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8章 远古兽人(完)
    格罗和安琪被关在了部落废弃的屋子里。

    埃德找来部落里德高望重的兽人,商讨该如何处置。

    事情说大,没有大破天,说小,也差点弄出人命。

    如果不是古迦反应快,说不定阿卡就已经魂归黄泉。

    更何况,他们居心叵测,针对的对象不是阿卡,而是他这个族长。

    格罗到底想要什么,显而易见。

    可一想到格罗拿出来的东西,所有兽人都还一身冷汗。

    如果格罗和安琪将这种东西大规模制造出来,整个大陆恐怕都会鸡犬不宁。

    “我们应该将格罗手里所有的东西毁掉。”

    年纪最大的兽人,咳嗽着说:“我们兽人靠打猎为生,自食其力,这种东西,最好不要碰。”

    自从经历过几百年前的流浪者浪潮,部落与部落都分外珍惜这种来之不易的平静日子,一点也不想打破。

    “我已经把那些东西全都毁了。”阿卡站在埃德身边,掷地有声道。

    “好好!毁了就行。”

    其余几个兽人纷纷点头,对那东西没什么好感。

    “我们以后的日子还是照常过。”

    “那两个人怎么办?”

    埃德对格罗和安琪嫌恶到了极点,“莫非部落还要留着他们?”

    “这两人留不得。”

    年迈的兽人摇头叹道:“但也杀不得。”

    天狼部落一向以和为贵,若非大奸大恶者,犯不着闹出人命。

    “部落是待不下去了,找个时间,把他们赶出去吧。”

    埃德皱起眉头,并不满意这商讨出来的结果。

    格罗和安琪这两个小犊子做了这么多打算和算计,赶出去就想一笔勾销?想得美!

    “赶出去恐怕不妥。”埃德面露难色,“格罗手里的东西,都是那个叫安琪的女人做出来的,她心眼很多,如果把他们赶出去,不采取任何措施,待他们东山再起,卷土重来,恐怕难以息事宁人。”

    格罗的心性,他们现在一目了然。

    如果就这么放过他们,他们一定会回来展开报复。

    他还没那么宽容,能一而再再而三的为格罗破例。

    “这……”

    年迈的兽人也犯难,只觉是自己疏忽了,“你说的对,应该如何处置,我们还应该再进行讨论。”

    一边的阿卡颇有些看不下去。

    “解决问题的办法也很简单。”

    众人看向他:“怎么说?”

    阿卡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笑容,“格罗之前不是一直有提到流浪者吗,我觉得他挺合适。”

    流浪者……

    埃德一拍大腿,这个办法让他很是受用。

    “这个好!”

    其余兽人也没有什么异议,甚至还觉得法子,很有建设性。

    流浪者,如果没有本事,可是一辈子都不能离开北境的。

    到时候,还提什么报复?

    下午,温茶从被窝里爬出来,就听说,格罗和安琪在废弃的屋子里,被烙上了流浪者的印记,要被部落流放北境。

    她穿好衣服出去,部落里最强壮的勇士已经准备好互送他们上路了。

    温茶往外走了几步,远远的看到安琪和格罗被绑了手,胸口一片血污,脚步踉跄,满身狼狈。

    察觉到她的注视,格罗转过头,血色的眼睛钉子一样钉在她身上,而后露出了一个染血的笑容。

    他现在所得的一切都是经她之手,他必然是要记住她,有朝一日,让她付出代价!

    温茶友好的朝他挥挥手,回以他微笑,眼睛里一片从容淡定。

    他这辈子,大概都没办法向她复仇了。

    他身后的安琪走的更为艰难,回头看温茶的目光也是冷的,不同于格罗的直接,她的冷,带着从阴沟里爬出来索命厉鬼般刻毒。

    毕竟她的后宫被温茶一次性扯断,她的伪装被温茶毫无顾忌的拆穿,就连最后她的结局也都是拜温茶所赐。

    她怎能不恨?

    一想到那个叫古迦的男人是温茶未来的伴侣。

    一想到自己这个穿越者竟然输给了一个远古的土著,安琪就跟吞了苍蝇一样咽不下气。

    这不是结束,她对自己说,这才刚开始。

    就让温茶先得意片刻,以后,她要她比现在的自己狼狈无数倍,像条狗在她年前跪地求饶!

