茶,你在做什么?”

    温茶抬眸,不远处的苏安喘的跟有哮喘似得,他身后,跟着早就约好的陈珊珊,两人似乎是一起从马路边过来的。

    苏安大步流星的跑到她身边,目光不敢看人,回头就对她一顿劈头盖脸,“你这个二货,快点给我收回你的爪子!陈先生也是你敢冒犯的吗?”

    陈先生?

    温茶扫了一眼男人身上的高定,再看看那周身的气宇,有点懵。。

    “……陈先生…………是谁啊?”

    苏安没向她解释,一把将她拽到身后,小心翼翼的看了男人一眼,那冰冰凉的霸王气,差点把他吓得四脚朝天,不省人事。

    他哆嗦着小身材,挡在温茶面前,拿出十二万分的气力,赶紧伏低做小道:“陈先生您好……这是我带的演员,她年纪还小,性子天真,说话也不经大脑,刚才如果冒犯到您,请您海涵。”

    温茶:谁说话不经大脑,有种出来单挑!

    男人在看到他的瞬间,狭长的眼角拧了片刻。

    他目光划过他身后的温茶,依旧沉默如金。

    陈珊珊跑过来,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家主,就要从他的手上把小短腿接过去。

    小短腿瞪了她一眼,扭身把小屁屁对准她,表示自己不喜欢这个人。

    男人终于屈尊降贵的把它虚抱进怀里,不顾它的挣扎,也没看陈珊珊一眼,转身离开。

    这一次,温茶再也不敢阻止他了。

    看苏安眼珠都快瞪烂的样子,就知道这人来头不小。

    而且,陈珊珊毕恭毕敬的态度,也让她望而生畏。

    等到两人钻进车里消失不见。

    苏安才拍拍胸脯,用劫后余生的庆幸对温茶说:“幸好,你没做出格的事。”

    温茶对他刚才狗腿的样子,表示十二万分鄙夷。

    “他是谁啊?”

    苏安:“一个我们惹不起的人。”

    温茶一想也是。

    能让皓月文化当家花旦都低眉顺眼的人,身份必然非富即贵。

    她也不去细问男人的身份,问了另一个更重要的问题。

    “海绵宝宝是他养的?”

    苏安用手肘拐了她一下,“你傻啊,人都追到你面前来要把它带走了,你说谁养的?”

    温茶:“……”所以她刚才是在自我作死吗?

    可谁知道,那样的人,会养海绵宝宝这样的小短腿啊?

    和形象一点都不符。

    苏安拍拍胸脯,叹道:“幸好,他刚才没有追究,不然我俩都得完。”

    温茶:“…………”

    所以她是白养了小家伙辣么久,不仅没得到感谢,还要担心它主人会不会展开报复?

    温茶真想一头栽倒在地,这世上还有没有人会唱感恩的心了???

    回到屋里,没有小家伙热烈的迎接,温茶还有点不适应。

    她兴致缺缺的给自己做了顿饭。

    晚上接到苏安的电话。

    “陈珊珊说已经揪出来威亚事件的罪魁祸首了。”

    “是谁?”

    “丁玲。”

    丁玲?

    温茶蹙眉,这个人她知道,是在她演祸国妖姬那部剧里的女三号。

    在其中饰演敌国奸细。

    这个角色性格分明,有很多的动作戏和内心戏,非常考验演技,对女孩子来说,很具挑战性。

    角色唯一的差池,大概是不得观众眼缘。

    “她一开始试镜,试的是你的角色,导演选中你后,让她当了女三,她心里一直耿耿于怀,你杀青那场戏,她买通了道具师,在威亚上动了手脚。”

    “哦。”

    温茶想了一下,自己在片场和丁玲的互动。

    的确是相互看不顺眼。

    丁玲想要给她找麻烦,也是情理之中。

    不过,这个麻烦太大了。

    她动的是杀心。

    威亚断了的时候,她落地时,如果没有系统的帮助,十有**是要殒命当场的。

    这个丁玲难道没有想到吗?

    还是说,她本来就是抱着这样的心思?

    “陈珊珊怎么说?”

    “她说,会按照约定,帮我们把事情解决了?”

    “好。”

    “你别想太多了。”苏安也有点被这种事恶心到了,“丁玲就是脑子有问题,以后,我们离这样的人远远的。”

    “嗯。”

    挂掉电话,温茶站在窗边静了一会儿,才洗了个澡,窝在床上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一早,演员丁玲因涉嫌谋杀案,被警方逮捕的消息爬上了头条。

    随后她入狱前做的一系列事,上到委身上司,卖身求荣,下到陷害同门,勾心斗角的事全都被扒了出来。

    扒她的显然不是一般人,报道写的有理有据,根本就是早有准备。

    之后,关于她的视频满天飞。

    舆论差点把她骂到了骨头里。

    温茶去局子里做了调查,没过几天,丁玲就被量刑。

    温茶在屋里给苏安打电话。

    “没想到陈珊珊动作这么快。”

    苏安也是惊讶。

    “她只是皓月文化当家花旦,陈家分支上的边缘人物,按理说,这样的事,她是做不到的,没想到,她在陈家还是挺有地位的。”

    “那她和她说的那个家主是什么关系?”

    苏安思考了一下:“应当是主从关系。”

    温茶:“…………”

    苏安:“大家族每隔几年都会从各个地方,选出一批出类拔萃的年轻人为家族效力,这些年轻人,为家族出力的同时,也会得到相应的地位,这中间有太多人,对权利趋之若鹜,陈珊珊就是其中之一。”

    但陈珊珊的地位,就那位陈先生的态度来看,显然不高。

    解决丁玲这件事,她出了多少力,不得而知。

    “你的意思是,她知道陈先生在找小短腿,所以,她暗地里找你帮忙,是想讨好他?”

    苏安:“我发现你变聪明了。”

    温茶:“难道我之前不聪明?”

    苏安:“你觉得,你在大庭广众下,和男人抢狗是件聪明事?”

    温茶:“…………”朋友,你这样会失去我的,你知不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