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1章 远古兽人(二十)
    吃过饭,温茶并没有在年轻的流浪者身边待太久。

    埃德大致已经从外面回来了,她得回去找埃德。

    古迦虽有些失望,不过,还是把她送到了部落口,看着她静静地消失在视线里,才平静的转过身,目光尖锐的朝着灌木丛的隐蔽角落看过去。

    灌木丛里已经跟了温茶一路的格罗,被冰冷的目光扫过时,整个人都僵了。

    他心里升起不好的预感,这个北境的流浪者难道能发现他的踪迹?

    不可能!

    他握紧拳头,如果他能发现,早就发现了,怎么会让他盯他们半天?

    古迦一眼扫过,嗅着空气里淡的几乎可以忽略的兽人气息,手指轻捻了一下,眼睛凉的像冰。

    跟了这么久,真可谓良苦用心。

    他没再往那个方向看,转过身,像来时一样往回走。

    等他走远,格罗满头冷汗的从灌木丛里走出来,缩的太久,他的手脚早就开始发软,即便是这样,也抵挡不住他心里升起的窃喜。

    北境的流浪者,同族长之女有不可告人的关系,这难道还不够令他高兴吗?

    他迫不及待的回去同自己的伴侣分享这个秘密。

    他们已经好久没好好说过话了。

    自从上次兽人聚会之后,安琪就像受到了剧烈的惊吓,回去就昏迷不醒,得了一场重病,等好起来时,整个人形容枯槁,再无往日气色。

    他虽满心疑惑,想要质问她,但看到她气喘吁吁,娇弱可怜的模样,除了好好照顾她,竟什么也说不出来。

    他自动的忽略了所有人对她的恶感,忽视掉她曾经所做的一切,想让他们之间的关系回到最初。

    安琪自然也感受到了,她多愁善感几次后,又恢复了之前的温柔体贴,他心里自然高兴,但隐约中,再也找不到曾经的炙热。

    前几日,听闻比熊得了第一勇士,安琪心里气不过,说是要帮他夺回属于他的一切。

    格罗以为她是在替他惋惜他是去比赛的机会,想要去找埃德和解,谁知她幽幽冒出一句。

    “你这样优秀,是部落里最威武的勇士,你应该得到更好的。”

    格罗有些听不懂她话里的意思,她却是笑,眼底一片漆黑,“他们不能就这么欺负完我们后,还过得那般逍遥自在。”

    他没想到,安琪竟是比他还要介意。

    以为她是爱他爱的失去理智,更是不去追究她之前的种种失礼。

    殊不知,她只是不甘自己会输给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土著,在众目睽睽之下,就像被扒光了衣服的小丑一样,任人耻笑。

    芙茶已经让她恨到了骨头里。

    她既然不好过,凭什么要别人好过?!

    格罗推开屋门,浓重的血腥气让他拧起了眉头,他朝着床榻上望去,在没有看到安琪时,他推开窗,往后一看,一向柔柔弱弱的女人,正把一只他昨日抓回来的活兔子拴在屋后的草地上,在兔子猛烈的挣扎时,她点燃了什么东西,只听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溅出一层内脏血肉,那只原本活蹦乱跳的兔子,竟然在那巨响之后,活生生被炸的四分五裂,死无全尸。

    她的身边已经有三五只这样的尸体,屋里的血腥味,就是从那里传来的。

    安琪看着自己的研究成果,勉强满意的笑了一声,抬手拿起刀,对着那些尸体砍了下去,她的表情说得上狰狞,直把尸体砍得血肉模糊,成了肉酱,她才气喘吁吁的停下来,坐在草地上,嘴角露出诡异的笑。

    格罗在一旁看的心惊肉跳。

    他怎么也想不到,安琪竟然还有这样的一面。

    他手指一滑,竟吓得后退一步,不敢再直视她。

    如果这才是安琪的真面目,那之前,她表现出来的,又是什么?

    等到休息够了,安琪站起身来,挖了个坑,把尸体全都埋了,把草地清理干净,才漫不经心的去河边洗手。

    格罗瘫软在床榻上,听着她由近及远,然后由远及近的脚步声,面上一片灰烬。

    如果说之前,他是带着欣喜回来,这一次,安琪给他的惊喜,远比他自己给她的,要多的多。

    安琪推开屋门,看到格罗,面上划过一丝怀疑,转而欢喜的脱掉鞋子,朝着他扑了过去。

    “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

    格罗感受着她微凉的体温,以前只觉她体质不好,这一次只觉得心底发毛。

    他和往常一样将安琪搂进怀里,手指却僵硬的不像话。

    “我回来时,你不在,去哪儿了?”

    安琪确定他没撞见自己刚才做的事,松了口气道:“心里闷,就在河边转了转。”

    “……”

    “怎么了?”

    “没事。”格罗撇过头,不去看她的眼睛,“就是想告诉你,一些事。”

    他将埃德,芙茶,还有流浪者的事全盘托出。

    目光锐意的注视着她的表情,不想错过一分一毫。

    她果真如出一辙的露出了一丝几乎让人察觉不到的阴冷笑容,“他们这是在自掘坟墓。”

    格罗不置可否的问她:“你觉得我应该如何是好?”

    “自然是将计就计。”

    似乎意识到话语里的狠厉不符合自己表现出来的性格,安琪面色又柔和起来,可怜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他们这么伤害你,我不想让你受委屈……”

    “我知道。”格罗闭上眼睛,良久睁开,面色在她看不到的地方,显得有些阴暗。

    “可是埃德对我有恩,我恐怕不是他的对手。”

    “不可能。”安琪眼里划过一缕晦暗,想着自己方才达成的成果,呵气如兰道:“你是部落第一勇士,绝对打得过他。”

    “是吗?”

    格罗伸手抱住她的腰,轻声问:“如果我要是不想再当第一勇士,你要怎么帮我?”

    安琪诧异的瞪大眼睛,格罗伸手抚摸上她的喉管,笑的破了嗓子,嘶哑道:“就像你炸死那些兔子一样,把他也炸死吗?”

    安琪瞪大眼睛,如临大敌的从他身上跳了起来,摔在地上,不可置信道:“你!你都看到了?”

    格罗居高临下的盯住她:“我不是蠢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