    等到两人看不见了,温茶伸了个懒腰,转过头,去找吃的。

    古迦从埃德的屋里走出来,“饿了?”

    温茶点点头。

    古迦转身去边上的炉火旁,端出一锅煲的正好骨汤。

    他给她舀了一碗,热腾腾的感觉,很快让她眉开眼笑。

    古迦伸手摸了一下她的脑袋,看了一眼格罗消失的位置,低声问:“还对人念念不忘?”

    温茶眨眨眼:“谁啊?”

    古迦:“没什么。”

    他又揉揉她的脑袋,没有重复问题。

    温茶回想了一下,摇摇头,“都有你了,还提他干嘛?”

    古迦沉下脸,看她顿觉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

    “如果没有我,你就还喜欢他?”

    温茶:“……”这人怎么能这样冤枉她?

    “不管有没有你,我都不喜欢他。”

    “呵!”

    古迦冷笑一声:“刚才不还依依不舍的。”

    温茶伸腿踢他一脚,愤恨说:“明明是他想报复我。”

    “是么?”古迦的眼睛眯起来。

    “是啊,还有那个安琪,估计以后见了面,直接会把我炸死。”

    毕竟那可是带着高科技脑袋来旧社会的小心眼啊!

    对她的恨,估计比马里亚纳海沟还深。

    古迦见她若有其事的样子,忍不住扬起嘴角。

    “你怕他们做什么?”

    温茶瘪嘴:“我就是怕啊。”

    一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不怕。”古迦抬手擦掉她嘴角的油渍,“你不是,还有我吗?”

    “诶?”温茶抬起眼睛,古迦抬手拂过她长长的鸦羽,压低声音道:“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什么都答应你。”

    温茶:“……”这人好肉麻,能不能把他拖出去……

    “我还要喝汤。”她一把甩开他的手,颐指气使道。

    古迦从她手上接过碗,弯腰盛了一碗给她,温茶喝完,才觉得自己温暖了许多。

    她伸出手给年轻的兽人取暖。

    年轻的兽人轻轻的抱住了她。

    温茶却在心里寻思,以后天冷再不去河里逛了。

    冬天很快就来了,在整个部落被冬雪覆盖的时候,比熊从北方过来,要和部落里的阿禾结亲了。

    在那个古迦来寻找她的夜里,被揍得爹妈不识的比熊,和照顾他的阿禾拥有了一段美好的姻缘。

    他们的结亲礼并不像夏季的火热,不过胜在人多热闹。

    在大家的祝福里,比熊带着阿禾离开了部落,去了贪熊族。

    第二年,天气开始转热的时候,北方的翼族带来了比熊的消息。

    说是那两个在入冬前,被送进北境的流浪者,经过无数次越界,仍旧被他们送了回去,在北境,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排挤,过得一败涂地。

    温茶并没有问,他们到底过得有多惨。

    她只回信说,夏天会过去看他们。

    到了夏天,取得埃德同意之后,温茶换上了轻便的裙子,坐在古迦身上,两人停停走走,到了贪熊族,彼时,阿禾已经身怀六甲。

    拜访过他们后,他们一路往北,抵达了整个大陆最冷的极地。

    古迦给她穿上厚重的衣服,带她去了他出生的地方。

    他根本就不是什么流浪者,也不是什么来路不明的兽人。

    他是北境万年深渊孕育出来的存在。

    他的身上不会有流浪者的印记,也不会他们充满罪恶的气息。

    他是天生的北境之王。

    他带她去了北境的很多地方,那里生存着众人嘴里作恶多端的流浪者,他们被口诛笔伐,人人嫌恶,却仍旧艰难的为自己活着。

    他们为了生活奔波,却也只承认最强者。

    古迦在那里建立了新的制度。

    管束了所有不听话的兽人,同样也有赏罚规矩,将所有流浪者聚集在一起,规划了整片土地。

    此后的很多年,都没有再出现流浪者作恶的消息。

    整个大陆一片平和。

    离开的时候,温茶看到一个瘸腿的男人,他扯着一个身着破烂女人的头发,站在路边,对女人破口大骂。

    “今天的食物怎么这些?你到底有没有好好陪那些人?啊!”

    女人被他打的鼻青脸肿,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

    “你这个贱人!如果不是你,我怎么会落到这样的地步!”

    “你不是说换个地方,我们就能重振旗鼓吗?你告诉我还要多久?!”

    “你还要骗我多久!”

    女人害怕的瑟缩在一起,抱住膝盖说不出话来,浑身都是污渍,有脏又乱,让人生恶。

    这更是激起了男人的暴虐欲,他一把从女人手里抢走仅有的食物,对着女人又是一阵拳打脚踢,“你这样的东西,除了陪男人!还有什么价值!”

    女人被他打的双眼通红,目光里射出冰冷刻毒的目光,在他转过身要离开的时候,抓起地上的石头,对着他的脑袋狠狠砸了下去!

    男人捂住血流不止的后脑回过头,对上了女人湖蓝色的眼睛,那双眼睛里,除了恨,一无所有。

    “是啊,除了陪男人,我什么都不会。”

    看着男人死不瞑目的倒地,安琪抱住脑袋,绝望的哭了出来。

    一开始,他们离开部落时,还信誓旦旦的告诉自己,以后要风风光光的回去,让所有人付出代价。

    可是到了北境之后,他们不仅失去了这个想法,每天面对的都是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日子。

    他们生活的很艰难,就算格罗再怎么努力,他们也过的并不好,更何况是找到东山再起的机会。

    为了达到目的,他们策划了一次次的逃亡路线,想要离开北境,另觅出路。

    可不知道为什么,仿佛有人监视他们一般,每当他们快逃出生天时,总会被抓回去,受到一次又一次的严厉的警告,到后来,格罗出去打猎,断了一只腿,他们的日子,只能靠她一个人支撑。

    她再也没有了想要研制炸药,改变世界的想法,她每天想法都是吃饱。

    直到格罗把她送到了另外一个男人的床上。

    那是一个又黑又丑又老的男人。

    她记得他脚上有冻疮,皮肤溃烂的气味像是长了虫的肉,让她差点吐出来。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度过那一夜的,她只记得,从此以后,她去了无数个流浪者的床。

    格罗对她说,都是她的错,都是她蛊惑了他,如果不是她,他娶得应该是一心爱慕他,能带给他无上荣耀的芙茶,而不是她这个千人骑的婊··子。

    他也不会落到这个地步。

    一切都怪她!

    她却觉得无比可笑,芙茶,她都已经想不起她的样子了,她也想不起自己恨她什么。

    她只想吃饱,然后找个地方撞死,希望这只是她做过的一场噩梦,等她醒过来,一切都会结束。

    但是,她怕自己醒不过来。

    所以,她砸死了格罗。

    她想今晚,她终于不用去找另一个兽人那儿了。

    她可以结束这场梦了。

    她一定可以从梦里醒过来!

    她跌跌撞撞的走远了,等到风雪漫天时。

    温茶没有再看见她的身影。

    古迦伸手把她从地上抱起来,带着她往来时的方向回去。

    等到他们出了北境,回到部落,已经是夏天最美的时候了。

    埃德和阿卡站在门口接他们,路边开满了洋洋洒洒的大秋英,一切像是另一个美好世界。

    温茶紧绷的心,就那样默默地放下来。

    回到部落里,埃德说要把族长之位交给阿卡。

    阿卡已经是部落里的第一勇士了。

    他老了,现在应该是年轻人的世界了。

    温茶举双手赞同,在阿卡的继位仪式过后。

    迎着碧海蓝天,晴空万里,她对身后的男人说,要去天上看看。

    古迦变成原形,让她坐在自己脖颈上,腾空而起,跃上九霄,带着她去她最想要去的地方。

    她听见风穿越树梢的声音,还有白云散落的碰撞,伸手触到了他脖颈以下的位置。

    古迦愣了一下。

    她问:“逆鳞给不给摸?”

    古迦卷起她的腰,把她抓到自己眼前,一字一顿道:“只给我最心爱的人摸。”

    温茶失笑,捧住他的脸,“那我……长得像不像你心爱的人?”

    “不像。”

    “嗯?”温茶眯起眼睛。

    古迦:“这世上,没有一个人像她。”

    温茶抱住他的脑袋亲了一口,“那我是不是她?”

    古迦撇过头:“明知故问。”

    温茶扯住他的角,不依不饶:“是不是我?是不是我?是不是我??”

    年轻的兽人垂眸,眼底流泄出温柔光芒,他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少女的脸,似有些拿她没办法。

    “是你。”

    他说。

    只有你,一直都是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